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异界直播间 > 第15章 只想当士兵的将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表演未过半场,所有人就都聚在梁开台前了!

    另外两边即便偶尔有那么几个观众,也不是看他们的,是因为前方太挤没视角,只好绕到侧翼,拨开遮挡物偷窥……

    戏团?哼哼、二星气象师面色铁青!一帮水手们同样脸色难看。

    【漂亮!要的就是这效果!】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吧!】

    【还嚣不嚣张了?装不装逼了?哈哈哈,不枉我们花了那么多功夫!】

    直播间也是鬼哭狼嚎,乌烟瘴气。一大波的打赏在路上。

    当然了,高兴的不是梁开的表演,而是台下那些目瞪口呆若木鸡的异星人的表情。太逗逼了!太搞笑了!

    【赶紧截屏!截屏!好多表情包啊!】

    【怪不得穿越小说里都有抄书抄歌抄电影的段子呢,实在是……带着一星球智慧碾压的感觉太爽了!】

    【简直跟抹了风油精一样,爽到停不下来!】

    这一刻,全地球的人都通过梁开的表演,感受到了这种舒爽。

    表演还在继续……

    地球上的魔术太多太多了,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新魔术诞生的速度更是远超以往。

    哪怕要经过重重筛选,筛去需要特殊手法梁开没有练熟的,需要特殊的道具异界暂时造不出来的,需要特殊的机关临时的舞台没法布置的,异星人源力轻松可以做到所以没法表演的……比如说意念弯勺子,小物体悬浮什么的。

    即便去除了这些,余下的选择还是多到眼花缭乱。

    当心理学家和行为学家又插一手,花样就更多了……

    比如说,一张画布,黑色的底,灰色的方格线,格线交点处涂成白色。

    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甚至十分简单的画,一眼扫过,就会发现交点处的白点随着目光游动不停变色,一会儿黑一会儿白,变幻不定。

    好像是魔法,其实也是脑补的原理。

    又比如,一张绿色的底,按照特定排序,以亮线和暗线勾勒出紫色叶片的图,明明是静止的,盯住任何一个叶片都不会动,偏偏会产生叶子在不停涟漪摇摆的错觉。

    又或者是底板上画着断线条纹间隔的画,拿着同样有间隔的薄板从上面缓缓划过,就会生成一副动态的图画,鸟拍动翅膀,鸡下蛋,野兽吞吃食物……诸如此类。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百度一下神奇的错觉图片,能找到很多。】

    当然了,这些都是活跃气氛的小表演,缓解情绪的,同时布置舞台的。每两三个之后,必然跟着大变活人,虚空悬浮,穿墙术这样的肉戏!

    连带着全世界网友跟着看了一遍魔术解密……

    虽然网络时代,魔术的秘密早已经被大破特破,但是那种视频解密,和梁开这全球直播根本没得比啊。

    好多人调侃,梁开这一场表演下来,百分之八十的魔术师都得失业了……

    也难怪项目组一开始请专家遭到了拒绝,不得已还动用了行政力量。

    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另外两边彻底没了人,所有人都聚集到了梁开的台前。

    甚至好多人呼吁,把舞台上那些碍事的玩意拆了吧,太挡眼了!

    “虽然时间还不到一半,胜负已分,没悬念了!”众议员借着特殊的身份,可以挤过人群在舞台外沿围观。一个个交头接耳,看的乐不可支。

    “就这样了。不能……再通融通融了?”听了评议团的风响,戏团?哼哼面色难看,吃力的问一名资深议员。

    议员瞥他一眼:“咱们好歹是亲戚,我可以替你说话,可眼前这场面……你让我怎么开口?”

    “这小子前天出事,可是差点摔死呢……”

    “前天是前天,今天是今天。不然为什么要评议两次?”

    猪拱?哼哼张张嘴巴,没话了。一肚子闷气的回到了自家地盘,心中盘算,跟二星法师说好的酬谢到底要不要给?

    讲道理这厮被人家压的渣都不剩,完全可以不给的。可是……就这样得罪一名二星法师,真的好吗?

