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赘婿 > 第七十六章 心如猛虎(三)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七十六章心如猛虎(三)

    夜风呜咽,杨横的尸体在地面上燃烧着,在房间里照出了浮动的光影。破碎的酒坛中酒液还在缓缓的流,火焰刚熄的那只手在黑暗中缓缓颤动着,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触,即便受了这样的伤,那书生的目光仍旧冷然而锐利,从头到尾,没有变过。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书生一字一顿,“踏错一步,你就死了。”

    后半句这是他方才所说的话,杨翼看看周围,濒死却依然被挟持的大儿子,没了音讯的家里人,就这样死了的兄弟。这样的肉票他绑过数十了,从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文弱书生、文弱书生……那目光根本就不是什么文弱书生,他在最自诩亡命的凶徒眼中也没看见过那种凶戾果决到极点的目光,那只还在发抖的手跟那目光混在一起,这个人不仅对敌人狠,在这时候甚至对自己都是狠辣到了极点。

    就像是他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将一只小白兔绑回了家,仅仅是一个空隙,那只小白兔就露出了獠牙,在他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将他的家里完完全全地肆虐了一番,当他回过头时,只能看见满地的血泊与小白兔那变成了血红的眼睛。

    他磨了磨牙关:“二郎——”这喊出来的声音响彻整个窗屋,在夜空中回荡着,然而没有回音,片刻后,他又喊了一声:“他娘——”声音穿过去,没有回应,他红着眼睛笑了笑,吼出最后的名字:“大郎——”手中放开了弩弓,目光凶戾地望向一旁地面上杨横的那把钢刀。

    “我剁碎了你……”

    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他便要往那钢刀走过去,也在这个时候,他看见那边的钢钎缓缓地离开了儿子的喉咙,失去了那只手的固定,他儿子的身体踉跄摇晃着,或许是因为他方才那声暴喝,他儿子的意识似乎也有了些微的清醒。视野中,那书生解开了绳子,手在空中挥了一下,将绳索放开。

    精神在瞬间,拔升到巅峰。

    那书生退后了一步,陡然间一脚用尽全力地踹在了他儿子的背上。

    火光摇曳,他的儿子在踉跄间脚步踏踏踏踏的往这边冲过来了,视野那头,书生挥起手,铁钎扬起在空中。

    “呀——”

    “啊——”

    喊声之中,书生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将铁钎掷出来,杨翼也在陡然间发力,直冲前去,一把将大郎拉向一边,铁钎飞舞中在他手上带出一蓬鲜血来,书生的身影转眼间近了,手中挥起一只酒坛

    砰——

    杨翼躲也不躲将书生撞了出去,酒坛结结实实地砸碎在他的头上,他刷的一把抹掉酒液,那书生已经被撞在几米外的柜子上,口中吐血。他此时心中只是杀意,没有丝毫的迟疑,轰然向前,一拳挥了起来。

    书生的右手,探向身后。

    “踏错一步,你就死了……”

    砰的一下,杨翼大概迟疑了一瞬间的挥拳轰在了空处,那书生眼中闪过一次得意的笑,几乎是拼了命的躬起身子,随后朝着一旁奔跑过去,他取的是门的方向。杨翼这时哪里会让他跑掉,挥起一只柜子轰然砸过去。那柜子砸在门上散了架,书生也是踉跄几步转了方向,地上那把钢刀,距离他仅有几步的距离了。

    酒坛呼啸而来,轰的一下砸在了正在燃烧的杨横的身体上,火光被酒液浇得陡然暗了一暗,书生也因为一块碎片朝前方滚了出去,杨翼直冲而上,转眼间已经跨过了半间房的距离,那书生也是顽强,用力爬起来,抓起身后一只空酒坛砸过来,杨翼避也不避,直接缩短距离,左手抓向对方胸口,右手朝后方挥舞了起来。

    书生在慌乱间抓向后方的另一只空酒坛,这一下没抓到边沿,他又抓过去第二下拳风呼啸而来

    “我撕碎——”

