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银狐 > 第八十二章绝望的老梁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八十二章绝望的老梁

    冬日的白天很短,回到家里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母亲就着油灯给铁心源的新衣裳结好了盘扣,然后缝制在衣衫上,全是精美的罗汉扣。

    王柔花仔细欣赏了一遍自己的手艺,就把头从窗户里探了出去,发现儿子房间的灯火依旧亮着,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儿子窗前,偷偷的往里面看。

    自己的儿子古灵精怪的让她头疼,很多时候她根本就弄不清楚儿子小小的脑瓜里面到底在想什么。

    灯光下的铁心源正在读书,有时候读着读着还会顺手做一下笔记,这可是一个好习惯,不懂的问题圈出来,等待明日问先生,日积月累之下,学问增长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见儿子在用心读书,王柔花又蹑手蹑脚的走了回去,孩子大了,已经不好管了,至少现在,那孩子已经不愿意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了。

    铁心源见母亲的身影从窗前消失了,不由得笑着摇摇头,外面的月色已经快要比屋子里的油灯亮了,她这样偷偷的监督又有什么用处?

    更何况只要母亲出了屋子,狐狸立刻就会警觉地抬起头……

    铁心源确定母亲去睡觉了,这才抽出那个空心的城砖,从里面抽出来一个枕头大小的袋子。

    袋子里装的就是这几年收获的蘑菇粉,只可惜这种蘑菇在野外生长几年之后竟然慢慢地没了毒性,效果根本就赶不上头三年的产出的蘑菇粉。

    看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蘑菇,如果不是铁心源自己贪心为了扩大蘑菇的产量,人为地改变了蘑菇的生存环境,蘑菇的毒性也不会流失的这么多。

    不过这一次需要的就是这种只有轻微刺激性的神经毒药,猪的体型庞大,想要药剂快速的发作这不可能,即便是发作了,也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失去效用。

    这同样需要一个延时装置,药物的延时装置就是蜡丸,当蜡丸裹着药粉进入猪的胃里之后,外面的那层蜂蜡就会融化掉,胃液融化蜂蜡需要的时间,就是铁心源自己需要的时间。

    这些天以来,铁心源没少和那些猪打交道,把带有神经毒素的蘑菇粉喂猪,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铁心源最担心的就是那些猪吃了蘑菇粉之后发狂。

    这东西皮糙肉厚的,一旦发狂,它们的野性就会彻底的爆发出来,根本就不是一两个壮汉能制服的。

    到了那个时候,猪身上那个灵敏无比的鼻子里只有蘑菇粉的味道,只要哪里有蘑菇粉,猪就会冲杀到哪里去。

    明晚,就该是这些凶猛的勇士们发挥自己武力的时候了……

    炉子上熬的蜂蜡慢慢化开了,铁心源极有耐心的把蜂蜡倒在一块木板上,趁着蜡还没有凝固,将另外一块木板合了上去,稍等一会松开后,模板上就出现了一个个的半圆形的小坑。

    铁心源用勺子均匀的给每一个小坑里面填满了蘑菇粉,然后就取出那个半圆形的热蜡壳子迅速的把口子给捏住,最后放在手里揉成一个个的蜡团子。

    看着奇形怪状的蜡团子,铁心源皱起了眉头,将另外一个木板烤热了之后放在面前,将一个个蜡丸子塞进模板上的小坑里,然后将另外半边同样有坑的木板紧紧地扣在放了蜡丸的木板上,稍微等了一会,松开木板,轻轻地磕一下桌子上就掉落了十余个晶莹圆润的蜡丸。

    铁心源拿手捏起一颗葡萄大小的蜡丸笑道:“化学,应该是最精确的科学,多一分,减一分都不能达到效果。

    实验了这么多次,应该不会有错了。”

    吃过蘑菇粉的猪只有三百余头,其余的吃过蘑菇粉的猪很不幸的被老梁送去肉铺里给别人吃掉了,这让铁心源有些担心猪不够多,造不成该有的效果……

    当打更头陀把梆子敲响了三下之后,铁心源的面前就摆着一篮子蜡丸,最上面有一颗核桃大小的蜡丸最是引人注目,这是他专门为那头猪王做的特殊蜡丸。

    铁心源试验过,这样厚度的蜂蜡想要在猪的胃里融化,至少需要一个半时辰,如果比这个时间长,蜡丸就会被猪完整的拉出来,如果时间短了,就很可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因此,蜡丸的厚度必须掌控在一个合理的尺寸上。

    铁心源面对一篮子蜡丸,闭上眼睛重新清理了一遍自己的计划,计划很完美,没有多少漏洞了,即便是有也不是自己能够操控的了……

    剩下的,就是该如何去说服老梁去帮自己把这些药丸子给猪喂了。

    老梁本人已经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勇气了,他整日的酗酒,就是想把自己活活的醉死,只可惜,总是死不掉。

