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三十七章 一夜鱼龙舞(三)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花灯点起的火焰在街道之上一簇簇的燃烧,老马的尸体之下,鲜血早已流淌成一个浅浅的池子,地面上鲜血、伏尸,散落的各种杂物狼藉成一片,当那黑衣女子朝着相邻的一条街道奔去之时,几名持刀的衙役捕快根本不敢有丝毫阻拦。

    宁毅举步想要偷偷跟上去,这才发现小婵正死死地抱住了他,其实两人相差也不过是一个头的高度,只是小婵此时蜷着身子躲在他身侧,就显得有些矮。宁毅望过去时,小婵也正皱着小脸望上来,她抱着宁毅叫了好久,拉也拉不动,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与宁毅目光碰在一起时,眼睛和嘴巴才陡然圆了,愣了一秒钟,表情可爱,随即陡然低下头。

    宁毅撇了撇嘴,随后才拍拍她的肩膀:“走了。”

    婵连忙放开了手,宁毅朝那条岔路走过去,小婵跟了几步,清醒过来,摇了摇头:“不对,姑爷你要去哪啊?”

    “看热闹……”

    “不行!”

    小婵陡然跳了起来,揪住了宁毅的衣角:“不要啦,姑爷,那个女贼好厉害,姑爷我们去吃东西啦,小姐还在等我们呢……”

    “没事的,我就远远地看……”

    “不要啦,那个女贼都已经跑掉了……”

    “哪有那么容易……呃,她如果真跑掉了反正我也看不到啊……”

    砰的一下,小婵从背后将宁毅抱住了,两只手箍得紧紧的,手上的五香豆洒了宁毅一身,脑袋在宁毅背后拼命摇:“不行啊,姑爷,不许去……”

    宁毅站在那儿,一时间无语问苍天,随后看看周围:“小婵,你这样抱着我,成何体统。”

    方才情况混乱,大家都在看打斗,宁毅将她护在身边倒是没多少人注意,这时候听得宁毅说话,小婵反应过来,身子一僵,顿时如同触电般的放了手,但随即还是死死地拉住了他的衣角,小脸红扑扑的,宁毅笑了起来,伸手往小婵头上揉了揉,顿时将她的头发弄乱,一个包包头的头巾脱落了,半边头发散成了马尾辫,小婵嘴巴一扁,宁毅举步向前走去:“没事的没事的,就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罢了。”

    “姑爷啊……别去啦……”

    此时街道那头又有蓝衫短打的武烈军人赶来,小丫头拉着宁毅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着,神色焦急想哭,围着包包头的头巾也掉了,伸手拿着,绑不上去,模样煞是可爱。

    那黑衣女子方才打得浑身是血,若是一路奔行,肯定会引起恐慌。不过,稍稍有些混乱的情景仅仅持续了接下来的一条街,当宁毅与小婵过去另一条街道时,行人惊惶的情景已经没有了,显然那女贼要么是进了周围的店铺宅邸,要么是很快地找了个变装的方式。不过,经过某个茶摊时,才听得有人也在议论方才朱雀大街那边的打斗。

    “……听说那女刺客在飞燕阁行刺武烈军的宋宪宋都尉,虽然没成功,但可是杀了十几人才走的,啧啧,血流成河啊……方才在朱雀大街那边打了一场,现在又不见了。这等高来高去的绿林强人,哪是他们留得住的……”

    武烈军卫戍江宁一带,口碑算不上好,那都尉宋宪到底是何许人也普通人自然不清楚,只不过当官的有几个好人,市井间说起来,自是大快人心的感觉。不过真要说高来高去就完全留不住那也不可能。附近的人流当中,偶尔看见那些蓝衫短打的身影,这应该是武烈军中最精锐的一批人了,数量不可能多,但依旧在寻找那女刺客的踪迹,宁毅偶尔观察一下他们寻找的路线,随意跟着。

    小婵这时候已经放下心来,跟在宁毅身旁偶尔小跑几步,一边弄她那散掉的包包头,一边板着脸赌气:“姑爷找不到姑爷找不到姑爷找不到……”

    有关飞燕阁的刺杀,朱雀大街的打斗,只是这个夜晚发生的小小插曲,波澜只在一定的范围内掀起,也只在一定层次的人群中传播。即便武烈军再有来头,也不好在正月十五这样的日子封城或封路找人。在这个新闻基本依靠口耳相传的年代,绝大部分的人,依然在继续着他们的活动与庆祝。

    与乌衣巷大概隔了一条街左右的旧雨楼,是由江宁首富濮家所经营的规模最大的酒楼之一,高五层,占地面积广大,虽说是酒楼,但是在这里你想要的娱乐几乎没有找不到的。濮家自从往书香门第方面发展之后,一部分的产业也融入了高雅书香的氛围,这栋楼是经营得最好的一处。

    整栋酒楼呈四方的口字结构,中央的天井宽大,因此并没有照明方面的问题。其间假山亭石,奇木花卉,布置虽小却极是精美。若有需要,这些东西还可以移开,搭建出一个临时的舞台。酒楼外侧也有围墙围起来的一片房屋以及绿化的草木,从上方望下去,令人赏心悦目。酒楼之上各种充盈着书香气息的文字书画、名贵的屏风、用作摆设的瓷器、漆器等等等等。

