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5集:男神杨过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天空一声巨响,杨过大侠登场!

    江晨兀自心神激荡,郭襄也是大喜,心道:“神雕侠到了!”一抬头,只见一株大树的横干上坐着一人,身旁蹲着一头硕大无朋却又丑陋不堪的巨雕。

    这人身穿灰色长袍,右袖束在腰带之中,果是断了一臂,再看那人相貌时,却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只见那人脸色焦黄,木僵枯槁,哪是个活人?分明是一个僵尸。西山一窟鬼中尽有相貌狞恶之人,但决无一人如他这般难看。

    在场的人中,只有江晨一人知道,杨过脸上带着人皮面具,他本人,可不仅仅只是武功高强,更是帅到报表。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杨过大大就斗败了史家兄弟,以狮吼功喝止了群兽,并问起双方结怨的缘由。

    江晨只看得两眼放光,心中暗道,这杨过的武功当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神雕大侠,不愧是武侠界的男神,果然非同凡响。

    史家兄弟当即将史叔刚在凉州打抱不平,被蒙古王子霍都偷袭打伤需要九尾灵狐的鲜血疗伤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但九尾灵狐是百兽中极罕见、极灵异之物,史家五兄弟足足寻了一年有余,才在晋南发现了灵狐的踪迹。这头灵狐藏身之处也真奇怪,是在此西北三十余里的一个大泥沼黑龙潭之中。

    杨过碍不过史家兄弟的请求,便即答应前往黑龙潭,众人素闻他行事独来独往,虽有出力之心,却是不敢自荐。杨过向众人一抱拳,转身向北便行。

    郭襄心想:“我此来是要见神雕侠,现下已经见到了。他虽容貌丑陋,但武功惊人,扶危济困,急人之急,果然当得起‘大侠’两字,我此行可算不虚。”但想他不知如何去捕捉九尾灵狐,好奇心油然而生,不知不觉的缓步跟在杨过后面。

    江晨心中的筹算更是全系在这黑龙潭之行上,自然也是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郭襄年轻力弱,纵然会一些轻功,毕竟不算精湛,加上内力浅薄,江晨虽然不会轻功,但胜在年强力壮,两人相距倒是不远,但杨过是何等人物,只见他渐行渐快,神雕和他并肩而行,迈开大步,竟是疾如奔马。顷刻之间,江晨和郭襄已落在杨过之后十来丈,遥遥望见他大袖飘飘,似在雪地中徐行缓步,可是和他相距却越来越远。不到一盏茶的工夫,杨过和神雕的背影已缩成两个黑点。

    郭襄焦急起来,叫道:“喂,你等我一等啊!”就这么内息一岔,脚下踉跄,江晨跟在后面,急忙上前几步想要扶她,却还是迟了一步,郭襄一交摔在雪地之中,她又羞又急,不禁哭了起来。

    忽听得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为什么哭?是谁欺负你了?”

    江晨眼见着杨过出现,不由得心生感叹,这一切,都是命啊!他就在一旁,静静地倾听着二人的交谈,到的最后,却已然无奈发现,郭襄对于这个似曾相识的神雕侠已经开始心生爱慕之意。

    杨过终究还是答应带着郭襄去黑龙潭了,顺带的,捎上了江晨,好吧,虽然这有点歧视人权的意思,但江晨想着自己与杨过的武力差距,还是十分凛然大意的表示:

    我忍了!

    三人一雕向着黑龙潭而去,那所极易辨认,方圆七八里内草木不生。黑龙潭本是一座大湖,后因水源干枯,逐年淤塞,成为一片污泥堆积的大沼泽,约莫一个小时的路程,三人便已来到潭边。

    纵目眺望,眼前一片死气沉沉,只潭心堆着不少枯柴茅草,展延甚广,那九尾灵狐的藏身所在,想必就在其中。

    杨过折下一根树枝掷入潭中,树枝初时横在积雪之上,过不多时便渐渐陷落,下沉之势虽甚缓慢,却绝不停留,眼见两旁积雪掩上,树枝终于没得全无踪迹。

    见状,郭襄不禁骇然:“树枝分量甚轻,尚自如此,这淤泥上怎能立足?”怔怔望着杨过,不知他有何妙策。

    江晨却知道,很快,杨过大大就要发挥他那与颜值一样爆表的智慧,造出神雕牌雪橇,也是两眼放光。

    果然,不多时,便见杨过折了两根树干,每根长约七尺,拉去小枝,缚在脚底,道:“我且试试,不知成与不成?”身子向前一挺,飞也似的在积雪上滑了开去,但见他东滑西闪,左转右折,实无瞬息之间停留,在潭泥上转了好几个圈子,回到原地。

    郭襄笑道:“好本事,好功夫!”

