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八十一章 雇工不能超过八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啸辰,你回来了!”

    随着一声清脆的呼唤,陈抒涵那灿烂的笑脸出现在了冯啸辰的面前。刚才那会,她正在后厨准备晚餐的菜,外面冯啸辰与曾文霞的调侃她没有听到。直至曾文霞跑进来报信,她才喜出望外地扔下菜刀,出来与冯啸辰见面。当然,出来之前她没有忘记用最快的速度在水盆里洗了一下手,再用围裙擦干,久别重逢,她曾不能弄得一手油腻吧?

    “姐,我回来了!”

    冯啸辰笑着应了一声,大大咧咧地便准备上前来和陈抒涵拥抱。陈抒涵是吃过一次亏的,加上此时曾文霞还在旁边,她岂能再让冯啸辰抱上。她笑着向旁边闪了一步,然后板着脸训道:“干嘛呢,没大没小的!”

    “见了姐姐我高兴嘛。”冯啸辰道,他也知道这种21世纪的礼节放在时下太惊世骇俗了,刚才那个表现,也就是逗逗陈抒涵而已。他向陈抒涵晃了晃手上的菜单,说道:“姐,你这是整的什么名堂?”

    “菜单啊。”陈抒涵道,随即又笑着解释道:“是不是太脏了一点,过两天我就重新抄一张。其实现在来饭馆的很多都是熟客,他们不用看菜单的。”

    “我是说,你这个革命猪肝是怎么回事?”冯啸辰问道。

    陈抒涵的脸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似乎想笑,又觉得不太合适。她看了曾文霞一眼,然后走上前,把嘴凑到冯啸辰的耳朵边上,低声说道:“这是我改的名字,这个菜名叫土匪猪肝的,是湘省那边的名菜。”

    “噗!”冯啸辰一下子就笑崩了。陈抒涵这样一说,他就明白了。土匪猪肝是湘西的名菜,块大味辣,用急火爆炒而成,颇有几分野味霸气,因而得名,冯啸辰在前一世也曾吃过这道菜的。陈抒涵也不知道是在哪学到了这道菜的做法,却又担心在菜单中出现“土匪”二字会招致一些不必要的非议,于是便自作主张给它改了个名。可她也不想想,把土匪改成革命,这不是更大的口实吗,如果搁在前几年,被革命群众举报了,她起码也算是个现行犯了吧?

    “你笑什么嘛!不许笑!……你再笑!”

    陈抒涵被冯啸辰给笑毛了,她跺着脚,恨不得伸手去捂冯啸辰的嘴。结果非但没有把冯啸辰给拦住,她自己也被传染了,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改名这件事,不去琢磨也就罢了,越琢磨就越觉得可乐,冯啸辰这一起头,陈抒涵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幽默了。

    曾文霞一开始还在旁边看着,见两个人如此亲密,陈抒涵说话的时候还凑在冯啸辰的耳朵边上,随后又心照不宣地一起大笑,她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有些多余了,于是悄悄地溜开,到后厨帮着切菜去了。

    好不容易笑定,陈抒涵拉着冯啸辰在一张桌子旁坐下,又给他倒了水,然后才坐在冯啸辰的对面,看着他,满脸温馨之色。

    “啸辰,几个月不见,你长大了,脸上的神气变老成了。”陈抒涵说道。

    “姐,你可瘦多了,是不是累着了?”冯啸辰道。与他离开的时候相比,陈抒涵的确显得瘦了不少,穿在身上的毛衣都有些空空落落了,下巴也尖了许多,眼圈下面还有点黑影,似乎是睡眠不足。不过,她的精神倒是比那时候好多了,眉眼间光彩流动,那是一种满足和自信交织的神情。

    陈抒涵扯着自己的衣服秀了一下腰身,然后笑着说道:“瘦点好啊,现在女孩子都时兴减肥呢,你看姐是不是苗条多了?”

    “姐一贯都苗条,可不能再苗条了,再苗条下去,连猴都想打你,而且会连打三次。”冯啸辰严肃地警告道。

    陈抒涵一时没理解冯啸辰的脑洞,茫然地问道:“为什么猴想打我?”

    “因为你变成白骨精了呀。”冯啸辰说道。

    “呸!”陈抒涵唾了一口,用手指着冯啸辰的脑门,说道:“你呀,什么时候学得这样油腔滑调了!”

