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七十六章 留学的问题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向刘燕萍说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冯啸辰便与冯飞一道出门吃饭去了。

    招待所旁边就有一家餐厅,档次也还算马虎过得去。叔侄俩进了门,冯飞让冯啸辰先去找地方坐下,自己到柜台去排队点菜。过了一会,冯飞拿着点菜的收据回来了,顺便还带来了餐具。炒菜还需要一些时间,等菜炒好,自然有服务员喊号,冯飞再凭单据去取菜,这一套程序即使是冯啸辰也已经熟悉了。

    “啸辰,刚才你们主任是怎么说的?”冯飞坐下之后,好奇地向冯啸辰问道,他主要是想知道冯啸辰托的人到底能够帮他买到多少肉制品,他好在心里盘算一下如何分配给左邻右舍和科室里的同事。

    冯啸辰一摊手,道:“我也不知道,她说尽她所能,让那个什么副食品公司的经理把手里所有的机动指标都给我,怕不得有个三五十斤吧?”

    “你就做梦吧!”冯飞斥了一句,对自家的侄子,他说话是比较随便的。斥完,他又说道:“我们在厂子里,一个人一个月才有一斤肉票,这还是地方上照顾我们三线企业的,如果是地方企业,一个人只有八两。你一张嘴就想要三五十斤,你以为这是红薯啊!”

    冯啸辰其实也不清楚刘燕萍有多大的能量,以及她愿意发挥出什么能量,他笑笑说道:“先不管了,总之不会太少吧,我们那个主任欠我很大的人情呢,我难得求她一回。”

    “你小小年纪,又是刚到京城来,怎么就能够让你们办公室主任欠下你的人情?”冯飞问道。

    冯啸辰随口胡诌了两句,说是在德国的时候,自己发挥懂德语的专长,帮了刘燕萍一些私人的忙,他把帮郝亚威买相机的故事安在了刘燕萍的头上,说得有鼻子有眼,倒也让冯飞信以为真了。冯飞是个搞技术的,对于人情世故并不通晓,有时也会为此而反省自己,看到侄子如此擅长搞关系,他心里挺高兴,当然也免不了要叮嘱几句不许搞歪门邪道,不许违反原则之类的套话。

    冯飞点的三个菜都炒好了,冯啸辰拿着单子去领了过来,在桌上摆成一个品字形。冯飞对冯啸辰的疼爱是发自内心的,点菜的时候也没想着省钱,点了两个挺“硬”的荤菜和一个素菜。所谓“硬”,算是一种俗语了,也就是比较实打实的肉菜。冯啸辰摆菜的时候,把两个肉菜都摆在了冯飞那一侧。冯飞见状,马上亲自动手把盘子又挪了一下,把肉菜挪到冯啸辰那边,自己面前只放了一个素菜。

    “啸辰,你也正在长身体,要多吃点肉。这家馆子不错,肉菜不用票,就是稍微贵一点而已。”冯飞说道。

    冯啸辰没有和冯飞客气。他刚刚替晏乐琴给冯飞送了1万马克,让冯飞一转眼就变成了万元户,此时花不到10块钱点三个菜,用粤语说就是“洒洒水”了。他向冯飞招呼了一下,便拿起筷子开吃了,冯飞看着冯啸辰那不雅的吃相,心里倒是挺高兴的。

    “二叔,你也吃肉啊!”冯啸辰见冯飞的筷子只在那盘素菜上动弹,便替他挟了一大筷子肉丝,放到了冯飞的碗里。

    冯飞笑道:“你自己吃就好了,我是大人,还需要你帮我挟菜?”

    冯啸辰也笑道:“二叔,我现在也是大人了。以后你们该享点清福了,我和凌宇、林涛他们该挑起担子来了。”

    冯飞假意斥责道:“你们还早呢!在你爸爸和我眼里,你们就是一群孩子。”

    冯啸辰也懒得再去争这个问题,其实他对冯飞说的话,是有其他含义的。他有技术,有超前的眼光,只要假以时日,赚点钱是很容易的事。未来,他希望自己能够给父母以及叔叔婶子家里谋取更多的福利。即便是远在德国的三叔三婶,虽然目前看来他们算是整个大家庭里最有钱的,但冯啸辰相信,自己很快会比他们更有钱,能够反过来资助他们。

    不过,这些话现在也没法说,冯啸辰索性换了个话题,问道:“二叔,你们单位这么苦,你就没想过要调出来吗?”

    冯飞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事还真不好说。有时候也想过,不过,这么多同志都在那里,我一个人调出来也不合适啊。当年大家也都是响应号召去的,我一个人半途而废,算什么呢?”

