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八十三章 桐川是个好地方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冯啸辰可不会告诉乔子远,他也知道桐川这个地方不怎么样,但为了避免投资被省里的权力部门挖走,他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刚才乔子远的表态,其实也印证了冯啸辰的担心。一听说有外资,乔子远马上把冶金厅最强的几家企业都抛出来了,任冯啸辰选择。冯啸辰却是知道,如果他真的选择了这些企业作为合作对象,未来的麻烦将是无穷无尽的,光是和企业里领导班子磨合,就足够把他给耗死。

    除了担心管理思想上的冲突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也是很重要的,那就是冯啸辰想做的是一家全新的工厂,他不需要原来工厂里的技术。如果选择诸如南江冶金机械厂或者浦平矿山机械厂之类的企业合资,那么原来的生产体系是保留好还是抛弃好呢?保留下来吧,冯啸辰用不上。如果全盘抛弃,又未免太可惜了。

    基于这样的认识,冯啸辰才决定撒一个弥天大谎,指定要把合资企业办到桐川去,因为那里没有老企业的负担。不过,对于能够利用的关系,冯啸辰是不会放弃的,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合资厂办起来之前,他需要先找找能用的靠山。

    “乔厅长,我老家桐川可是一个好地方,山清水秀,物产丰富,我奶奶还说以后想回那里去养老呢。”冯啸辰说道。

    “养老当然是一个好地方。”乔子远顺着冯啸辰的口风道。其实在他心里,觉得桐川这个地方即便是用来养老,也算不上啥好地方,但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去争论的问题,他更在意的是这家合资企业。

    “啸辰啊,你到冶金局去工作了这么几个月时间,应当也是有一些眼界的了。你应当知道,搞工业,还是要有些基础的。桐川这个地方,传统上就是一个农业县,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企业。你想在那里搞合资企业,和谁合啊?”乔子远问道。

    冯啸辰道:“我了解过了,桐川县有两家农机厂,一家叫桐川县农机厂,是县里办的,有50多人。还有一家叫石关农机厂,是一家大集体的企业。我想过两天去考察一下,看看哪家企业比较适合作为合资的对象。”

    “一家县农机厂,还有一家大集体的农机厂,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乔子远道,“这样的小厂子,怎么能够和外商合资。到时候外商过来一看,到处破破烂烂的,不是丢了咱们中国人的脸吗?”

    “呃,这个倒不至于吧。”冯啸辰小心翼翼地辩解道。当年的人在涉及到外国事务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丢脸。出国的人要专门去制作西装,怕衣服不够高档被外国人看不起;外宾来访问,官员要吩咐手下全部换上新衣服,同样是怕被人看不起。

    据说某次有位国外元首访华时突发奇想,要去某个公园转转,“有关部门”马上组织了一批机关干部扮成游客去镇场子。为了让外国人觉得中国人很富裕,有关部门通知所有参加游园的干部必须借一部照相机背在身上。但又因为相机可以借,胶卷却无处报销,于是外国元首便目睹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满园子都是背着相机的人,却没有一个在照相的……

    这种观念,一直持续到新世纪来临,才算是渐渐淡漠了。再往后,就变成了中国人出国旅游的时候,外方满脸尴尬地解释:呃,我们这个地铁,造的年代有点欠了,看上去是不是挺破的,呵呵,没法跟你们中国比啦。

    来自于后世的冯啸辰自然不会在乎丢脸不丢脸这种事情,所谓的外资,其实就是他冯啸辰自己。届时会有几个高鼻子的德国人出现在南江,装模作样地和这边的官员谈判、签字,但这些人拿的也将是冯啸辰给的佣金,哪有胆量去嫌弃冯啸辰的老家落后不落后。

    这些话,冯啸辰没必要和乔子远解释,他说道:“乔厅长,这件事我也没办法,这是奶奶的心愿,我这个当孙辈的,只能是照办。厂子破一点也没关系,一张白纸好画画嘛。奶奶想看到的,也是一家落后的企业在合资之后脱胎换骨,原来的企业越是落后,这种反差不就越明显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乔子远沉吟起来。

    既然是晏乐琴的心愿,乔子远也就没办法去改变了。晏乐琴是华侨,在官员们心目中的地位仅次于外宾,或者说也算是外宾的一类。外宾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哪有理由去拒绝,只能是帮着她实现这个愿望了。

