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儒道至圣 > 第十九章 文宫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随后,不断有路人道喜,让方运无可奈何,只好一一还礼。

    在没人道喜的时候,几个同窗询问方运有关昨夜童生文会的事情,方运就挑了一些说。

    众人一路走一路聊,方运找个时机把梁远拉到一旁,道:“大源府的伯父资助我开一家书铺,我正好缺个信得过的掌柜,就想到你。你有米店的经验,只要再雇几个老先生,就能把书铺撑起来,薪水等同在县文院的讲郎,空闲时可以读书,怎么样?”

    “书铺?”梁远的呼吸加快,书铺虽然和米店一样是做买卖,可在米店做工非常累,可书铺就不一样,而且是做掌柜的,每天有更多的时间来读书。

    “对。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你不答应的话,我会尽快找别人。现在每月给你五两银子,等以后做大了,还有你的分红。”方运道。

    “让我想想,明天我给你答复。”

    “好。”

    到了文院门口,方运和卢霖辞别同窗,一起进入文院,在里面人的带领下去了偏房。

    偏房里已经有许多童生,方运一进去,认识方运的人立刻拱手作揖。

    有的称方案首,有的称方双甲,一位三十多的童生则非常热情,他极为推崇那句“花落知多少”。

    方仲永也在其中,老老实实向方运行礼。

    哪怕有人心中不服气或怀疑方运,看到这场面也不敢挑衅,万一被蔡县令知道,被责斥是小事,被逐出文院那就倒霉了。

    打过招呼,一个衙役捧着一些东西走过来,非常恭敬地告诉方运和卢霖要换上童生袍、佩戴童生剑。

    方运和卢霖谢过衙役,换上浅蓝色的童生袍,对着镜子照着。

    童生袍式样和普通的长袍略有区别,领口和袖口都有柳叶条纹,只有童生才能穿,无文位者不得穿,否则杖八十。

    童生袍腰侧有挂饰,可以悬挂童生剑。

    方运挂好剑后,轻轻抽出,一道寒光映入眼中,剑已经开刃,在战场上虽不如长矛和大刀,但防身足够。

    接下来童生们相互整理衣衫,以免对众圣不敬。

    吉时一到,众童生纷纷走出偏房,而本地的官员已经等在外面。

    随后,蔡县令和王院君两个人为首,带着五十名新科童生走进供奉着众圣的圣庙,每个人都站在一张蒲团后。

    蔡县令再一次朗诵《祭众圣文》,表达对众圣的感激,最后道:“济县县令蔡禾携五十童生祭拜众圣,请众圣降才气,壮我人族!”说完跪下。

    其余人也跟着跪在蒲团上。

    方运感觉整座圣庙乃至所在的空间都突然重重一震,随后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明明无法触摸,却直达人的心灵,恢宏雄壮,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

    条条橙色才气垂下,落在每个童生的头顶。

    别人看不到,但方运身为圣前童生,却看到了一幕幕画面。

    一人身穿兽衣,用最简陋的石矛与妖蛮死战,最终建立人族国度,为人族第一先祖。

    有人尝遍百草,以他之死换万民生。

    有人纵身投入决堤处,以血肉之躯阻挡滔天洪水,最终治理水患。

    有人在朝歌城外诵读《易经》,灭妖蛮无数。

    有人建立书院,教化万民,战妖蛮,为人族争取千年和平。

    有人定法律、主变革,让人族更加有序。

    有人……

    一位位先贤的画面在方运的脑海中闪过,让方运眉心的“文宫”升华。

    方运刚成童生,文宫原本只是一片虚空,可感知但无形。

    现在,方运“看到”一座由粗糙方石建造的大殿出现的眉心深处,那大殿苍凉古朴,内部有一幅幅壁画,上面雕刻着先贤们为人族做出的贡献。

    大殿内有一座方运自己的雕像,同样身穿童生袍。

    这雕像乍一看没有什么奇特,但仔细一看,雕像的双眼中有极淡的光华,柔和温暖,有一种让人安宁淡泊的力量。

    方运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又无法确定对不对。

    “所谓拜圣,就是拜自己?那么……”

    随后,在这雕像的头顶浮现一缕橙色的雾状才气,目前有三寸长,这才气像春蚕吐出的丝,非常纤细。

    “童生才气如丝,而秀才才气如针,说的就是文宫里的才气,也是自身所能调动的才气。”

    方运“环视”文宫四壁,只有壁画和雕像,但文宫的屋顶比较奇特,那里仿佛是一片无尽虚空,仅仅有四颗大小不同的星星,有一颗小的可怜。

    四颗星星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照在方运雕像上,滋养着那蚕丝一样的才气,不断茁壮成长。

    “那四颗星辰代表的就是《春晓》等四首诗?不知道多久才能达到众圣的境界,所过之处群星摇动。”