    “如果有一个机会,能够让你离开那里呢?”冯啸辰故意为难着冯飞。

    冯飞道:“那得看是什么机会了,如果是组织上的需要,也没什么好说的,服从安排就是了。但如果是投机取巧走后门调出来,就太不合适了,至少我不会这样做的。”

    “那么,有人这样做吗?”冯啸辰问道。

    冯飞点点头道:“当然有。这几年政策比较松了,有一些人就找各种关系往外调。有些是调回东部来,有些还留在青东省,但是调到省城或者地区去了。对这些人,大家都是很看不起的,私底下议论,觉得他们就是一些逃兵。”

    “原来是这样。”冯啸辰有点明白了。冯飞的这种心理,说起来也是很奇怪的。他明明知道山里的生活条件差,如果调出来,就能够改善生活。但他又不愿意以一个逃兵的身份调出来,这是一种多年来形成的集体荣誉感。

    “二叔,我这次在德国的时候,三叔跟我谈过,说他想让你们一家和我爸妈一家都移民到德国去,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冯啸辰问道。

    “移民?”冯飞眼睛立了起来,“这个老三,净是胡扯,移民有那么容易吗!”

    听冯飞当二哥当得这么理直气壮,冯啸辰也有些无语了。冯华好歹也是个大银行的高管好不好,怎么就成了冯飞嘴里的“老三”了?大人之间的事情,他也不想掺和,只是笑着说道:“二叔,你别转移话题,我是问你,如果三叔能够把这事办成,你愿不愿意移民出去?”

    “不愿意!”冯飞斩钉截铁地说道。

    “为什么?”冯啸辰问道。

    “德国有什么好!”冯飞没好气地说道。

    冯啸辰乐了:“二叔,你说话也太霸气了。德国好歹也是发达国家,三叔家里都是住别墅的,大彩电有三十几寸,难道还不比咱们中国强?”

    “再强也是外国。”冯飞道,他又盯着冯啸辰,说道:“啸辰,这件事我得跟你好好说说,不要出一趟国就崇洋媚外。别人的国家,生活条件再好,也不是自己的祖国。你想想看,当年你爷爷是怎么毅然回国来的。如果我们贪图享受,就跑到国外去,那么咱们国家上谁来建设?”

    “二叔,你这话不会是真心的吧?”冯啸辰问道。

    “臭小子!”冯飞真有些恼了,他瞪着眼睛道,“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替你爸爸抽你一顿?”

    冯啸辰这才哈哈大笑起来,连声说道:“二叔饶命,我是跟你逗着玩的。你觉悟高,你侄子我也是受党教育多年,觉悟也很高的。我跟你说,我一见奶奶和三叔他们,他们就张罗着要给我办出国留学,二叔,你可别生气,他们也说要给凌宇和林涛他们俩办的。我当时就断然拒绝了,说的那番话,和你刚才说的是一样一样的。”

    “你说你三叔要给你办留学,你拒绝了?”冯飞认真地问道。

    冯啸辰点点头,道:“是的,我拒绝了。”

    “为什么呢?”冯飞又问道。

    冯啸辰道:“我现在还不急着要去德国留学,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冯飞道:“我倒是觉得,如果有机会,出去留个学也是挺好的,学到了本领再回来就可以了。你现在还小,做事的机会有很多,你不该拒绝你三叔的好意的。”

    冯啸辰摆摆手道:“不是的,现在的机会对我来说很重要,而留学反而是不急的。二叔,听你这个意思,你是支持让林涛去德国留学的?”

    “如果他有这个本事能去,我当然支持。”冯飞道,“不过,我们厂里的子弟学校教学质量很差,林涛的成绩连考个中专都考不上,更别说是留学了。还有,留学要花很多钱的……”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声音弱了一些。有关留学需要花很多钱的概念,是他一直以来认为的,但现在似乎已经不成立了。晏乐琴给了他1万马克,而且如果冯林涛要去德国留学,估计晏乐琴和冯华也会资助,他不用担心费用的问题。想到此,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些期待:也许真的可以送孩子到德国去镀镀金呢!

    “成绩方面,我觉得问题不大。三叔跟我说的时候,也提到过可以到德国之后再上一两年补习学校,既学德语,又学基础课。我自己拒绝了去德国留学的事情,但对于林涛和凌宇两个人的安排,我无权做主。二叔你考虑一下,回头你和三叔去商量吧。”冯啸辰说道。

    “这件事,倒的确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冯飞也开始有些神不守舍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