    屠户帮的总瓢把子就是老梁。

    至少,开封县衙的衙役们就是这么说的。

    铁心源不这样认为,屠户帮就不该有什么总瓢把子才对,他们应该是一群屠户自发的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一个利益集体罢了。

    只是开封县衙需要找出来一个切实的头目,家大业大的老梁自然就成了理所当然的总瓢把子。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这话可不是说说的,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个人再强也不过是一只挡车的螳螂。

    这一次的事情,铁心源根本就没有想着把小巧儿他们拉进来,毕竟危楼和七哥汤饼店之间的恩怨是家仇。

    借用别人的力量算不得好汉,而且,铁心源认为,这件事也用不到小巧儿他们出面。

    一旦生面孔进了猪场,会引人怀疑的。

    狐狸从睡蓝里跳出来,围着装蜡丸的篮子转了一圈子之后,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打了一个哆嗦之后,就重新回到了睡篮里,将六只哼哼唧唧的肥胖小狗用大尾巴抱住,一个都不许跑出去。

    天亮的时候,母亲匆匆的去了枣冢巷子的店铺,铁心源睡到日上三竿的之后才起来,小年之后学堂里就不用去了,郭先生带着夫人回老家过年去了,学堂里如今空荡荡的除了一个无处可去的看门伤残老卒之外鬼影子都没有。

    师娘偏心,给铁心源留下了一把钥匙,这是先生书房的钥匙,如果铁心源没有书读了,可以自己去先生书房里面拿。

    提着篮子走进了学堂,铁心源央求老卒给自己烧一些热水,他准备从猪场回来之后就在这里好好的洗一个澡。

    猪鼻子的灵敏性铁心源是有所耳闻的,自己身上一定沾满了蘑菇粉,一旦那些猪发狂了冲向危楼,他很担心自己会成为那些肥猪们的蹂躏对象,那样的话才是真正的自食其果。

    路过牛三怕家铺子的时候,铁心源要了一张很大的羊肉卷饼,然后就去了猪场。

    还没有靠近猪场,就听见猪场里面传来此起彼伏的猪的嚎叫声,铁心源快走两步,才发现是那些猪没有吃食,正在讨饭呢。

    老梁一个人站在猪圈的围墙上,黧黑的老脸被寒风吹成了铁青色,今日,喂猪的人就剩下他一个人了,怪不得那些猪会那样的急躁。

    老梁见铁心源过来了,给了他一个古怪的笑脸道:“源哥儿来看猪啊,尽管看,过了今天说不定就看不着了。”

    铁心源诧异的问道:“这是为何?”

    老梁从猪圈围墙上跳下来道:“喂猪的伙计全部跑光了,老汉一个人就算长了三头六臂也喂不了七百多头猪。”

    “猪饿死了,您的麻烦就大了。”

    老梁笑道:“其实昨日里你就不该给老汉盖被子,更不该给门上留缝,老汉昨日就没想着要活下去。

    承你娃娃人情,今日醒过来还要受这样的活罪。”

    “您其实可以离开的。”

    老梁掀开垂在面前的头发,他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刺配金印,有了这道金印,老梁不管跑到哪里只要不在军营,都会被官府缉捕的。

    铁心源默不作声,从篮子里取出那张羊肉卷饼递给了老梁,让老梁落草为寇的说法实在是没法子说出来。

    老梁一点都不客气,咬了一口卷饼,三两下吞下肚子道:“老子瞎了眼,看错了人,给危楼大坑里丢姜黄出血水的事情被人给揭发了,县衙二话不说就在我脸上刺了金印,罪名是妖言惑众。

    王府管事也来看过我,说我这人没命活过今年的,奶奶的,老子硬气了一辈子,这会总算是遇到了打铁匠了,再硬的身子骨也扛不住人家水火锤炼,这回无论如何是过不去这一关了。”

    铁心源看了一阵子好像并不怎么哀愁的老梁,忽然问道:“您打算报复他们?怎么报复?”

    老梁笑道:“:老汉就是一个杀猪的,祖祖辈辈都是一个杀猪佬,杀猪佬的报复法子自然就是杀猪,这里还有七百一十四口猪,只要老子胡乱的杀猪,让猪血浸在內腑里面,刺破猪大肠让猪粪侵染猪肉,嘿嘿,老子让他们去喝血吃屎!”

    铁心源惊叫道:“这样做的话,县令会杀了你吃肉的。”

    老梁三两下吃完卷饼,摊开自己的手,铁心源这才发现老梁的手上全是血迹。

    “老汉已经宰了十六头了,现在就去宰剩下的,争取在天黑之前宰完,至于老汉自己,哈哈,活够了,宰完了猪,老子就把自己给宰了,小子,你要是还念老汉和你家的情分,就当没来过猪场。”

    铁心源跑去看了一猪圈的死猪之后,就把篮子递给老梁道:“其实有更好的法子……”

    PS:继续恳求@推荐票,求收藏。孑与感激不尽。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