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一章 苏家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他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看见的是白色的蚊帐,头上隐隐作痛,不知道这是在怎样的环境里,于是闭上眼睛想了很久,才微微叹了口气。

    没有死。

    那么,自己现在是在被软禁着?

    掀开被子坐起来,大约是昏迷了很久,与身体之间还无法很好的协调,低头看看,衣服的样式怪里怪气的,布料也很差,直到站起在房间的地板上,才发现更多无法协调的东西。

    老式的房屋、老式的床、桌椅板凳,虽然用料和做工都不错,但整个房间都是仿古的摆设,也有看起来很棒的瓷器,但任何现代化的电子设备都不存在了。你搞什么,唐明远?想起那戴眼镜的家伙,心中暗骂了一句,随后……

    这只手也变了,自己的手……不像是自己的。

    他看了看两只显得苍白的手,片刻,才在桌椅前坐下,解开身上的衣服,这具身体……没有弹孔。开什么玩笑?自己明明记得那么多子弹对着自己射过来的,前前后后都有啊,难不成是做了整形手术?不对,这具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所有的特征都在表现出这个迹象,特别是在他照了铜镜之后,看见镜子里的那个影像,就能更加确认这一点。

    唐明远你在搞什么东西?他曾经是世界上最有经济实力的人之一,能够白手起家到那个地步,自然不会因为一些小疑惑被打倒,现代科技的支持下,只怕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改变了自己的身体,大范围的彻彻底底的整形吗?有什么必要?目的是什么?想让他承认自己是另一个人,然后不再与他争?这家伙向来优柔寡断,为了保自己一命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但为什么要安排一个这样的房间?

    头上缠着绷带,还隐隐有些痛,他推开房门,明媚的阳光便射了进来,令他下意识地伸手遮挡了一下,这是木制楼房的二楼上,从门口看出去,下方、远远仅仅是一个个鳞次栉比的院落与园林,分布的各种楼房,苏杭风格的园林建筑、池塘与山石,美轮美奂地在眼前延伸开去。

    没有高楼大厦,看不见任何现代特征。

    他吸了一口气,随后吐出来。大手笔啊,唐明远你弄这个得花多少钱才行?他看了几眼,转身朝一边走,立即便有一个声音响起来:“姑爷你……”喔,群众演员。

    他这时候心情不好,也没什么兴趣跟这些人多做纠缠,前方那漂亮丫头走过来时,他瞟了一眼,直接伸出手指了指。以前是一力建立起那般庞大金融帝国的掌权者,一旦他真的表现出那股气势,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这丫鬟打扮的女人立即是一个激灵,站在了原地,呐呐说道:“姑爷,你醒来了……”

    他从这丫鬟身边走过去,过了几步,才又转回来,有些惫懒地拿起了丫鬟手上拿着的似乎是给他穿的袍子,展开之后,有些郁闷:“这东西怎么穿?”想想丫鬟说的似乎是江浙一带的方言,便又换上方言:“这怎么穿?”

    “姑、姑爷,我帮你……”那丫鬟连忙开始替他穿那袍子,两只眼睛疑惑地打量他。啧,演技不错……一边穿,那丫鬟还朝下方喊着:“姑爷醒来了,姑爷醒来了……”于是,更多的人,开始从各个院子里过来了。

    穿上袍子,他分开一些过来的丫鬟小子,穿过了院子,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最后……还是被拦回来了……

    ************************

    十天之后,他坐在走廊上看着外面天空中的烟花,叹了口气。

    后来还是走出去了,偌大的城市,找不到任何现代化的痕迹,任何建筑、任何人,外面的山泽湖泊都告诉他这是在古代,不可能不是,就全让他倾尽整个金融帝国的力量,也做不出这么天衣无缝的世界,但是这么多的演员,就不可能做到这么完美,这不是楚门的世界,他也不是从出生以来就被关在摄影棚里的楚门。

    对于现在的身份也大概清楚了,他叫宁毅,字立恒,目前是江宁富商苏家的一名上门女婿,说起来这个身份有点不光彩,但既然是了,也没有办法,而即便是入赘,其中的情况,这几天看起来,也实在有些复杂。

    苏家是江宁有名的富商之一,如今执掌苏家的大房苏伯庸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苏檀儿,对于自己的这个妻子,他目前还没有看见过,据说结婚那天苏家有一批布料出了问题,苏檀儿跑去解决,简单来说,看得出她对这场婚姻的不认同,算是逃婚了。

    至于自己,也就是宁毅,据说爷爷那辈与如今苏家太公的关系很铁,说好指腹为婚谁知道生出来都是男的,于是指腹为婚的约定传下来,宁毅的家里却因为意外没落了,到了宁毅,父母双亡,他虽然读了些书,说起来是个文人,但实际上的才学怕也没什么,就是人老实,被苏太公看上当成了上门女婿,宁毅当初是不是愿意,是不是被强迫的他现在是无法追溯了,只是对他入赘的这件事似乎也有好些人不愿意,结婚那天,新娘跑了,婚礼也被要求继续进行,然后,据说是一位也对苏檀儿有兴趣的富家子弟暗中敲了他一板砖,让他昏迷了好几天才醒过来。

