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1集:魔,佛!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一夜杀戮,满手血腥,南阳城外的一座山头上,沐浴在清晨阳光之中的江晨,回想起昨夜的疯狂之举,心里难免有些惊骇。

    虽然经历过一场生死,又为算计获得力量而开了杀戒,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变得那般可怕。

    放火烧毁粮仓不算,可是,那半个营的元蒙士兵,少说也有两三千人,他竟然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这让他自己都有些害怕自己了,或者说,是他害怕自己会变得像是昨晚一样,不受控制。

    那种诡异又可怕的感觉,自己,就好像是着了魔一样!

    疯狂的杀戮,嗜血的疯狂,疯狂中,还有着一股快意!

    难道说,自己的本质乃是一个热血的中二青年?亦或者,自己本就是个先天好杀的人,否则,怎么可能会因为杀戮而生出快感?

    就在此时,远山之间,传来一阵箫声,若有若无,无大海掀波,潮声翻涌,令得江晨顿时心绪一平,长出了一口气,本欲寻那箫声来源,但起身四下一望,山野茫茫,哪里见得半个人影,只得无奈下山而去。他本想就此离开南阳地界,可是,当他走到又一个被元蒙屠灭的村庄前,入眼所见,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许多崩毁房屋墙壁之下,都压着几具尸体,霎时之间,他只觉得心中怒火翻腾,一股杀意疯狂透体而出。

    原来,从始至终,都不是自己疯了,也不是自己入魔,而是这个世界先入了魔,而是这个时代先入了魔!

    “好!好!好!”一连三声,江晨放声大笑:“原来,我没疯,现在我明白了,此时此刻的我,才是一个正常人啊!”

    杀意喷张,江晨当即折返南阳城,即至入夜,过了午夜,到了凌晨时分,他故技重施,再次潜入南阳城大开杀戒,虽然元蒙已经加强了防御,但是,对他这等绝顶的武林高手而言,所谓的严加防范,实在是没有多大用处。

    武林高手不可怕,可怕的是武林高手没节操,这个时代,虽然有着许多的武林高手,可是,他们都自持身份,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否则无端端的绝对不会向一般人动手,当然,这全是因为他们自身的眼界和受到的教育有关。

    像是杨过,像是东邪黄药师,他们或许会杀元蒙一方的人,但也只会杀高级的将领、甚至是元蒙人的皇帝,对于小兵,他们是不屑出手的,而元蒙一方也是如此,金轮法王等人,何尝不是只针对南宋一方的首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这或许是一个高明的办法,但绝对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在江晨看来,只要根基实力在,王没了,将死了,完全可以重新再换一个,根本不影响大局,但是,如果根基实力没了,他就是天王老子,只剩下一个光杆司令,他还能征战天下吗?

    所以,与这个时代的武林高手不同,他动起手来,可不止针对将领,他偏偏就从最底层的小兵开始杀起!

    疯了魔的江晨,可不会有什么自持身份的想法,对他来说,节操神马的,他早就已经抛到了不知九霄哪个云外,争夺天下,无可厚非,可是元蒙之人既然敢屠城灭村,那么就要有勇气承担别人的报复。

    不就是杀人吗?谁不会啊!

    疯狂,快意,江晨渐渐融合了一身杀意,从一个偶获奇遇的普通人,蜕变成为了一个杀伐快意的魔!

    虽然,这样的自己,让原来的江晨感到害怕,但是,当他接受、并融合这样的自己之后,他反而惊讶的发现,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自己!

    解开了心里的枷锁,放开了心底最深处潜藏的自我,嗜血杀戮,再无半点的窒碍,反而让他的武功修为,渐渐开始突破原有的枷锁。

    元蒙人想要派人出城报信,他就截杀信使;元蒙人想要设计伏杀他,他就将计就计,杀破埋伏........如此三五天时间,南阳城中的元蒙士兵竟被他一人杀了大半,城内的几处粮仓也被他连着几把火烧了个干净,江晨杀意高涨,已经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但他越是杀戮,就越觉得畅快!