    “啸辰,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呢?”乔子远向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道:“乔厅长,您是知道的,我爸爸只是一个中学老师,我妈是大集体的职工,都没有什么关系。虽然我也知道引进了合资企业之后,地方政府会给予关照,但有些熟人打个招呼,总是更好一点的。我在南江认识的最大的干部就是您了,所以我想请您帮我介绍一些关系,以便我日后好联系。”

    “这个很容易啊。”乔子远豪迈地说道,“桐川县应该是属于东山地区吧?东山地区的行署专员于长荣是我的老朋友,我们差点还攀了儿女亲家呢。我跟他打个电话,东山地区那边有什么问题,你尽管找老于就是。”

    “原来您和于专员也攀过儿女亲家……”冯啸辰不无恶意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他分明记得,在德国的时候,有一回乔子远和罗翔飞在一块聊天,似乎也说过儿女亲家这样的话。看来这位乔厅长有没有别的爱好不好说,至少喜欢和人攀亲家这一点是没说的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太感谢乔厅长了。”冯啸辰道。乔子远答应了帮忙,冯啸辰可不会让他再把话吞回去,他说道:“乔厅长,我打算初三就回桐川去,您能不能在这之前和于专员联系一下,这样我就可以顺便在桐川考察一下那两家企业了。”

    软磨硬耗地逼着乔子远答应了晚上就给于长荣打电话之后,冯啸辰又接着打听乔子远还有没有其他可用的关系。乔子远平日里牛皮吹得太大,恨不得说整个南江省的厅级干部都是他的朋友,这回被冯啸辰挤兑到了墙角,不得已又表示可以给机械厅、经委、计委、外贸局等部门都打打招呼,回头给冯啸辰提供各种便利。

    冯啸辰得到这些承诺,心满意足,起身告辞。孔芬英从厨房出来,先是竭力挽留了一阵,然后又把那个装得满满的网兜硬塞到冯啸辰手里,还再叮嘱他要经常到家来玩。冯啸辰自然也知道啥叫投桃报李,他告诉孔芬英,如果有什么要买的外国化妆品或者小电器啥的,就尽管开口,他会写信到德国去让那边的叔叔代购,至于外汇嘛,就不必客气了,孔芬英只需要付人民币就行。

    “过去怎么没听说冯老的夫人还在国外,这家人瞒得可够严的。”

    看着冯啸辰离开,孔芬英向丈夫嘟囔道。

    “过去搞运动,他们家肯定是怕有海外关系会受到牵连。现在国家放开了,有海外关系是光荣的事情,他们当然就说出来了。”乔子远评论道。

    孔芬英道:“这个小冯倒真是不错,挺懂事的。对了,他求你办什么事,如果不难办的话,你就帮他办了吧。”

    乔子远没好气地说道:“你还真打算找他买进口化妆品了?这种事情找多了影响不好。”

    孔芬英瞪着眼睛说道:“什么买化妆品,我是为了咱们家乔勇的前途考虑。等他大学毕业,如果想出国留学,外面没个认识的人行吗?到时候光是换外汇就够麻烦的。小冯的亲奶奶在国外,如果咱们在国内多帮着他一点,到时候再求他帮忙就容易了。如果不是看着他有海外关系,我犯得上这样哄着他吗?”

    乔子远叹了口气,道:“唉,这个冯啸辰的能量,可不只是有个海外关系这么简单。这个小年轻有几把刷子,而且也会来事。冶金局的罗局长在新岭才呆了几天,就看中他了,直接把他调到京城去。他呢,到了京城没多久,又攀上了煤炭部的孟部长,那可是中央领导都要看重几分的老干部。这样一个到处都能混得风生水起的小年轻,现在求到我头上来,我能不帮他吗?”

    “这么厉害?”孔芬英傻眼了,作为一名干部家属,她当然知道攀上一个副部长的关系意味着什么,而这事仅仅发生在冯啸辰到京城之后没多久的时间里,这充分反映出了冯啸辰的能量。

    “这孩子,前途无量啊。”乔子远感慨了一声,转身进了自己的书房。他拿起电话,要通了长途,听到对方接起电话,乔子远便用亲切的声音说道:

    “喂,老于啊,我是老乔,给你拜年了,问弟妹好……,对了,我这里有一个这样的事情,提前跟你说一下。这可是一件大好事,是我硬帮你抢来的,你老弟回头得请我喝酒才是……”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