    这几天他装成被板砖敲了有些迷糊的样子见过了许多苏家人,苏太公也见了一次,情况复杂,但在他来说,也是一眼就看了出来。苏太公的身体很好,如今也是苏家真正的掌权者,都说三代看吃四代看穿五代看文章,如今苏家到苏檀儿与她的几个兄弟也算富到第五代,但情况明显良莠不齐,最争气的于经商最有天赋的,反倒是作为女儿身的苏檀儿。

    如果那些大哥二哥之类的厉害一点,如果苏檀儿不是大房的女儿,如果苏檀儿没有经商的天赋和心情,或许一切情况就会不一样,但现在,苏家太公明显是将苏檀儿当成了接班人来培养,之所以选择自己这样的一个上门女婿,或者有几分上代情谊在其中,但最主要的,恐怕还是看准以前的宁毅够老实,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压得住。

    也是因此,他这个上门女婿的地位,其余几房自然是不高兴的,这些人以前就热衷于给苏檀儿介绍对象,只希望某个富家公子娶走她让她成了泼出去的水,就对这个家庭什么威胁都没有,谁知道苏太公抓住一个指腹为婚的约定强行找了个上门女婿过来,他自然就成了旁人的眼中钉,那天晚上被敲的一板砖,是不是旁人做的,怕还是难说得紧。

    想起上辈子的事情。

    商场暗战,勾心斗角,他那一辈子的时间似乎都用在了这些事情上面,直到建立起巨大的商业帝国,却还是堤防着内斗,但最后还是被自己的兄弟摆了一道,干掉了。如今再看见这些事情,不由得就觉得好笑,真的是不想再接触这些东西了啊,何况还是这样的小打小闹……

    弄清楚该弄清的事情,攒点银子,就离开吧,他这样想着,虽然对目前的他来说对于当上门女婿也没什么概念,不怎么在意这种名分上的事情,但时刻被人盯着,似乎也有些不爽。

    至于这个世界,他目前还有些弄不清楚。

    江宁,宋朝的时候将南京叫这个名字,但这又不是宋朝,这几天来最令他疑惑的就是历史问题,所见的史书对于历史的记载于未来的世界似乎总有些出入,如今的这个朝代叫做武,如南宋一般定都临安,一些历史细节似乎在隋朝左右就开始变化,到了唐朝已经有大的出入,唐朝之后的诸侯混战,与五代十国类似的格局接着就有武,多了一些名人与流传的诗词,也少了一些,譬如李白,写了些好诗,被人称作诗仙,但是年轻的时候就在长安跟人比剑死掉了,杜甫当了官,因为太迂腐办砸了事情被皇帝砍了头——这事情还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就在史书上留了一小笔。

    这个算是什么事啊?量子力学?多重宇宙?

    这样想着,不由得觉得很神奇。

    武朝与宋朝类似,相当繁华,但说不定也会像宋朝那样被少数民族征服,熟知的历史已经完全乱了,他也懒得去想这些,如今要做的就是收敛一切,对世界熟悉之后就从这个大家族中闪人,然后……做点小买卖,到处旅行一下吧,更多的事情,遇上的时候再说了。

    正想着这些事情,喧闹的声音也从外面的院子里响了起来,今天本是节庆,他也是刚从前面过来不久,此时想来又出了些什么事,如此过得不久,那重生过来第一次见到的婢女小婵一路小跑了上来,圆圆的脸蛋红彤彤的:“姑爷,姑爷,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自己这个妻子总是会回来,是一早就已经想到的事情,总不可能因为自己这个丈夫入赘过来,她就真的逃婚永不归家,这十天半个月的空白期,大抵也是她为了让自己看清楚形势的一种警告。这位大小姐性格强势,他是没什么可抱怨的,小婵过来叫他,随后也就拉了他下去,来到从前庭到后院的路上,远远看见一群人走了过来,为首的女子穿着红色披风的身影在人群里格外显眼,想来便是她了。

    此时环绕着女子过来的,有二房三房的几名兄弟,也有苏家的婢女与管事,为首的女子身材高挑婀娜,瓜子脸,一头乌黑的长发用束带绑起,直垂到腰际,一边笑着与人说话,一边将大红的披风递给旁边的下人,走到近处,看见宁毅与小婵,先是微微闪过了审视的神情,随后,却是微微福了一身:“相公。”

    这还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但那苏檀儿的神情却自然之至,仿佛全没有她在新婚那天走掉的事情发生,就像是成婚多年的老夫老妻般走了过来,自然地挽住了宁毅的手,随后才笑着转向其它人:“二哥,你一直想要的白虎皮,檀儿这次可是已经给你找到了,你再不能怪我了哦……”

    一位位的,宁毅饶有兴致地看着身边的女人与这些人说话,将一切做得面面俱到,几乎在随意的言辞话语间就做出了完美的暗示,让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随后才一脸琴瑟相和的与宁毅转身:“相公,我们回去吧。”带着三名婢女,与宁毅走向了原本的院子。

