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39集:咏春,叶问!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就是这里了!”拉黄包车的师傅在三倍酬劳的犒赏下,表现的十分尽职尽责,一直将江晨拉到了港九饭店的职工楼下。

    这里是一处典型的香江的老式街区,职工楼那狭小的过道口上贴着大大小小的海报,其中有一张是咏春拳的广告,上面还画着咏春拳的招式图样,与江晨先前揭下来的那一张几乎一模一样。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江晨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带着鸭舌帽、单肩背着包的青年从后面走了过来,他的手上也捏着一张宣传单,见着同样拿着宣传单的江晨,当即淡然出声问道:“喂,小子,你是来这里学拳的吗?”

    “是啊。”江晨笑着应声道:“你也是来学拳的吗?”

    “看看再说吧,至少也要确定,教拳的人够不够资格当我黄粱的师傅!”青年撇了撇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江晨。”淡淡然的应了一声,江晨带着几分戏虐的笑意道:“那等下可要看黄兄弟你的了。”

    “放心。”黄粱傲娇的点了点头,仿佛他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高手一般。

    当下,两人一道上了天台,这天台甚是宽广,场地极大,所以才会被叶问的好友将之推荐给叶问,拿来做练武教拳的场地儿,可惜,因这时“咏春”在香港并无半点名声流传,所以,一连一个多月的时间,叶问都没能收到徒弟,白瞎了大好的场地儿。

    这本是一栋居民楼,住着不少人,邻居里,老吴家的三姑是港九饭店里负责清洗台布的工人,眼见这里宽敞,便跟叶问央求,在天台上晾衣服,邻里邻居的,叶问也不好拒绝,于是乎,很快,原本空旷的天台便就活生生的成了一个晾衣场。

    江晨和黄粱来时,只见一个身材颇胖的大婶正悠闲的坐在天台上,旁边,一眼望过去,挂满了刚洗完的衣服、台布。

    环顾四周,天台上也不见第二个人,黄粱当即狐疑的向着那大婶问道:“喂,你是教咏春的?”

    那大婶似笑非笑的看了江晨与黄粱一眼,却忽地将头一转,向着衣架后面的方向大声喊道:“叶师傅,有人来找你学拳了!”

    听得这声呼喊,衣架后面立时匆匆钻出一个中年男子,脸上带着几分惊喜神色,还未到近前,声音便就传了过来:“你们是来学拳的?”

    话语很温和,但温和之中也带着一点急促,毕竟,他开馆一个多月的时间,到现在为止,可是连一个徒弟都没有收到,此刻他的家里已经十分拮拘,连孩子的学费和房租都很难凑出来,这让打算以教拳为生的叶问颇有些焦虑。

    “看看喽,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咏春。”黄粱见状,当即有些失望的出声道,眉眼之间,不带半点礼貌。

    对此,叶问并无愠意,边走边道:“那我先跟你们介绍一下,其实我们咏春拳是南方贴身短打的一种.......”

    “行了!”黄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不用跟我说那么多,我们打一场,输了我就交学费。”

    叶问笑着应了一声:“好,你们两个一起上吧。”只是,言语之间不免带着些许苦涩与自嘲,他与妻子张永成都是富家出身,若非因为战乱,家道中落,搁在以前,他是绝不可能答应的,只可惜,如今迫于生计,虽然无奈,却也不得不为。

    正所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谁都有落迫的时候,便是咏春宗师又如何?这一点上,江晨到是比叶问看得通透,因而,他也能够理解叶问那复杂的心情。

    “叶师傅不要误会,在下江晨,乃是诚心前来学拳,并无任何挑衅之意。”说话间,江晨连忙往后退了两步,表示自己与黄梁并非来自一个团队。

    微微点了点头,叶问收回目光,看向黄梁,缓缓摆出一个二字马的起手式,口中泰然吐声:“咏春,叶问!”

    黄粱一看叶问的架势,心中越发轻视,当下将背包往一旁的箱子上一放,随即扭了扭脖子,摆出了一个拳击的姿势,身体还轻轻晃动,随时准备出击。虽然,他这姿势摆的不错,但是无论是叶问,还是江晨,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出来,这小子脚步虚浮,下盘不稳,晃动连一点章法都没有,整个一花架子!