    犹豫为难着,回到舞台上,二星法师已经不在。

    技不如人无颜以对溜掉了吗?太好了,省了一笔!猪拱?哼哼顿时心情舒畅。

    只是,当拐角的喧嚣呐喊欢呼传来,好心情又不翼而飞,再度进入更年期状态。

    琢磨了一会儿,他走向后方,从临时的简陋遮蔽偷窥梁开的后台。

    结果发现二星法师也在,显然存着同样的心思。

    稍一琢磨,戏团?哼哼乐了,有机会可以利用!

    另外一边,上蹿下跳的水手也停了表演,都没人了,还蹦蹦跳跳的给谁看?

    静默片刻,一帮水手彼此对视几眼,皆露出凶狠神色:“赢不了了,任务怎么办?”

    “这样肯定不行,得想办法!”

    忽然有一人提议:“不如……”伸手在脖子上抹了两记,目光对着一道幔帘相隔的梁开的表演场地。

    “那会让星塔提高警惕吧?”

    “至少不是直接的刺杀。现在不采取行动,一旦黑暗期到了,目标防卫肯定森严,机会就更小了!”

    正商量着,一人摆手制止了讨论:“嘘,目标来了!而且两个都在,机会!”

    ==========

    广场的一边,由两队甲胄森严的士兵拱卫着,走来了一行数人。

    当先者二十多岁,年纪不大,但身材异常高大,一身戎装包裹着近乎火红色的皮肤,配着同样火红色的钢丝一样直竖的头发,仿佛移动的铁塔,熊熊燃烧着的移动铁塔。

    脸上斜挂着道长长的伤疤,很是凶猛。走到哪里,人群立刻躬身问候,然后自动退散。

    当先者往往眼皮一翻,紧紧腰间两柄大锤,懒得搭理。

    与他并行的是身穿华服腰插长剑的一对男女。

    和此人刚好相反,这二人身材纤细苗条,比寻常人还要矮上一些,走在一起简直就像小孩跟着大人。不过二人都面色如常,男的个头虽矮,气势不矮,安步当车,气定神闲。

    而且,个子虽矮,他颜值高啊。一身皮肤白皙如雪,配着蓝色的锅盖头……明明是土到不能再土的发型,强行英俊挺拔,以地球人的眼光,也能感受到一种妖异的俊美;

    另外一个女子同样眉目如画,淡蓝色的长发盘成了包子头,透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或许是异界独有的……气质?虽是异星种族,令人过目难忘。

    这二人一派自在,反倒当先者,微微拱着腰背,显出几分不自在来,警惕的关注着四周。

    瞅着那紧张神色,华服男微微一笑:“烈,放轻松。既然把后背交给兄弟们,就要信任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别人的信任,那就是别人对你的打分,我信任你,就如同信任血亲的兄弟,你也应该这样。”

    几句话一出,仿佛带着魔力,两队卫兵的身姿都挺拔了几分,目光射向四面的人丛,更加卖力也更加精神。

    烈哼了两声:“队长,我只管动手,别的可做不来。”

    华服男:“你可不是战院的学生了,是掌管着几百兵的总旗,怎么还能跟那时候一样?”

    这位感情就是台阶山城的城防总旗赤血烈。

    赤血烈哼唧:“反正听你的就对了,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噗嗤!”华服女笑出了声,声音悠扬动听,“烈,几个月没见,你一点没变。”

    “雪菜小姐,你却变了。”

    “哦?”雪菜俏脸写着疑惑。

    “你变得更漂亮了。”

    雪菜明净如雪的脸孔微微泛红。

    华服男摇头:“烈,你这样,一辈子只能当士兵……”

    “当士兵有什么不好?”赤血烈摸摸腰间大锤,舔舔嘴唇,“可以杀魔兽,杀异族,杀光所有看不顺眼的东西!”

    “确实是你的性格啊。可你就不想指挥千军万马,一呼百应,远征异界,踏平魔族……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可不是好士兵。”

    “你当将军,我给你当兵就行了。”

    “这么没志气,怎么做我妹夫?”华服男恨铁不成钢。

    “你们说事,不要老扯上我!”雪菜撇嘴,刚想说什么,被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打断了。

    表演台上的梁开刚来了一招移形换影,将箱子里的咻咻和梦想现交换了位置。

    空间传送!又是五星以上的高阶魔法,现场欢声雷动,掌声不绝。

    “那里的表演好像很有意思呢?哥,烈,过去看看吧?”雪菜提议。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