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六十八章新鲜出炉的神童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六十八章新鲜出炉的神童

    自从来到大宋之后,铁心源还从来没有借今讽古过,大宋虽然算得上是人才济济,多才之士多如过江之鲫,

    说道儒家典籍,一千个铁心源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即便是跟着一个二把刀的先生学了这么久的时间,如果敢轻易地跑去和人家论经,不被人家鄙视至死才是怪事情。

    不过诗词这东西就有取巧之处了,站在大宋庆历一年之后的无数位巨人肩膀上,即便是面对将要轰动整个东亚世界的诗神苏东坡铁心源也丝毫不会觉得畏惧。

    莫说这家伙现在还只是一个幼童,即便是巅峰时期的苏轼,铁心源也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和他大战一场。

    “怎么,小蛤蟆,蹦跶不起来了吧?”王渐怀抱狐狸,温柔的帮狐狸捋着毛发,得意的大叫道。

    小公主想帮着铁心源说话,可是面对在皇宫中几乎能够一手遮天的王渐大总管,她的胆量还是有些不足,母妃曾经告诉过她宫中不能得罪的人,王渐的排名很是靠前。

    “竟然敢看不起蛤蟆,我就以蛤蟆为题作一首诗给你瞧瞧。”

    王渐见铁心源挺胸抬头的准备作诗了,玩耍之心大起,一手抱着狐狸,一手聚拢在耳边侧着身子大笑道:“那好啊,咱家就洗耳恭听了。”

    铁心源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被后世太祖附体了,捶着胸口大声念道:“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小公主见铁心源真的作出诗来了,虽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还是带着一群宫女大声的为他叫好,在她看来铁心源能够念出这两句已经非常的了不得了。

    王渐也是一个读过书的人,自然能分辨出诗歌的好坏,这两句虽然不错,但是想要打动他还是有些不够,于是撇着嘴道:“还不错,不过这还不够拿到官家面前显摆的,如果后两句不能出彩,咱家会亲自监督掌事太监打你板子。”

    铁心源蔑视了王渐一眼,继续道:“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听了铁心源念出来的后面两句诗,王渐的手一哆嗦,狐狸就掉了下来,幸好狐狸把身子一翻稳稳的站在地上,想找王渐算账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二话不说扭头就跑,边跑边喊:“不得了了,不得了了,皇城边上出妖孽了……”

    赵祯合上手里的卷宗,缓缓地叹了一口气,两年之间三场大败几乎让他从心底里怀疑大宋军队的战力。

    定川寨一战战败,对大宋来说并未伤筋动骨,只是葛怀敏战死,让他的心中痛不可当。

    此人是乃是太宗麾下名将葛霸之子,从小就通晓兵事而且英武不凡,赵祯对他寄予厚望,希望通过他来实现自己确实控制军队的目的。

    尽管范仲淹说此人毫无知兵之能,吕夷简也说此人长了一张赵括的嘴并不适合担当重任,赵祯还是固执的挑选此人担任右军主帅,没想到,一战之下原形毕露。

    好在此人虽然无能,却无愧于君恩,明知不敌依旧奋勇战死在乱军之中,算是为赵祯保存了最后的一点颜面……

    赵祯缓步来到大庆殿的门口,看着外面寒冬萧瑟的模样将手插进袖子里自言自语的道:“还真是周天寒彻啊!”

    “官家,不得了了,咱们皇城出妖孽了……”

    听到王渐大呼小叫的声音,赵祯奇怪的瞅着狂奔过来的王渐,不知道什么样的妖孽能让这个狗奴才如此的失态。

    “官家,奴婢刚才发现了一个妖孽!”王渐气喘如牛,不过好歹把话说清楚了。

    赵祯皱皱眉头道:“哦?什么样的妖孽?”

    王渐赶紧把自己刚才的见闻讲给皇帝听,赵祯挠挠后脑勺道:“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做声?

    好大的口气啊,呵呵,就这两句诗,皇城根人氏倒也倒也当得!”

    王渐连连点头道:“官家有所不知,奴婢本来笑话那个黄口孺子穿着一身绿袄,就笑话他是蛤蟆,谁知道他转眼间就作出这样的诗句来了,奴婢确实是吃了一惊。

    我大宋出神童并算不得什么,不过这个黄口孺子却是奴婢亲眼所见,事情就发生在奴婢的眼皮子底下,那就太难得了。”

    赵祯笑道:“王家三槐堂两代没有出过人才了,当年王旦一人占了两代子孙的才智,如今第三代出一个妖孽些的不足为奇。”

    王渐连连摇头道:“官家,这个小子却不能算进王家三槐堂里面,铁王氏为夫守节,开封府已经给他家挂上了贞洁匾额,铁王氏至今没有把自己的儿子改姓为王,居留东京七年整从未踏进王家一步。”

    赵祯笑道:“怎么,铁王氏给你吃了一顿汤饼就让你向着他们娘俩开始说话了?

