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异界直播间 > 第78章 迫在眉睫的危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台阶山城,议事大厅。

    外面是哀鸿遍野,缺腿的少胳膊的,打破头身上插着箭的,各色伤兵正被教会信徒、星塔医师们治疗。

    大厅内,山城头面人物几乎全到了,气氛肃穆——

    议院二三十议员,包括议长三帆尽、副议长、总管、书记员、审计员等等;

    三营无任务在身的小旗、总旗以及岳震撼等还能坚持的老兵——岳震撼临阵突破,肢体修复,得以回归军营,重着戎装,似乎还临时代理了城防总旗之职。

    星塔二星级以上法师及冒险者;

    教会二星以上信徒;

    以及菲米娜为首的马戏团诸人,包括雪菜也以源晶家代表的身份出席。

    议长三帆尽列席主位。

    黑暗期这样的特殊时期,位子本来当仁不让是南海分守的,但人死如灯灭,此时此刻,把大家召集起来研究的议题更是……

    “我再问一遍,最后一遍!杀南海静祭旗,以鼓舞士气,迎战魔族,谁同意?谁反对?”三帆尽吐气开声,语气沉重,神情肃穆。

    无人挪动脚步。

    意见早已分明,大多数议院议员站在左手边同意的序列,而军队代表全站在右手边,没有一个同意的。其他势力零零碎碎,两边都有,不过……不同意者居多,且多出不少。

    这真是出人意料!

    南海分守对山城的经营真是不错,哪怕死了,余泽尚存,因南海静而伤而残而死了那么多士兵,可大家还是不忍心处死他女儿,哪怕依照律令该当如此。

    三帆尽眼中怒火熊熊。

    菲米娜拎着已经苏醒的南海静,冷眼旁观。

    这已无关南海静生死,而是选边站队。至少被三帆尽搞成了这样。

    他以为别人看不出自己的心思……其实谁都明白。

    他大约还觉得自己占了法理,有了大义的名分,登高一呼众人必定云集响应。

    却完全忽略了,他自身的威望不足以驾驭这样的操作;更忽略了山城人对南海家的感情。

    没错,南海静是高傲,可贵族哪个不高傲?南海静的高傲在表面更在骨子,好歹表里如一,并不令人讨厌,远好过那些面善心狠的家伙;

    而且她虽高傲,却和一个山城平民小子相爱,最后各种悲剧,不管哪个,都让人同情,难生恨意啊;

    三帆尽没看清这些就强行公投,想趁机看看人心向背,结果就被搁住了,尴尬了……

    “不要说她是被骗……被骗就该勾结魔族,捣毁星门,殃及无辜吗?”几个军官张张嘴,说不出话了。

    “更不要说她待罪立功。立功的是波西米波尔,不是她!”又几个缩了头。

    “更不要用公国水巨人血脉稀少,留她一命可能繁盛血脉的借口!”几个军官嗓子眼的话艰难的咽回去了。

    “其实你们也知道,南海静该死,不管法理还是人情!你们更应该清楚,你们阻止不了我,我问你们意见,是尊重你们!”

    “山城已进入紧急状态,分守战死,按照战时律令,我就是城主了。有权军法处置你们的!”三帆尽辞锋渐起,震慑全场。

    而他说的,也是事实。

    战时状态,权力分散容易内讧,也降低效率,多实行临时城主制。南海分守死了,三帆尽身为议长,就是第一顺位的城主人选了,军政一把抓,在场所有人名义上都是他的属下,抗令不尊,后果很严重。

    “议长!”一众军人面现为难,但是依旧坚持不退。

    “哈哈哈,三帆尽,看到了吗?早跟你说过,臣妾长的如此美貌,犯了什么错都是可以……”突然南海静嘿然笑了,秀发一甩,风情万种,摇曳生姿。

    这个时候如此卖弄,简直就是找死啊……一众军人呻|吟。

    娇声未落,猛然厉喝传来。

    “给我闭嘴!”声音来自大门外。

    众人扭头,就见梁开穿过满营伤兵,并着咻咻脚步匆匆奔进议事厅,身后跟着成排的狱卒。

    “三帆议长!还请刀下留人!”奔入大厅,梁开一头大汗,满身狼狈,气喘吁吁瞪南海静,“你当我是主上,转头却要去死?有这么当下人的吗?”

    说话的时候不曾注意,菲米娜和三帆尽暗暗对视了一眼,目光甚有内容。

    雪菜瞅瞅二人,再瞅瞅梁开,若有所思。

    “你要我……刀下留人?”三帆尽扬眉,挥手斥退狱卒。

    “还请三帆议长高抬贵手。”稍稍平复一下,梁开恭恭敬敬道,“我刚才在远处听您说,立功的是我,不是她。那就将我的功劳,算在她的头上可好?”