    濮家在这栋楼上花了大价钱,而为这栋楼打出来的名气也不负所望,有钱、有家世,也觉得自由有文采的人常以过来这边宴请一次宾客为荣,类似知府大人之类的高官若是于府外宴客,也常常会选择过来这里。但自然,有钱才是硬道理,两袖清风的文人便只能是受人邀请时过来。这栋楼已经算得上是金钱与风雅的最好结合了。

    今天濮家便在这里宴请了诸多才子。毕竟此时天气尚未回暖,河面上风大,六船连舫是不太好弄了,这次的聚会其实也类似于另一个濮园诗会。以濮家的濮阳逸为首,按照濮园诗会的规格邀请了许多人过来,不过这次倒没什么人带家眷,位列秦淮四艳的绮兰大家作陪。这两三年来,名妓绮兰也算得上是濮家的招牌了。

    宴会气氛比之中秋的濮园诗会要随意一些,但大家依然诗性颇浓手}机看}}w*αр,除了之前就与濮家有关系的几名才子以及薛进之流,今天还有一位名气颇大的人过来,这人在江宁年青一代常与严谨稳重的曹冠齐名,但性格洒脱,诗作也常常天马行空,被人称为有唐时遗风,他便是中秋时参与丽川诗会的才子李频。

    李频这人的名气比之濮家能请到的几人要大,但当然,都是年轻人,差距什么的也很难衡量,旁人说起濮家,顶多因为铜臭气息多扣几分,看起来就比止水诗会、丽川诗会的那些才子低了几个档次。这次他会过来这里赴宴,众人其实都很奇怪,但其实能请到他主要并不是归功于濮家的财力,而是因为这厮年前曾在豫山书院听了宁毅几个故事,苏崇华与他便认识了,但谁也想不到苏崇华的面子竟会大到这种程度,平日里宴请一番不算什么,但上元佳节这样的日子能将李频请来,濮家顿时觉得面上有光。

    其余的那些才子原本觉得李频过来可能抢了自己的风头,但好在李频这人低调,今日也只是随手作诗,虽也是好诗词,但并不会盖了大家的光芒,他说笑间也是进退有礼,不多时便让人觉得自己也成了对方朋友而不是对手,与有荣焉一般。绮兰这人有着专业的交际手腕,自然也不会亲近李频一人,相对于他旁人,反倒对这才子有些疏远,长袖善舞间,也能很好地控制住局势,场面热烈,和乐融融。

    丽川诗会以及其它一些聚会中透出的诗作依然会源源不断地汇集过来供大家品评,这边的众人诗兴也浓,虽然诗作及不上丽川,但李频偶尔调侃那些丽川才子几句,旁人也就觉得那边的才子倒也不算什么了。宴会觥筹交错,偶尔行酒令,品诗词,绮兰姑娘弹琴歌舞一曲,时间快到亥时三刻时,濮阳逸过去与李频说话,同时与苏崇华,过来的薛进说笑几句。

    不一会儿,谈起去年中秋的那首水调歌头,随后问起宁毅的事情来。濮阳逸说得随意,但其实他早就想请宁毅过来这诗会上增增声色,苏崇华笑着说起宁毅在苏家的一些事情,又谈起年前宋茂的考校与夸奖,其实对于宁毅,他以前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现在心中警惕起来了,最主要还是怕对方抢了他这个豫山书院山长的名头,毕竟他经营这么多年没有起色的书院,宁毅一来就教了批好学生出来,这对他来说,根本与打脸无异,又看见苏太公对宁毅的器重,心中自然担心。不过表面上,自是做出谈论小辈、与有荣焉的态度。

    “假的吧,我可不信。”薛家跟苏家一向不睦,薛进此时也不再掩饰太多,“我年前可是听说,那水调歌头是他听一道士吟出来的,嘁……他窃为己用而已……”

    “哈哈,薛兄你又拿此事来说。”薛进话音落下,另一个声音自旁边传来,这却是乌家人。江宁布行三家,薛家与苏家一向不爽,但作为行首的乌家与这两家关系都不错,来人是乌家的二少爷乌启豪,与苏檀儿、薛进都认识,过年苏檀儿拜访乌家时,宁毅与他也有过一面之缘,这时候笑着:“道士这说法,说出来可是没多少人会信。”

    旁边濮阳逸笑道:“我也是不信的,不过对这立恒老弟,我倒真是心慕已久,苏山长,下次可得与我引荐。”

    随后话题自宁毅这名字上移开,众人又说笑了一阵,绮兰表演了一曲歌舞,乌启豪在窗户边往外看了一阵之后,却是笑着转了回来:“濮阳兄,说来真是巧了,你我方才所说之人,此时似正在楼下盘桓,苏山长、李兄、薛兄,我上次与立恒只有一面之交,也未能确定,你们且来看看……”

    他这话语其实周围小半个厅堂都能听见,顿时便有人感兴趣聚过来:“乌兄如此感兴趣,说的到底是何人?”

    “立恒?此人莫非是……”

    这议论不多时便传遍了整个二楼聚会大堂,内侧的窗户边,乌启豪与几人站在那儿看了几眼,伸手指去:“诸位看看,似乎便是那人,他旁边那丫头,不就是檀儿妹子身边的丫鬟小婵么?”

    楼下天井的假山附近,宁毅与小婵正在有些无聊地闲逛着,一片花灯之中,打量着四周……

    求点击、收藏、推荐票、三江票^_^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