    杨过见她眼光中充满艳羡之意,知她极盼随已入潭捉狐,但自量又无这等轻身本领,笑道:“我答应过要带你到黑龙潭捕捉九尾灵狐,你有没胆子?”

    郭襄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没你这般本领,纵有胆子,也是枉然。”

    杨过微笑不语,又折下了两根五尺来长的树干,递给郭襄,说道:“缚在自己脚底下罢!”又向江晨问道:“你呢,要不要一起去?”

    江晨连忙摆了摆手,很有自知之明的呵呵笑道:“这就不用了。”

    郭襄则是又惊又喜,将树枝牢牢缚在脚底。杨过道:“你身子前倾,脚下不可丝毫使力。”伸左手握住了她右手,轻喝:“别怕!”一握一拉,郭襄身不由主的跟他滑入了潭中。初时心中惊慌,但滑出数丈后,只觉身子轻飘飘的有如御风而行,脚下全不着力,连叫:“当真好玩!”

    江晨目送着二人离去,旋即微微一笑,背靠着一棵大树微微阖眼,闭目仰起神来。他自然知道,杨过、郭襄二人此去,定然会遇到瑛姑,也定然捉不到九尾灵狐,而他,也到了这场筹谋的最后时刻,接下来,就是飙演技的时候了!

    便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接着有人说道:“老僧一灯求见,盼瑛姑赐予一面。”

    闻得这声话语,江晨顿时睁开双眼,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口中呢喃出声道:“一灯大师,你终于来了,裘千仞,你也终于来了!”

    他知一灯所使的是上乘内功“千里传音”之法,这功夫虽然号称“千里传音”,自然不能当真声闻千里,但只要中间并无大山之类阻隔,功夫高深之人可以音送数里,而且听来如同人在身侧,越是内功深湛,传音越是柔和。

    当年一灯大师在大理国为君之时,瑛姑是他宫中贵妃,老顽童周伯通与她私通,生下一子。后来裘千仞以铁掌功将孩子震伤,段皇爷以妒不救,孩儿因之死亡,段皇爷悔而出家,是为一灯。

    裘千仞,外号铁掌水上漂,是不下于五绝的顶尖高手,曾经以一双铁掌杀的衡山派死伤惨重,从此一蹶不振,他曾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潜入大理皇宫,将刘贵妃瑛姑的私生儿子打得奄奄一息,只为让当时的“南帝”段智兴为救人大耗内力,让他无法在第二次“华山论剑”中与自己为敌。

    这段经历给裘千仞也带来了无穷的麻烦,青龙滩上瑛姑从他得意的笑声中认出他就是杀子凶手,便势如疯虎般要抱他拼个同归于尽。后来,第二次华山论剑之时,裘千仞被一灯大师降服,渡入空门,法号慈恩。

    只是,慈恩虽然出家,但难以遏制自己的杀念,后在绝情谷中遇到怨毒千丈的妹妹裘千尺,一时迷茫,几乎要杀了尚在襁褓中的郭襄。黄蓉情急之下,模仿瑛姑的疯状,再一次刺激了慈恩,使他终于大彻大悟。

    此后,慈恩与一灯大师两人便在湖南隐居,但近日来风声频传,说道蒙古大军久攻襄阳不下,发兵绕道南攻大理,以便回军迂回,还拔襄阳。慈恩见一灯大师心念故国,出去打探消息,途中和金轮法王相遇,二人激斗一日一夜,慈恩终究不敌金轮法王,被K成了重伤。

    濒临死亡一刻,慈恩自付生平造孽甚多,虽然在这十余年中力求补过,恶业已消去大半,但有一件事使他耿耿于怀,临死之际不得瞑目,这决不是盼望有人代他报仇,将仇人打死,而是介愿能获得一人饶恕,便可安心而逝。

    当初,瑛姑在华山绝顶杀裘千仞不得、追周伯通未获,其后漫游江湖,终于在黑龙潭定居。一灯大师得知此讯,当即带着慈恩到黑龙潭外已有七日,每天均于此时传声求见,但瑛姑记着数十年前他狠心不救孩儿的恨事,心中怨毒难解,始终不愿和他相见........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