    方运正想着,文宫轻轻抖动,随后雕像的左手出现变化,手中多了一本奇特的书。

    方运无法描述那书的大小、颜色或薄厚,那书一直在变化,方运已知的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

    唯一不变的是书上的四个字。

    奇书天地。

    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方运的意识从文宫内离开。

    方运惊讶地发现,所有人都羡慕地看着他,就连蔡县令也一样。

    方运这才意识到自己和别人有所不同,别人的才气灌顶恐怕只是开辟出文宫而没有成形,而他一步领先,步步领先。

    方运甚至怀疑,就算别的童生的文宫成形,恐怕也不如他的文宫,更不可能有先贤众圣壁画。

    “拜圣结束,我们离开吧。”蔡县令道。

    走出圣庙后,蔡县令把方运叫到一边,问:“你有何打算?”

    “学生想先留在济县巩固文宫,十天后启程去大源府,入府文院读书。”方运回到。

    蔡县令道:“现在去大源府恐怕不妥。”

    “谢县尊关心,大源府的方伯父刚走,他会解决这件事。”方运道。

    蔡县令略一思考问:“方守业方大人?”

    “正是。”

    蔡县令遥望大源府的方向,道:“那柳家可要倒霉了,我也放心了。”

    方运道:“学生有两事相求。”

    蔡县令笑道:“你倒不见外,说吧。”

    “我想在今年考一次秀才,可从未考过经义,所以想在去大源府之前请您指点。”方运恭恭敬敬说道。

    蔡县令没有立即答应方运,而是仔细打量他,发现方运既没有面对上官的胆怯,也没有双甲案首、将军侄子的趾高气扬,只有面对老师的尊敬,不由得暗赞好一个不卑不亢的少年。

    蔡县令点头道:“好,圣道之路就是要披荆斩棘,不是与人争,而是与岁月争,与自己争!你既然有争渡之心,那我就送你一程东风。可惜那些人不懂这个道理。”

    蔡县令遗憾地看向那些往外走的童生,他不会主动去教童生,但如果有童生来求教,无论是逢迎拍马还是如方运这般坦荡求助,他都会相帮。

    方运奇怪地看着那些入宝山空手归的童生,不明白他们怎么放着蔡县令这个“科举大宝藏”不管,一任进士的考场经验可不是一般宝贵,别说济县,就连整个大源府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得到进士的指点。

    不过方运旋即醒悟,他终究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没有那么强烈的尊卑观念,骨子里还是受人人平等的影响,没把进士看得遥不可及,其次他是案首,又得县令称赞,所以才敢直接找一位进士县令当老师。

    “说第二件事吧。”蔡县令的态度比之前又亲近了许多。

    “我想在去大源府前,多来文院读书。”方运道。

    “自然可以。”

    两人商定了从今日开始,每日晚饭后蔡县令授课一小时。

    离开文院,方运和卢霖买了一些水果和两只鸡前往孙先生家,感谢孙先生的教导。

    之后方运和卢霖分开,回到家中,看到甄掌柜正拎着一个布包站在院子里,杨玉环坐在凳子上做针线活。

    方运一进来,甄掌柜急忙挤出难看的笑脸小跑着过来,小心翼翼道:“方案首,我赔您钱来了,我刚称过,整整一百两银子,两百倍的赔偿,您说到做到,我也心甘情愿。”

    方运接过银子,一句话也不说就往里走。

    杨玉环站起来,仔细看着方运身上的童生服,眼中是满满的欢喜,还有一丝淡淡的仰慕。

    甄掌柜急了,急忙跟上去,弯着腰弓着背可怜地说:“方案首,我都认错认罚了,您给个痛快话吧,我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方运点头笑道:“我理解,你知道我完成了拜圣,正式被授予童生后才放下心,带着银子过来了,感谢你这么关心我。”

    甄掌柜面色惨白,没想到竟然被方运看穿,他原本昨天就想来给方运赔钱道歉,可又舍不得一百两银子,所以一直在等,希望最后方运出意外,可方运一切顺利,他只能来送银子。

    杨玉环听后气愤地说:“怪不得甄掌柜刚才一直装可怜,原来是算计我!”

    方运冷声道:“甄掌柜,你我两清,可以走了。”

    “我……”

    “我有些话本来昨天想对你说,不过今天忘了。”方运转身看着甄掌柜,眼中一片冰冷。

    “我……”甄掌柜还想说什么,却被方运的眼神吓得出一激灵,不由自主向外走。

    走出方家,甄掌柜悲从心中起,低声骂着自己:“我怎么就那么傻!我怎么就钻进了钱眼里,吉祥酒楼一年至少能净赚五百两,可我却因为几百文的工钱损失了百两银子,还得罪了方案首。我怎么那么傻!怎么那么傻……”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