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万界神豪 > 第0530章 一唱一和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地面上十分潮湿,却并不显的泥泞,似乎所有的雨水都被地面吸收了一样,只是树木之下的雨滴却毫不停留,走在森林中就像在雨中一样。

    夏羽仔细地查探地面,却没有找到华迷和大刀留下的任何痕迹,看来这两人十分谨慎,竟然连离开的时候都没有任何踪迹,夏羽也不管那么多了,朝着这个方向直直地走过去。

    天色越来越亮,原本崎岖的地面上竟长出许多新草,它们成长的速度绝对是惊人的,原本夏羽走过的地方还没有任何东西,等他走出一段距离再回头望的时候,惊异地发现地面上竟已经被铺上了一层绿色,犹如绿地毯一般,让人感到由心的欢欣。

    后来,夏羽也就没有感到那么惊奇了,毕竟先前进入战兽森林之前,那老师也说过战兽森林的奇异之处:上午温暖如春,中午炙热如夏,下午凉爽如秋,晚上寒冷如冬;昨天晚上夏羽已经见识过战兽森林的冬夜,现在应该是温暖如春。

    夏羽也不再刻意地去寻找华迷两人,他相信只要一发现火舞,他立刻就能察觉到,毕竟现在人多了起来,那动静肯定会惊动不少人。

    众多人都在寻找火舞,而火舞又在哪里呢?

    原本火舞潜入暗中以后,它就一直静静地等待着暗火离开,可暗火像是打定主意要一直待在这里一样,宛如石化了,一动不动。

    火舞看着天色越来越亮,它终于等待不了,是以它就冒险移动了身子,不过暗火却像没有发觉一样,这也间接加大了火舞的胆量,它慢慢地离暗火越来越远,最后终于完全脱离暗火的视线范围。

    在火舞离开之后,暗火原本一直闭着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然后身形从高高的古木上飘然而下,远远地吊在火舞的身后。

    即使以火舞的狡诈,也没想到暗火竟故意让它离开,火舞此刻只想尽快回到自己的巢穴中,然后美美地睡一觉,等醒了以后再去找那个将它揍得鼻青脸肿的家伙的麻烦。

    暗火也是迫不得已任由火舞离开,因为他已经发现了那里面的来人,虽然只有两个,但是从他们的衣着打扮上来看,竟似一组的人马。

    深悉一组人员实力的暗火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虽然不知道其他的成员在不在附近,但是单从这两人的实力来看,他们已经达到了十分强大的地步。

    那里面隶属于长老会的力量由十五个组,每组共有十人,虽说这样的分组排名不分先后,不过暗火知道,一组一直都是所有组别中最强大的,这一切都因为那个唯一的真人级别高手曾经担任过一组的组长。由此想象,那些自负的高手们必定都会蜂拥朝一组而去,而每个组的组长在人员不足是有权挑选自己的组员,一组一贯是以实力决定的,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进入一组。

    暗火为了不惊动两人,他自然不会明目张胆地收服火舞,他要随着火舞到它的巢穴,然后静待那些人走了以后再行收服火舞。

    不得不说,暗火是非常明智的。就在天亮之前,华迷和大刀就已经和自己的队友会合了,加上华迷和大刀刚好十人,而显然华迷就是这个组的组长。

    在一组,组长和普通组员之间没有差别,因为大家实力相差的并不多,所以大刀和华迷说话的时候才会肆无忌惮,如果是在别的组,哪有组员敢跟组长那么说话的!

    不过,即使实力相近,其实还是有些差距的,不然华迷怎么会坐上组长的位置。

    华迷简单的向组员们交代两句,然后他们就面无表情的离开了,两两一组,分别向不同的方向离去。

    华迷自然还是和大刀一组,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在森林中穿行,偶尔停歇一下也很快重新赶路,此刻就可以看出华迷的实力强横,以大刀的速度竟只能勉强跟得上华迷。

    不过,大刀却并没有出声要华迷减速,毕竟大刀也是一组的一员,他本身的尊严不会让他那么做的。

    一直有一个疑问困扰在华迷心头,那只夺命到哪里去了?