    这女人长得漂亮,完全是江南水乡柔弱女子的气息,方才的一番行事,虽然也有着内在的强势,但却将这种如书卷,如眉黛般的气息完美地融合到了说话与行事里,在纯粹客观与专业的角度看来,宁毅也不由得有几分欣赏,不过当这种姿态针对他而来,他就觉得有些好笑了。

    一路上又是几句看似亲昵实则保持着距离的问候,宁毅自然也淡淡地回答几句,一路上回到院子,没有外人看时,那苏檀儿才自然地放开了手:“相公伤势未愈,这几天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吩咐婵儿就好了……”

    这个院落一共两栋小楼房,对面二楼上还贴着大红喜字的新房大概是苏檀儿本来的闺房,宁毅从醒过来便一直住在另一栋,从未上去过那边,此时苏檀儿说完,又是一福身,带着婢女回去自己的房间,宁毅倒也是笑着挥了挥手,算是告别。心中明白,未来如果要住在这里,大概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会是这样的格局了。

    挺好的,我不碰你,你也别来烦我,如果能一直清闲,还不会被这个家族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牵涉进去,自己走不走都无所谓了。古代生活,挺悠闲。

    另一边,苏檀儿回到了闺房。

    这是一间算不上多么特立独行的房间,至少相对于主人的行事与性格来说,这是一间无论从何种角度看都正常无比的少女春闺,红红绿绿的装饰,各种小饰物,除了女红少点,书多点——不过这些东西,大抵也是在正常的范围之内的。

    今年十八岁的新婚少女在窗边站了一会儿,解开了缠住头发的那些发带,看了一会儿对面楼房上坐在那儿看烟花的男子,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才关上窗户:“杏儿,你进来一下,娟儿,你去让婵儿过来。”

    不一会儿,当婵儿进入房间时,杏儿正在忙忙碌碌地按照小姐的指示摆放着因为要布置成新房而变动的小物件,苏檀儿则正用毛巾擦脸,待她将毛巾移开,小婵连忙走了过去,接过毛巾放回脸盆:“小姐。”

    “姑爷这几天怎么样?”

    “嗯,姑爷的伤是好了,但是对很多事情好像都很陌生,大夫说可能是因为头上受伤,忘记了一些事情呢。”

    “忘记了事情?”

    “嗯,大夫说的。”小婵点了点头,“姑爷这几天也在到处走,小婵让了认跟着他,听说他也不去找谁,就在城里城外到处走到处看,好像……真的是忘记了很多事情的样子。”

    “随他吧,有其它的事情吗?”

    “姑爷这几天跑步。”

    “跑步?”

    “嗯,他早上天不亮的时候就出去,在秦淮河那边慢慢跑,说是锻炼身体呢,还有,他在房间里,做奇怪的事情……”小婵双手往前一推一缩的,小脸满是疑惑,“趴在地上,就是这样把自己推起来,也说是锻炼身体,婢子觉得好奇怪。”

    想象着这个动作,主仆三人在房间里一脸问号,随后苏檀儿才摇了摇头:“锻炼身体……随他吧,还有吗?”

    “没有其他事了,姑爷这几天也跟大老爷、老爷、大少爷、二少爷他们见了面,都很和气……嗯,姑爷对谁都很和气,除了……对了……”

    “什么?”

    “婵儿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姑爷刚刚醒过来的那一天,从房间里走出来,眼神好吓人呢……不对,也不是吓人,就是很有……很有……”小丫鬟仰头想着形容词,“很有威严的样子,跟大老爷差不多……好像也不一样,但是他就看了一眼,婵儿就连动都不敢动了,可能……可能是婵儿看错了……”

    小姑娘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苏檀儿想了想,随后笑了起来,当初爷爷说要让宁毅入赘的时候,她其实也过去看了这个人甚至派人调查了的,爷爷之所以选择他,一来是因为上一代有指腹为婚的约定,二来也因为这个人性格实在不强,自己轻而易举就能压住,他家里一贫如洗,虽说是书生,但书没读多少,甚至连一般书生的那种孤傲之气都没有,哪有什么威严可言了,大约是错觉吧,被人打了,刚起来,样子把小婵吓到了而已。不过……

    回想到刚才的见面与不多的几句交谈,似乎又与之前看到的那个人有些出入,自己过来挽他的手,跟他说话,还以为他会手足无措窘迫一会儿呢,谁知道他就一路云淡风轻地过来了。

    “也好,他心里大概是明白的,这样就行了,安安分分的,老爷已经答应了,我可以这个样子……就这样吧。”她叹了口气,“但你们几个,要对姑爷恭敬一点,我和姑爷的事情,你们不许在外面乱跟人嚼舌根,不论如何,只要没做出损害苏家的事情来,他都是我的相公,知道吗?”

    有的时候会把将来想得无比美好,但是到了最后,还是要认命,特别是女人,尤其如此。她已经比一般的女人好很多了,这件事情上,暂时就……

    认命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