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五十一章灵感来自痛苦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五十一章灵感来自痛苦

    铁心源站在自家的店铺里往工地上看,那里有很多的人,母亲就趴在他的身边,一边看一边哈哈的笑个不停,不过她很快就忍住了,毕竟常来铺子里吃饭的那个管事死掉了。

    管事是个不错的人,很多人都这么说,毕竟人死了之后给一个比他平日里的为人高一两个等级的评价是自古以来华夏的礼貌。

    官员死在任上,不管是不是有功劳,死了之后墓碑上的官衔品级都会上调一两级,没人愿意和一个死人一般见识。

    已经病的死去活来的洛水也被人粗鲁的给抬来了,一个月不见,这家伙已经瘦的没了人形,一件漂亮的儒衫套在身上,就像是套在竹竿上面,好像一阵风都能把他吹走。

    “儿子,听说洛水先生最近病的很重啊?”王柔花有些怜惜这位娇嫩的如同嫩竹一般的男人。

    “才子的命好像都不太长,你看看周公瑾他们的命运就知道了。”

    “不是的,娘听说洛水公子之所以会病倒,是被邪魔入侵了,上次过来的时候他全身都是血……”

    铁心源不说话了,因为洛水公子走过来了,准确的说他是被两个年轻的尼姑给搀扶过来的。

    在大宋,可怜的女子有很多,官府对她们也比较仁慈,实在没地方去就去尼姑庵当姑姑也成,事关活路而已,即便是挂羊头卖狗肉也很少有人去过问的。

    一些名气很大的尼姑庵,收入并不比那些高级青楼差多少,有些达官贵人住在青楼里十天半月会有闲话传出来,御史就会登门去瞅瞅这位威猛的同僚到底是不是有寡人之疾需要治疗,被御史捉住是一个很丢人的事情。

    不过,去寺庙里吃素顺便调养一下身体则是一桩风雅的好事情,比如东京城外桃花山上的桃花庵就是一个绝好的去处。

    据说桃花庵里的青慧师太就是一位国医妙手。

    平日里来饭店吃饭的那些挑夫粗汉们,只要说起青慧师太,每个人的神色就变得不是很自然,总需要把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的铁心源撵走之后才肯继续交头接耳的把话说下去。

    铁心源有些嗤之以鼻,青慧师太擅长男科这有什么不能让小孩子知道的,想自己当年,把光屁股蛋子撅在漂亮护士面前等候打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当洛水先生被两个护士尼姑搀扶过来的时候,铁心源就知道洛水先生的身体为什么会这么差了。

    这两个小尼姑的年龄绝对不超过二十岁,素色的僧袍根本就掩饰不住她们袅娜的身姿,即便是搀扶着洛水先生,两对桃花眼也四处乱飞,连铁心源这样的小男孩都不肯放过,堪称凶残。

    被香粉刺激的鼻子发痒的铁心源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鼻涕流出来好长,王柔花赶紧帮儿子擦拭了鼻涕,有些厌恶的对那两个尼姑道:“这孩子多少对花粉有些敏感,两位师太不如去店外等候,洛水先生有店里的婆子照顾不会有差的。”

    似乎被人家驱赶习惯了,两个师太并不在乎王柔花的黑脸,轻声一笑勾引的店里的男人们色授魂飞,然后就满意的去了甜水井那里等候洛水先生。

    洛水先生坐在最靠里面的一张桌子上,呆滞的看着不远处明显已经变歪的高楼,神情极为灰暗。

    没人比他更加的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敌人是在双管齐下啊,一个流血的土坑不过是障眼法而已,是为了掩饰高楼已经倾斜这个大阴谋的,如今事发,想要改正已经不可能了,除非把整座楼拆掉重建方能修正过来。

    铁心源给洛水端来一壶热茶,铁家的小店里的茶叶都是炒过的,杀青之后茶叶变得不难么苦涩了,即便是不放姜葱和蜂蜜香料喝起来依旧清香可口。

    当初铁心源是准备把这东西当做一种巨大的财源储备来做的,小心翼翼的让小巧儿拿着自己炒制好的茶叶去茶叶店里推销。

    结果小巧儿被茶叶店掌柜的喷了一脸的口水,最重要的是被人家鄙视了。

    还说什么大小龙团才是好茶叶,不放香料葱姜,肉桂的茶叶还叫茶叶吗?