    王渐,朕记得你收谢仪没这么廉价吧?”

    王渐嘿嘿笑道:“奴婢这是狐假虎威,要不是有陛下做靠山,那些官员谁会认得奴婢?

    所以啊,奴婢会收他们的谢仪,感激的却是官家,至于帮他们说话来混淆官家视听的事情,奴婢可是从未做过啊。”

    赵祯笑道:“也罢,知道你没做过,这世间啊,最难让人低档的其实就是真情往来。

    那铁王氏年年都给朕敬献吃食,虽然都是寻常之物,却也尽到了一个做邻居的情谊,你帮着邻居说几句好话也是该的。

    既然朕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到了这两句振奋人心的诗句,焉能不赏?既然你喜欢和邻居打交道,就着你给铁家送去绢帛两匹,就当是朕买下这首诗了。

    告诫铁家子,诗词不过是小道,千万莫要像柳永那般浪费了自己的才智,将满腹的才华都送去了青楼!”

    王渐欢笑着点头,走出一阵子又转回来了,重新给赵祯见过礼道:“那个小子骗走了福康帝姬的身家银子,说是要给官家准备千秋节贺礼……奴婢本来想要处置一下那个小混蛋的,现在奴婢改主意了,想要先看过礼物之后再做决定,官家意下如何?”

    赵祯奇道:“竟有此事?福康儿从不出宫……是了,站在皇城上就能看到铁家,既然隔着一座高墙礼仪上不至有亏。

    铁狐狸从不送不值钱的东西,一张神臂弩图册就让朕受用不尽,朕也很好奇这铁家到底还有什么宝贝能够送上来,此时就此作罢,静观其变就好,呵呵,只要铁家和王家无干,妖孽也罢,神童也好,大宋诺大的江山有的是地方让他折腾。”

    王渐躬身施礼笑眯眯的去准备礼物去了。

    “源哥儿,你真的会作诗?”福康两只手趴在城墙上瞪大了眼睛第一百次的问铁心源。

    铁心源跨坐在一张板凳上捡白芝麻里面的黑芝麻头都不抬的道:“不是已经作出来了吗?”

    “为什么我不会作诗?”

    “你如果像我这么聪明,你也能作。”

    小公主捶一下自己的脑袋懊恼的道:“我是不是真的很笨?”

    铁心源挥挥手道:“还好了,不过啊,一个女孩子要那么聪慧干什么,那样的女子不但不长命,下场一般都不好,只有呆呆的女子才能活的开心如意啊。”

    “这是为何?”

    “人生识字烦恼始,学会了文字,有了学问就会什么事情都要问个清楚明白,事情弄明白了就会烦恼,就像你现在一样,你快变聪明了,很可怕!”

    小公主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把要问的话硬生生的的憋回肚子,大眼睛里满是惊恐,母妃也说过傻人有傻福,看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变得太聪慧了……

    王柔花回来的时候发现马路对面聚集了无数的乡邻,全都在伸长了脖子朝自己家看,还以为儿子出了事情,丢下马车不管三两步走进了自家才发现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

    长得白馒头一样的王渐大马金刀的坐在院子里,正在闭着眼睛享受儿子给他烹茶。

    王渐瞅见铁王氏走了进来,也不起身笑呵呵的道:“铁王氏,这一回你可要好好的给咱家做一顿肉臊子汤饼吃,如果不是咱家在官家面前进言,你儿子神童的名字可传扬不到外面去。”

    王柔花敛身一礼笑道:“劣子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入得陛下眼中?这可是天大的福份,没说的,小妇人这就洗手做羹,怎么也要伺候好您这位大贵人。”

    说完话,王柔花吩咐铁心源好好的为王渐烹茶,自己赶紧走向厨房就要开始忙碌,就听王渐在后面幽幽的又道:“陛下说,铁家子今后当一心向学,勿要把满腹的才华浪费到无用的诗词歌赋上面去。”

    王柔花倏然转身惊喜的看着王渐道:“陛下说铁家子?”

    王渐大笑着挑出大拇指夸赞一下王柔花的聪慧,然后就端起小小的茶盅眯缝着眼睛品茶。

    这小王八蛋烹出来的茶叶虽然入口苦涩,回味却是极好的,隐隐有一丝甜意,怎么弄出来的?

    王渐说的很大声,隔着一条街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围观的乡邻透过洞开的大门听到此事,顿时就哗然一片。

    能被陛下称赞为神童,这得多大的福气?

    ps:打滚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我叫孑与2不能老是当老二啊!拜求,孑与拜上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