    先前白骨片上还显示出夺命,后来突然加入了黑衣人之后,由于画面的局限性,再加上夏羽为了躲避火舞的音攻所以退的极远,是以华迷并没有看到夏羽在白骨片的画面中,但是从刚才夏羽所说的推断,他就在暗火和火舞的旁边,可是为什么画面里只显示出夺命而根本就没有刚才那个人?

    好吧,再仔细想想!华迷一边急速前进,一边梳理着自己脑海中的讯息。华迷自己从白骨片中看到夺命,不过只是出现了一下,黑衣人出现之后,夺命从画面中消失,这可能是距离比较远并没有显示出来,后来一直到黑衣人用黑暗禁锢,然后白骨片上的图像完全消失。

    这其中夺命只出现过一次,后来就没有了图像,若是方才那人真的在附近,那夺命到哪里去了?

    这个念头一经出现就再也抑制不住,华迷想着想着,忽然停住了身体,由高速行进到骤然停止,华迷的动作十分自然,这可就苦了大刀。正在闷头前进的大刀看到华迷忽然停止,一直冲出了好远才勉强止住身形。

    “我们回去,找刚才那小子!”华迷说完当先折身返回刚才遇到夏羽的地方。

    大刀在后面大叫道:“找那小子干嘛!”

    “夺命!”华迷仅仅吐出两个字,而大刀显然不笨,虽然还有些不明白怎么会和夺命车上关系,但是他还是随着华迷返回。

    再说夏羽,他无疑是这些人中实力最弱的一个,他不能变身,就只是个王品初级的新手。此刻他正在森林中漫步,踩在柔软的绿茵上,心情格外的舒畅。若是能够将暗火活捉了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夏羽心中如是想到,他却不知道危机正在一步步地向他靠近!

    树下的雨还在继续,空地上的嫩草却已经没过了脚踝,从它们开始生长到现在夏羽也只走过几十丈的距离而已,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十丈内,生命正在茁壮的生长。

    晨风清冷,摇曳着刚刚长出的青草,雨滴从树上落在嫩嫩的草叶上,然后慢慢地滑落到草心之中,化作一泓清澈透亮的露水。东方露出了微微的红色,太阳要升起来了。

    夏羽走的很慢,有地上的青草层作为铺垫,地面一点也不泥泞。经过昨夜的暴风雪之后,清晨的森林显得格外的宁静,只有偶尔一些起得早的鸟儿站在树木的高处脆鸣不止。

    夏羽还从未在这样的清晨漫步,偶尔为之也别有一番意味。当然莲花可不管夏羽的心情如何,她讥讽夏羽说,这纯粹是附庸风雅。

    夏羽在这边悠然自得地散步,而搜寻他的两个人——华迷和大刀就没有那么舒服了。虽然大刀已经感到十分疲惫,可是看到华迷的神态,大刀并没有出声要求休息,虽然大刀对这位组长没有丝毫的尊敬,甚至可以说不以为然,但是他却也不敢过分地招惹华迷,因为他深知华迷的实力。

    虽然华迷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文弱,可是华迷一旦爆发的话,那可就恐怖了!一组的组员私底下都说,这是长期的性格压抑导致的后果,当然只是私底下,即使是他们和华迷说话十分随便,但是却没人敢当着华迷的面说。

    华迷和大刀先前从战兽森林深处赶出来已经有些疲惫,两人只在等待其他组员的时候休息过一会,其他组员赶到之后也只是稍作调整,然后就分开前去寻找火舞,此番已经是第二次大范围的搜索了,可火舞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

    大刀并不知道为何华迷在这么要紧的时候还要去寻找那个无关紧要的小子,虽然大刀极想用自己的拳头狠狠地砸扁那个可恶的小子,不过大刀毕竟是分得清轻重的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好恶而破坏集体利益的。

