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八十一章财去人安乐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八十一章财去人安乐

    危楼已经开始披红挂彩了。

    尤其是危楼顶上悬挂的百十个巨大的红灯笼,远远看去如同星辰一样璀璨。

    一张巨匾被红色的绸布包裹着,不过啊,还是隐约能够看到模糊的危楼二字,笔法古朴苍劲,也不知道是出于那位名家之手。

    这座高楼出名之处就在一个危字上,据东京市上的好事之徒说,这栋楼从第二层就开始倾斜,到了第六层之后,竟然向西倾斜出三丈两尺多。

    按道理这样的楼早就该倒塌掉才对,这座危楼却神奇的稳稳地立在那里,危楼主人为了证明危楼不危,专门在偏斜处放置了八个巨大的没柰何银球,每一个都足足有五百斤,引得东京士人趋之若鹜。

    除夕前的两天,这座危楼就会招来全东京的达官贵人,听说不但有佳人献舞,美人作歌,才子赋诗,耆老挥毫,还有张夫人的药发傀儡,刘明福的彩鱼戏法助兴,到时候这座高楼里面,难免会人头涌涌,一座难求。

    落寞的铁心源从危楼前面经过,在大红色的危楼映衬下,就像是一匹红霞上的一个绿点,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

    危楼边上已经出现了大片的空地,全部都休整的极为平坦,铁家的铺子所在的地方早就不见了断壁残垣,如今都被人家清理的很干净,上面垫着一层薄薄的黄沙,闻不到半点的烟火气。

    如今,危楼还没有开张,这里已经车马簇簇的厉害,铁心源能够想到开业那天会是何等热闹的场面。

    想起一副极为有意思的画面,铁心源忍不住笑了一下。

    开业那天母亲和自己也要去,昨天请帖都来了,不收都不行,王府做事很是霸气,进不了铁家大门,把请柬绑在一根短矛上,当的一声就钉在铁家的大门上了。

    铁心源和母亲研究了一晚上,认为不去不成。

    人家赏脸给了请柬,如果不去的话下一回天知道短矛会插在什么地方,小门小户的根本就惹不起王府。

    尤其是总在枣冢巷子晃荡的那四五个大冬天露着满是刺青胳膊的花胳膊,更是加重了王柔花的担忧。

    西水门的码头已经荒废了,听说被王府扑买下来了,价格极度的便宜,因为是扑买,所以也就没有人能说什么闲话。

    没了码头,那群讨生活的苦哈哈们也就四散而去,屠户帮的势力自然就跟着大减。

    原本不止于此的,官府最近对狻猊帮的覆灭有很大的兴趣,他们的兴趣点就在于屠户帮曾经和狻猊帮起过冲突。

    对于像狻猊帮和屠户帮这样的不法之徒,包拯没有一星半点的手软,开封县上报了文书之后,包拯见没有牵连到任何平民,甚为满意,于是,东京城最大规模的黑帮清理开始了。

    东京城大大小小百余个黑帮都被捧日军军兵给活捉到了开封府大牢里面去了。

    自然,遭灾最严重的就是其实已经快要洗白了的屠户帮!

    于是,屠户帮很自然的就和那个死掉的西夏武士有了联系……

    抄家,灭门,充军,发配,这一整套流程走下来之后,老梁连手头的几百口肥猪都保不住了。

    在严刑峻法之下,老梁不但要每天喂猪,还需要保障每一头猪都不能掉膘,否则就有最严厉的刑罚等着他。

    铁家还是不错的,店铺不小心失火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西水门,既没有答应把地卖给危楼管事,同时也没有表示拒绝。

    这样的行为在东京城并不出奇,无非是想囤集居奇而已,想把自家的土地卖个高价罢了,很普通的商家手段。

    这一点王府和危楼一方是充分理解的,只是,危楼开业的那一天,就不再容许铁家这样的奸商继续观望下去了,到时候必须有一个决断了,要嘛把自家的地卖掉,要嘛,继续留着等着意外发生……

    新的汤饼店已经装修出来了,原本阴暗黝黑的店铺在铁心源的指挥下装修后,变得窗明几亮,后厨和饭堂彻底的被分割开来,这样一来,店铺里面不但多了一间大堂,后面的楼阁甚至变成了四间装饰的极为风雅的静室,很方便一些有身份的贵人来这里偷偷的吃肥美的猪肉。

    铁心源过去的时候,王柔花正在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新店铺,身边三个婆子也各个笑的眉花眼笑的。

    这么干净有气派的店铺,在东京城都是屈指可数的。

    “铁娘子啊,咱们店铺里是不是也要买两个胡女啊?我们三个老婆子可上不了雅间去伺候那些贵人的台面。”