    被打断的南海静一脸哀伤。

    不过哀伤中渐渐有别的情绪涌动,终于不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了。

    三帆尽莫测高深的笑了:“可以是可以,但……那还不够啊。”

    “不够?还有。你曾希望我能将魔术公会总部放在台阶山城,这个没问题,我同意了,而且会想办法劝说其他人也同意。不仅如此,公会的培训部也可以放在这里,甚至魔术的名字,也可以以山城命名。”

    来时梁开构思了一路,此刻毫不犹豫就将筹码全掏出来了。

    转向了菲米娜:“雷奥的消息已经有了,十分确切的消息。魔术命名没有意义了,分账的事以后再聊。”算是给了一个交代。

    “唔……”菲米娜含含糊糊应了,表情十分古怪。

    意外,震惊,高兴,似乎又带着些羞愧,

    【这表情……不太对啊。】有敏感的网友意识到了问题。

    不过梁开实在无暇注意那些,他急切的看着三帆尽。

    三帆尽微笑抚掌:“这诚意确实不错了。但是,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一点点,哪一点?”梁开脱口问道。

    “你和南海静需立誓,向父神立誓。永远不做有损台阶山城的事!并会用尽自己的聪明才智,所有能力,帮助台阶山城抵御魔族入侵。如若违反,灵魂永堕黑暗,实力难有寸进,并会成为造物教与黑白会之公敌,受所有信徒痛恨。”

    梁开脑子里过了一遍誓言,好像没大问题。

    咨询了下法律专家,结论也是同样。

    就有一点:“发了誓,我不可能永远呆在台阶山城吧?”

    “山城有难,你有能力自须赶回襄助;若赶不回来也没办法,但总须尽力而为。”

    也就是尽力就好,甚至都没要求一定保住山城。

    如果大势所迫,个人之力难以逆转,放弃逃跑也是可以的。

    这主要还是担心自己和南海静吧?一个能力古怪,一个爱走极端,怕对山城不利。梁开心中揣摩着,倒也合情合理。

    “好,我们发誓!”点头同意了。不问也不需要问南海静的意见。

    “很好。”三帆尽起身拍手,“司铎,准备仪式吧。”

    对于这个有魔法的世界来说,宣誓是个很庄严神圣的事。

    雪菜眉毛好看的皱起,一脸思索,然而终究没开口阻拦。

    【这台词说的也太6了吧,怎么跟提前准备好的一样?】

    【是也!】群众的眼睛雪亮,感觉不对劲的地方更多了。

    但南海静性命危在旦夕,为了他们的白富美大长腿,虽然觉得古怪,捏着梁开鼻子让他认了。

    当下造物教的草帽圣桌抬出来,各色贡品摆上一圈,三星司铎沟通神灵点亮圣光,众人从旁鉴证撰写文书,一套礼仪珍而重之的下来。

    “好了!”宣誓完毕,梁开放心了,南海静的命算保住了。

    三帆尽同样放心了:“接下来,我们要对城中魔族奸细进行清查,还请南海小姐配合。”

    南海静面无表情,完全没有死里逃生的庆幸。

    直到梁开“你打算让主上我现在就违约吗?”她无奈开口:“妾身本就打算全说出来的,死了以后……”

    似乎是拒绝的。不过她身负念术尸术魂术,死了以后再交代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妾身知道的真的不多……”这个大家都想到了,从头到尾都被欺骗的大小姐,魔族能对她暴露多少?尽尽人事吧,说不定能查到什么有用线索呢。

    三帆尽满意点头:“那么,就来说说山城迫在眉睫的危机吧!”

    山城迫在眉睫的危机?难道不是星门被毁,黑暗期尚未过去?这称得上迫在眉睫吗?

    的确称不上,所以三帆尽说的也不是这事,而是……

    昨天本应赶赴海岛的山城水军,半路遭遇了魔族先遣船队的事。这才是他们迟迟没能到场的原因。

    一场遭遇战双方都伤亡不小。城防总旗赤血烈更是身负重伤,但他也带领属下重创了敌人,并由此得知了关于魔族的一些消息。难怪赤血烈没出现,还被岳震撼取代了职务。

    梁开:“……”

    网友们:【……】

    猛然大家都想起了南海静船上,一只滑头鱼人的嘟囔:“好不容易逃脱了那边的魔掌,这边又遇到个更狠的……”

    感情那魔字不是代指,就是本来意思。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