    人家连赏脸喝一口的机会都不给,如果不是看在小巧儿的衣衫簇新的份上,打出来的可能都有。

    从那以后铁心源就绝了把新技术带入大宋的打算。

    技术的发展就像一颗大树生长是一个道理,需要先长根然后长出枝桠,抽条,经历了风雨检验之后才能长成参天大树。

    平地上猛然间长出一颗大树,那么,这棵树就是妖树,会被人家砍断的。

    洛水现在心里有事情,即便是给他刷锅水他也会喝下去的,眼看着一壶茶喝光了,他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长吁短叹的一副快要死的模样。

    大宋的营造法式是一种专门的营造技术规范,每一种建筑手法都是有迹可循的,中正宏大,就是这种建筑的要素,而规范,对称更是大宋建筑美学的要求。

    其中最重要的一些特点就是砖石的大量使用,以及螺狮壳里做道场的小巧精妙,一改先唐时期雄浑的特点,变得纤巧秀丽、注重装饰。

    再加上坊市的外墙被打开之后,临街的店面绵延数十里,宋人的将作大匠们更是挖空了心思修建风格各异的建筑,导致大宋街面上堪称五步一景,十步一奇。

    也自然造就了洛水这样的建筑大家。

    看到洛水随意的在纸上用毛笔划几下,一座高楼的雏形就已经出现了,铁心源对此十分的好奇,他就坐在边上准备好好地看看宋代的设计师是如何应对这样的状况的。

    建筑这种东西,只要符合重心要求,基本上就不会倒塌,这座高楼在铁心源的眼中其实歪的不是很厉害,他见过比这歪十倍的高楼,不论是裤衩状的还是一柱擎天状的,亦或是倒三角状的,还是乱的让人头晕眼花的建筑他见过的根本就是洛水做梦都想不到的。

    洛水寥寥几笔就重新修正了高楼的重心,歪倒的那一侧就突兀的出现了一道满是柱子的长廊,添加了这些东西之后,高楼的倾斜感就消失了,整座楼的模样却变得其丑无比。

    一道无用的长廊将整座高楼的对称性破坏的一塌糊涂。

    洛水痛苦地丢下毛笔,闭目长叹,背靠在椅子上死鱼一般的喘着粗气。

    铁心源见洛水没猴耍了,也就失去了再看下去的心思,取出自己的昨夜开始写。

    郭先生对铁心源的一手烂字非常的不满,于是,铁心源在完成先生每日交代的课业之后,就必须写一百个大字,而且还必须临帖。

    王柔花对儿子的课业很是关心,特意把靠内窗的位置给儿子腾出来,自己坐在柜台里面满意的看着儿子一笔一划的临帖。

    “你的字写的不对,而且握笔的姿势也不是很准确,握笔握的太紧,手腕就会生硬,这样写出来的字也就多了几分僵硬,长年累月的写下去还会损伤手腕。”

    不知什么时候洛水站在铁心源的身后背着手看他写字,这种人天生就该被别人整死,夸一下一个勤恳的孩子不好吗?非要摆出一副痛苦地姿势来矫正别人?

    铁心源很不高兴,自己这样要做是有道理的,已经在背书读书一项上超越别的孩子太多了,如果再写一手好字,张大户他们家的孩子一定会被拔高眼界的郭先生活活打死……

    “你看你,写字很不认真,就因为不认真所以才会写坏,如果你能静下心来,心无旁骛你的字要比现在好很多。

    你看啊,你写的李太白的这首《夜宿山寺》乃是他难得的妙笔之作,此诗语言自然朴素,却形象逼真。诗仙人借助大胆想象,渲染山寺之奇高,把山寺的高耸和夜晚的恐惧写的很逼真,从而将一座几乎不可想象的宏伟建筑展现在我们面前,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

    此诗寥寥数笔,就酣畅淋漓地表现出了人在高处的愉悦、豪放、可爱、率直……”

    铁心源耐着性子听洛水胡说八道,一个虚心接受别人指点的好孩子模样总要展现给别人和母亲看的。

    可是等了好久,都听不见这家伙说的下文,就抬起头看这个家伙,只见洛水的两颗眼珠子亮的就像是灯泡一样,整个人站在那里宛如泥雕木塑,两只手颤抖个不停,嘴里喃喃自语“危楼”两个字,算是陷入魔怔了。

    那两个女尼虽然坐在甜水井那里,眼神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大金主,第一时间发现洛水不对劲的就是她们。

    匆匆的跑进来,不管三七二十就把魔怔的洛水放倒,其中一个将洛水抱在怀里,让他的脑袋夹在高耸的双峰中间,另一个把手探进洛水的衣衫,看样子是在轻轻地抚摸他的胸口。

    场面香艳至极,别的男人已经在咕咚咕咚的咽口水了,铁心源还想看下去却被母亲揪着耳朵拎着去了内间。

    PS:孑与身在千岛湖,此时的千岛湖很冷,游人绝迹,一人留在酒店里码字倍感孤寒,幸好还有二三好友暖人心,虽然外面虽然寒雨霏霏,一边饮酒暖身,一边写作,不亦快哉。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