    顾大嫂拿抹布擦着手笑嘻嘻的道。

    王柔花摇摇头道:“干净的吃食,有了胡女也就有了一股子狐媚子的味道,降本逐末的事情我们可不干。”

    顾大嫂叹口气道:“黄花闺女上雅间自然是好的,可是一个从小调教过的小娘子,那价格,啧啧,咱们可出不起,更何况那些小娘子在家里最多八年就要放回去,每个月还要给工钱,不划算啊。

    家里的小郎君年纪幼小,也用不上,黄花闺女进来,黄花闺女出去的,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她们。”

    王柔花瞪了一眼顾大嫂道:“胡说什么?谁说一定要用小娘子了?我们这里又不是青楼,是正经的买卖吃食的地方。

    你家的二小子,胡嫂家的四小子,收拾整齐干净了再教点规矩,都是眉清目秀的半大小子,不比那些小娘子差,说不定还会更好呢。”

    顾大嫂和胡嫂顿时脸上笑开了花,汤饼店是个什么买卖她们最清楚不过了,店铺还在休整,就有无数的食客打问店铺什么时候开业,一旦买卖开张了,生意绝对不会差的。

    自家的孩子进了这家店,干上七八年什么手艺都学会了,将来自己开一家小点的店铺,成家立业就在眼前。

    铁心源看着三个死忠婆子跟在母亲身后滔滔不绝的说着恭维话,心底里也为母亲高兴,至少她又有新的事情可干了。

    母子俩坐在楼上的雅间里,隔着窗户往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王柔花笑道:“财去人安乐,西水门的地我们不要了也就是了。”

    铁心源笑道:“形势比人强,咱们惹不起王府,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您不是去找刘伢人同意卖地了吗?咱们家为何还能收到去危楼的请柬啊?

    还是用短矛钉在门上的。”

    王柔花苦笑道:“刘伢人回话了,人家说咱家即便是要卖地,也必须去危楼卖,必须在大庭广众之下卖地,免得将来传出去之后说王府欺负咱们孤儿寡母。”

    “这么说怎么家就是人样子?”

    “没错啊,咱们家就是人样子,包拯已经警告过王府了,如果敢随意强买强卖,他就会拖着汝阳郡王去御前打官司,还会通知王府买卖土地的契约在他开封府无效。

    所以人家才会要我们母子去危楼签署契约,大庭广众之下就算不得强买强卖了。”

    铁心源苦笑道:“娘啊,人家给二十贯钱买咱家的地,这难道还不是强买强卖?

    在王府的淫威之下,就算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咱们娘俩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娘不是说了财去人安乐嘛?你这个孩子怎么还问,明天就跟娘走一趟危楼,早去早回,娘总觉得那座楼会塌掉。

    叫什么名字不好,非要叫做什么危楼,听名字就不吉祥,咱家的七哥汤饼店多好听,只要有人念叨一次,就说明有人怀念一次你爹爹……”

    母亲的神逻辑铁心源是不敢恭维的,不过只要她高兴,能让她身体健康,铁心源就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

    财去人安乐是一句宽心的话,嘴上痛快了,心里却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既然母亲是在强装高兴,身为儿子的铁心源就觉得自己有义务让她高兴起来。

    很早的时候铁心源就发现母亲对于食物是非常挑剔的,虽然表面上她什么都吃,但是呢,只要是好吃的她就会多吃几口,还会故意把自己吃的舒坦的食物往自己身边推,至于那些难吃的食物,她从来没有邀请铁心源一起品尝过。

    王柔花见儿子在倒腾那个不大的围裙,就笑嘻嘻的道:“源儿又从书里面看到了什么好吃食,你打算自己做出来吗?”

    铁心源笑道:“:孔子听韶乐三月不知肉味,后来此物出现之后才让他从韶乐美妙的音律中解脱出来,所以,不可不吃!”

    王柔花大笑道:“瞎说,你好歹是读书人,少拿圣人来作伐。”

    铁心源笑嘻嘻的拉着母亲来到了后厨,从大锅里面取出中午吃剩下的米饭,取了小葱,胡萝卜和鸡蛋,笑嘻嘻的开始做饭了。

    王柔花撇撇嘴道:“当年圣人就是吃了剩饭才找回自己的?”

    铁心源熟练地切好了胡萝卜用油炒了一遍,装出来放在小碗里,然后把小葱剁碎了放进蛋液里面加盐搅拌后就倒进了油锅。

    鸡蛋刚刚凝固,就把剩米饭倒了进去,加了胡萝卜翻炒一阵子之后,撒了一点盐,一大盘子黄澄澄香气扑鼻的蛋炒饭就出锅了。

    铁心源笑眯眯的把蛋炒饭端到母亲身边道:“危楼就像是这盘子蛋炒饭一般,很快就会进我们的肚子了。”

    PS:又被人给爆掉了,狂求@推荐票支持。孑与拜上。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