    噗——

    他的身体在那瞬间晃了一晃,拳头轰上对方肩膀,还是将书生打倒在了后方的地面上,跌出了一米多的距离。

    身影定在了那儿,几秒钟后,杨翼的身体才动了动,踉跄朝后方走出两步,眼神有些茫然,他的头顶上,带有棱角的生铁秤砣敲碎了他的天灵盖,如今就那样嵌在上面。

    书生踉跄了好几下,方才用右手攀住旁边的柜子,爬了起来。

    酒坛对如今怒火攻心的杨翼没有威胁,空酒坛也没有,往背后探过去的那一下暗示已经让他怒火中烧。这一下不中,死的或许就会是自己,但狭路相逢,劣势之下,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自己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杨翼还在摇摇晃晃地站着,宁毅深吸了一口气,感受这反映上来的疼痛,目光冷然地走到杨横的尸体边,拿起那把钢刀,在杨翼望过来的目光中,一道劈在了倒在地下的大郎的脖子上,随后反手一道直劈杨翼头脸。

    鲜血噗的飚射出去。

    “你们应该第一时间杀了我的……”

    他轻声地说完这句话,第二刀、第三刀用力而连续地劈出,终于,杨翼的身体倒在了地下,他又在屋里个人的身上补了几刀,方才跄踉退后,靠在了墙上,身体颤抖着,虚弱无力,:“哈……”

    恐惧和紧张感这个时候才能毫无保留地涌上来,他死过一次了,但并不代表就真的随时可以接受再死一次,恐惧、慌忙、紧张,这些终究还是有的。即便在上一世,遇上这种狭路相逢刀刀见血的情况也不多,算计之类的东西只是尽人事,绝大部分,仍然是听天命,几乎是与死亡的威胁贴着走的。好在,终于还是过来这个坎了,这才能有稍许的时间,心有余悸地庆幸一番……

    他在屋内的血泊中走动着,然后端起一个酒坛,砸在了杨横的身体上,酒液熄灭了火焰,随后又是一坛。房间里的光芒,渐渐的熄灭下去……

    光又亮起来,油灯如豆点般的光,尸体、鲜血,狼藉一片的屋子,那身影坐在灯光下,旁边是摆开的许多跌打伤药,他用牙齿咬着绷带的一端,右手捏住另一端用力扯了扯,已经将左手包裹了起来。

    可惜,没有余裕问出对方背后的是谁。

    那样的情况下,什么事情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他以冷静压抑住心头的一切,所做的目标,原本也仅仅是以杀死对方为极限,若不能打到,至少要拖住了他们然后逃跑。后来这对兄弟的凶悍也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自己挟持住人质的情况下,仍旧不断的表现出强烈的侵略性来,令他根本不可能以人质为威胁进一步的打听情况。

    有端倪的威胁好应付,可这次确实一点端倪都没有。背后有人盯住自己,却不知那人是谁,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手臂上,肩膀、胸口的痛楚还在传过来,他喝了一口酒,站起来再度环顾着整个房子,然后捡起那弩弓放在桌子上,推门而出。这是位于荒僻河床边的房子,下方的水流看来倒是不深,一条简陋的木制走道通往岸边的道路,岸边有树林,远远的一座矮山,天空中晨星闪耀。

    宁毅站在那儿,望着远山、近水,前方的树林与背后的船屋,思索着,看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回头走去。

    房门关上,光线再度暗下来。

    子时……距离子时,还有多久呢……

    江宁城,苏府。

    小院子的客厅里灯光晃动着,苏檀儿正在看书,娟儿与杏儿在一旁下着棋,房门那边,小婵有些无聊地跳一下,又跳一下,来来回回的,偶尔扶着柱子,往院门那边看。若有人经过,更会在陡然间回过头,发丝在空中舞动一下。

    苏檀儿喝了口茶,看着门口眼中闪过一丝狭促:“婵儿,在看什么呢?”