    大刀虽然不清楚华迷寻找那小子的目的,但他知道华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他对华迷却十分信服,即使在家里面,华迷也是以心思缜密擅于计算闻名的。

    华迷、大刀感到刚才遇到夏羽的地方,这才发现先前的所有痕迹都被积雪化作的雨水冲刷掉了,连地面上的足迹也被那些新生的青草消除的干干净净。

    华迷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遇到夏羽前后的情形,他立刻判断出夏羽的大致性格,华迷立刻可以肯定那个小子一定会跟踪他们的,只是可能距离比较远,他们没有发觉而已,或者是那小子身上有隐藏气息的宝物也说不定。

    这些只是一闪念的功夫,看在大刀眼里,华迷只是在四周扫了一眼,然后就迅速分辨出了方向。

    大刀没有丝毫犹豫地紧跟着华迷,他现在非常希望找到那小子以后先将他一顿爆揍,先前竟没发现这小子还有所隐藏,如今害的两人又要重新折返回来寻找他。

    华迷和大刀很容易就在后面的路程中发现了夏羽的踪迹,主要是夏羽留下的痕迹太过显眼,他走的几乎是直线,再加上偶尔有些地方留下的细微痕迹,华迷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找到了夏羽行走的路线。

    大刀冲着华迷一竖拇指,然后速度暴增,直直地朝着夏羽冲了过去。

    夏羽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宁静,几乎和周围的环境融在一起,是以华迷和大刀一出现,他立刻就察觉到了。

    难道被发现他在跟踪他们两个?不可能啊,夏羽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在他们之后很久才出发的,再加上他们的速度远比夏羽快,没有道理会被他们发现的!

    虽然心思电转,但是夏羽还是冲着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笑着说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快看,这里的景色多好!”

    就在夏羽想不明白这两人为何去而复返的,而且还是在自己的身后出现的时候,大刀已经化作无数身形向他扑来,漫天的身影让夏羽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自己的胸前就传来一股沛然大力。

    真快!夏羽只来得及闪了这个念头,他的身子就横飞了出去,此时夏羽脸上还凝固着方才的笑容。

    大刀并没有真的下手,他只用出了不到一半的力量,不过即使不到一半,这力量对夏羽来说也有些痛苦,而大刀显然是想让夏羽吃些苦头,是以根本不待夏羽的身影夏羽,他的身影紧随着夏羽的身子冲出。

    夏羽在空中勉强地调整身子,使自己不至于摔着,可等他要下落的时候才赫然发觉大刀早已等在了他的落点。只见大刀狞笑一声,双手十指相扣,用力地向上一击,夏羽直直地被击飞在天上。

    大刀嘴角一扯,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身子拔地而起,瞬间就和夏羽的身子平行向上,就在夏羽正努力地调整自己身子的时候,大刀出脚了。

    大刀斜斜的一脚踢中夏羽的臀部,然后夏羽整个人就向下斜砸向地面,方向正是华迷那边。

    华迷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淡淡的模样,他并没有出声阻止大刀,他知道必要的手段还是有用的,只要大刀不过分用力,那就没有问题。

    夏羽的身子从空中斜着砸在地面上,他脸朝下,虽然跌的生疼但是却连皮肤都没有划破,只是被人以这样的方式羞辱,夏羽觉得一股怒火正在升腾。

    夏羽脸面朝下趴在地上,紧接着大刀的身子从空中急冲下来,落在地上的时候却是轻飘飘的,他伸出一只脚踏在夏羽的背上,轻蔑地说道:“现在,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是再敢有任何的隐瞒,我就不客气了!”

    夏羽现在终于体会到实力强大的好处了,那种掌握生死的感觉足以让那些人疯狂地追求强大的实力。

    夏羽也曾经有过那么几次掌握别人生死的时候,只是现在他却被人用脚踩着,卑微而无奈。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