    原地晃了晃身子,黄粱试探性的发动了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却发现叶问沉稳依旧,连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他心下一恼,虚晃一步,一个假动作之后,一记右勾拳当即便就朝着叶问的头部打来!

    江晨一眼看去,只觉黄粱的动作满满都是破绽,换做是他,只要一个照面,就足以叫他躺倒在地上,叶问自然也不例外,但他没有伤人之意,当下抬手格挡,间不容发的架住了黄粱的右勾拳。

    眼见自己的攻势被阻,黄粱开始加快速度,疯狂的挥拳,接连不断地进攻,势要将叶问击倒。只可惜,他的进攻虽然凶猛,但不成章法,吓唬吓唬普通人倒还可以,对于叶问这样的内家拳高手,却没什么鸟用,全都被叶问轻而易举的架开,从头到尾,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久攻不下,黄粱心里又气又急,当下,他灵机一动,连忙卖了个破绽,双拳一缓,瞬间就被叶问一个肘击打在了脖子上,但他也在这个时候,乘机击出右手,猛然向着叶问的肋下打去!

    肋下,人身体上的一个比较柔弱的重要部位,因为里面,便是一个人的内腑所在,若是这个部位被重拳击中,轻者呼吸困难,重者将直接倒地不起,甚至丧失意识。

    叶问何许人也,当下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架在黄粱脖子上的肘和左手同时用力,黄粱满怀希望的一击,还没等他碰到叶问的身体,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推了出去,脚下顿时“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才重新站稳。

    “怎么样?!”叶问并未追击,而是淡淡然的开口出声问道,言语之间,脸上带着真诚的笑意。

    不过,可惜了叶问的一身宗师气度,早知剧情发展的江晨,心里自然清楚,黄粱不会这般简单就服气认输的。

    果然,就在此时,只见黄粱晃了晃身体,当即便是梗着脖子粗声应道:“什么怎么样,你又没赢我!”说话间,他竟再度攻了上来。

    叶问眉头一皱,当下再次出手,只是这一次,他出手时候,不再像之前那般留手,摊手、膀扶手、双铲手、双膀手……一连串的,如同行云流水般,将一套咏春拳路打完,所有的攻击,尽数落在黄粱的身上,打的黄粱节节败退,直到叶问停手,脑袋还晃晃悠悠的,连自己是否还站着都不知道。

    “嗯,好快的出拳速度,力量更是控制的精准非常,叶问,一代咏春拳宗师,果然名不虚传。”一旁,江晨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赞叹出声,只是,也更清楚,对待黄粱这样的人,光想着手下留情、以德服人是没用的,如果不下重手将他打得满地找牙,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服输的。

    收拳停手过后,叶问当即好整以暇的看着黄粱,微笑着出声问道:“怎么样?现在服输了吧!”

    却见黄粱再次嚷嚷着出声叫道:“服什么输?我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说话间,再次向着叶问猛扑过来。

    事实证明,就算是老好人被惹毛了也是会发火的,叶问的个人修养很高,外在的表现就是脾气好,可是,面对黄粱的不断挑衅,他也是不耐烦了,当下猛地一拳中宫直进,直接打在了黄粱的鼻子上,打得黄粱鼻血直流。

    “现在知道了?”叶问淡然一笑,不知笑的是对方,还是自己。

    眼见黄粱恼怒之下再次冲上前来,江晨不由得暗暗摇头,此时此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叶问的功夫远高于黄梁,打他就像大人欺负小孩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果然,不多时,黄粱就给叶问摁倒在了地上。

    “叶师傅,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好功夫!”一旁,那大婶连忙出声道:“小伙子,还不快拜师傅!”

    “哼!”黄梁的性子,是心服嘴不服,被叶问教训了一顿,他一时拉不下面子,当即抹去嘴角鲜血,背起包就走。

    “哎,小伙子,你怎么走了。”那大婶连声叫唤,但黄粱依旧头也不回的去了,让她不禁有些失望:“还好,还剩一个,小伙子,你也是来拜师傅的吧。”

    江晨二话不说,当即上前拜倒,口中道:“弟子江晨,拜见师傅!”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