    小婵怔了怔:“呃……小姐……没、没有……”

    苏檀儿笑了笑,随后叹一口气。

    “不过……姑爷今日出门,确实有些晚了……”

    亥时将近,城门外的驿站里一场送行宴到达了尾声,顾燕桢与一帮好友道了别,随后与随从老六一起,朝附近的一个小庄子里过去。

    这次去饶州他准备带的随从不多,几名心腹中,也只有老六知道的事情最多,其余的人,大概隐隐约约会猜到一些,但自然也会保密。

    他去庄子里检查了上路要带的东西,一共有三辆马车,中间的那一辆,他稍微检查了一下,打开车帘之后,里面根本是一个大笼子,看起来像是可以用来关囚犯。

    略看了看,他冷漠地点点头。

    “先在新林浦附近的宅子里呆一个月,然后动身去饶州,之后,就当她是疯了死了,不管她。”

    随后他又去检查那些到了乐平要用的东西,要送的礼品,虽只是刚刚动身,但他大部分的心思,已经放在了乐平与未来的计划上。

    至于已经做了决定的,无需多想,已经是小事了。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去看看那杨氏兄弟有没有将事情办成。”

    “想是没事的,他们兄弟俩,之前没有失手过。”

    “任何事情,亲眼见了,再说成功。”

    顾燕桢摇了摇头:“我不做想当然之事。”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心中其实也没什么担心的因素在,事情要确认只是他的习惯,确认之后,就能考虑对云竹下手。若是这边失了手,自己把云竹抓来,结果怕也只是大丢面子,他最受不了那样的嘲弄,如同在街头的那个耳光一样。至于接下来,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什么书生、风流才子,在刀锋之下都是一个样子,给那女人看过,然后自己也不会再对那女人起半点怜悯,一个月后……此事便完全结束,自己去乐平,斩却心魔,不留半点牵挂。

    一路上与老六商量着乐平的事情,给谁谁谁要送礼,送多少,要做些什么事情取得民心。老六拿着火把走在前面,接近那山头时,停了看来,那山上也有火把,左绕三圈右绕三圈,这边也作出了回应,然后山头上那火把朝后方示意一下。

    顾燕桢看着这一切,以前已经来过一次了,驾轻就熟,他要考虑的事情很多,这时也只是低头沉思、布线,想着一年以及几年后的打算,或许下次走李相爷的门路比较好,想要投笔从戎,他应该不会拒绝,当然,还得在任上有两眼的政绩才行。乐平那边,他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在任三年的时间,有机会让民生翻上几番,此事当大刀阔斧,锐意进取,三年之后,辽金与大武之间的摩擦大概会升到最高——不可能在三年内就有结果——正是英雄建功立业之时。

    只可惜,若能再早三年,赶上或许明年兴兵之初,那才是更好了。在东京三年走各种门路,浪费了时间,若将来能上位,必定要好好肃清这等庸弊。

    穿过树林小道,过了江边的竹林,前方水面上的屋子里灯火朦胧,老六走在前方,他低着头跟在后方。老实说,面对着那对兄弟的时候,他还有些不自然,这时候想着其他的事情能让他看起来更加从容。风声呜咽而过,江水淙淙。靠近门边时,某些东西提高到了最高点,但他努力不去在意,酒气从里面传出来:这帮人或许在喝酒,可想而知。

    老六推开了虚掩的门,里面“哐“的响了一下,然后乒、砰、嘶,灯火灭了,想不通这是什么反应。

    下一刻,轰然巨响,门板在眼前的不远处陡然碎裂了,一根粱木从里面呼啸着,直轰老六的面门,然后又荡了回去,一秒钟后,前方房屋的屋顶就在他的面前轰然垮塌,巨大的震动中,那梁木拉着房顶陷了下去。

    老六倒在了旁边不算深的河水里,河床中几根倒插的箭矢从他胸口刺穿出来,浓稠的鲜血随着河水的流淌而荡漾,稀释开去,前一刻还在身边生龙活虎的护卫,已经化为一具尸体。

    一根迸碎的门板木条溅在了他的脸上,掉进河里,所有的思绪戛然而止,顾燕桢站在那里,呆呆地,愣了半晌。

    夜风嘶吼而过,星光下在那船屋前孤零零的,找不到归宿的身影……

    求月票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