    武功、轻功、暗器........源自铁掌水上漂裘千仞的这一身武功,在疯狂的杀戮之中,不仅完全被他掌握,而且,还在疯狂的杀戮之中,磨练的更加炉火纯青,渐渐步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境界。

    又是一夜的杀戮,南阳城内的元蒙将士终于崩溃,开始有小股的元蒙士兵逃出南阳城,往北方潜逃。

    逃跑这种事情,既然有人开了头,自然就有效仿之人,毕竟,哪怕元蒙士兵再怎么悍勇,可是,遇上了这么可怕的一尊杀神,他们除了逃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

    于是乎,没几天时间,整个南阳城中剩下的元蒙士兵就跑了大半,他们的临时将领在痛哭流涕之后,开始领着剩余的元蒙士兵撤离南阳城。

    但是,化身为魔的江晨,既然开启了杀戮,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先杀光了他们的马匹,让他们只能徒步逃跑;然后尾随其后,夜夜袭营,如今他功力精进,武功更胜从前,有的时候,甚至连白天也开始袭营杀人,他仗着快疾绝伦的轻功,冲入军营,一阵大杀,留下数十条人命之后,便就快速撤离。

    元蒙士兵们虽然精悍,到底只是普通人,任凭他们如何防御,根本奈何不了江晨,如此不过三五日,他们甚至开始变得麻木起来,一个个的目光呆滞,仿佛已经失去了心智,被江晨驱赶着,恍恍惚惚的向着逃附近的宛城。

    这一路上,也有不少人见识了这场让人为之惊骇愕然的杀戮,其中不乏汉人的武林高手,瞅着这个机会,趁机杀一些元蒙逃兵。

    追击至宛城后,江晨故技重施,每天夜袭杀人,这里的元蒙守军虽然不如南阳,却也足有上万人马,更是让他见猎心喜,杀的欢快:

    白天杀,晚上杀,用刀杀,用剑杀,还有千年杀........总而言之,他是百变花样,一样一样轮换着开杀。

    不过,这个时候,元蒙一方也得知了南阳城的大变,又惊闻宛城守军也在遭遇屠杀,惊骇之余,连忙派出了几批援兵,前来救援。

    江晨自然是少不了和这些援兵照面相遇,不过,这些人来得正和他心意,杀一帮心死的人,哪里比得上杀士气正旺的精锐将士。

    近身战他自然不怕,不过,元蒙士兵擅骑射,却是非同小可,好在,他的暗器功夫越练越高,再加上他的内力深厚,地上的草木竹石都是他的暗器,接连三批援兵,加起来有上万人,竟给他不到十天就杀了个干净。

    元蒙一方更加震怒,皇帝蒙哥先是派出了几个高手来对付江晨不果后,于是乎,终于下定决心,派出了身边的第一高手!

    这一夜,江晨再度潜入宛城,只是,还没等他杀够百人,他就遇上了一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和尚,是一个身披红袍、极高极瘦、身形犹似竹□一般的藏僧,脑门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

    “该死的轮回,早该想到了,刷了这么长时间的小兵,也是时候该出大BOSS了,可是,你也用不着一下子就把终极大BOSS送到哥面前啊!”

    虽然从来不曾遭遇过,但是,此时此刻,江晨却本能的就猜出了眼前人的身份,正是元蒙第一高手:

    金轮法王。

    “阿弥陀佛。”只听金轮法王口中宣号:“施主好大的杀性,只是依仗武功,屠杀这些普通士兵,却不免有些太过心狠手辣。”

    “哈!”闻言,江晨当即一声轻笑:“那这些士兵,依仗手中刀枪,屠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妇孺,平民百姓,他们就不心狠手辣了吗?”

    金轮法王道:“这是两国交战的兵事,岂能相提并论。”

    “左右都是杀人,怎么就不能相提并论了。”江晨提气运诀,当即慨然出声:“好了,既然你来都来了,这一战想来非打不可,咱们废话少说,这便开打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