    打闹已毕,陈抒涵开始向冯啸辰汇报饭馆的经营情况。这些情况她曾在信里向冯啸辰说过一些,但不够详细,此时就可以一五一十地细细介绍了。

    据陈抒涵说,现在饭馆的生意非常不错,一天能有五、六十元的收入,而买菜、煤火之类的成本也就是三成左右,陈抒涵和曾文霞两个人的工资就更不值一提。这样算下来,一个月饭馆的毛利润能达到1000元。饭馆开业到现在是3个月的时间,积存下来的利润已经有3000元了。

    冯啸辰去京城之前,专门交代过,饭馆的利润先由陈抒涵保管,不必交给冯凌宇。冯凌宇对于利润高低也没啥概念,虽然能感觉得到饭馆赚了钱,却也想不到如此赚钱。要知道,当时一个普通机关工作人员的工资也就是五六十元,陈抒涵开个饭馆能月入千元,这完全超出正常人的想象了。

    “我把钱都存在银行里了。我没敢存在琴山湖这边的银行,每次都是到别的地方去存的,那边没有人认识我。还有,我怕在同一个银行存太多钱会让人起疑心,所以分成了五个存折……”陈抒涵向冯啸辰报告道。

    “就3000块钱,你存了五个存折?”冯啸辰无语了。

    陈抒涵理直气壮地说道:“本来就该这样啊。就是这样,还有银行里的人问我呢,说我存了600块钱,都是从哪来的,是不是家里有华侨。”

    “新岭这地方,果然还是穷啊。”冯啸辰感慨道。如果是在京城,一家有个千把块钱的存款,似乎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比如郝亚威光是省抽烟的钱,就省下了上千块。而在新岭,没有这么多处级干部,大家的工资水平都比较低,家里能够有几百块钱存款的就不多见了。那时候银行里也不太讲究什么保护隐私,看到陈抒涵能够存下几百块钱,银行的工作人员就先八卦起来了。

    “啸辰,今天来不及了,明天上午你早点过来,我带你去把钱都取出来吧。”陈抒涵说道。

    冯啸辰摆摆手:“不急,取出来干什么?”

    “这是你的钱啊。”陈抒涵道,“你不用拿去交给家里吗?”

    冯啸辰纠正道:“不光是我的,我说过了,要算你两成股份的。”

    “我真的不要!”陈抒涵道,“我每月都拿工资的,而且还在店里吃饭,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了。店里赚的钱,我一分都不要。”

    冯啸辰没搭理她,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我是这样想的,你不是说利润已经有3000块钱了吗?你去取1000块钱出来,作为今年的分红。你拿走200,我拿走800……不许推辞,你再推辞我就跟你急了!你听我说,剩下的钱,你计划一下,过完年之后,用来扩大生产。”

    “扩大生产?”陈抒涵瞪大了眼睛,“怎么扩大生产?”

    冯啸辰道:“你刚才不是说咱们的生意特别火吗?你看,去年国家给职工普调了工资,今年肯定还会有调级,而且覆盖面还会扩大。大家有了钱,下馆子的机会就会多了,所以我们的生意还会更加火爆的。现在这个饭馆的场地还是太小,人手也不够,只有你和曾文霞两个,这完全不够。

    我的想法是,等过完年,你重新找一个场地,或者把旁边的房子也租下来,把门面扩大。然后,你再请几个人,至少应当有六七个吧。你不要再亲自去炒菜、切菜了,集中精力做好管理,多开发点革命猪肝这样的新品……”

    说到这里,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被人砸了一拳,毫无疑问,这是陈抒涵恼火他旧话重提,给他施以薄惩了。冯啸辰扮了个鬼脸,继续说道:

    “我请你出山,不是为了把你累得瘦成一个白骨精的,我更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管理人才。我们今年把饭馆扩大到10个人,明年就可以扩大到100个人,再往后……”

    “你瞎说什么!”陈抒涵打断了冯啸辰的想象,说道:“咱们是个体户,哪能雇这么多人。我问过人家了,人家说雇8个人就是资本家,是要打倒的。咱们新岭的个体户,一般都是自己家里的人干活,最多再雇两三个小工,没人敢雇10个的,更别说100个了。”

    “谁说雇8个人就是资本家?”冯啸辰有些蒙圈,这种事怎么会精确到个位数的?

    他可不知道,雇工人数问题,在当年可曾经引起过一场大讨论,有专家翻出马恩原著,仔细看了半夜,从字缝里看出字来,上面写的就是雇工不能超过8个,否则就是资本主义。冯啸辰没去关注过这方面的事情,当然不清楚。

    “啸辰,我觉得咱们还是本份一点好。现在这样就挺不错了,如果一个月能赚到1000块钱,一年下来,你可就是一个万元户了,你还不知足。”陈抒涵好意地规劝道。

    冯啸辰道:“我想要做的可不止于此。陈姐,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总有办法解决就是了。你要做的,就是琢磨一下怎么把饭馆做大,至于政策方面的规定,我来处理。”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