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5节 会点儿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曹宁儿掀开车帘,秀眉微蹙,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冷静,她知道这个曹辛在药堂是个二掌柜,为人沉稳,这会儿如此慌张,只怕药堂的事情绝对棘手。

    “先去药堂。”曹宁儿当机立断的吩咐,车夫应了声,到前方路口转而向南的方向,见曹辛快步跟着却不说话,脸色铁青的模样,曹宁儿更是心惊,隔窗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曹辛四下看了眼,压低声音道:“大小姐……你、你去了就知道了。”听曹宁儿冷哼一声,曹辛望见大小姐的不悦,终于开口道:“曹氏药堂被……被卖了。”

    曹宁儿差点晕了过去,半晌才呵斥道:“你脑袋糊涂了,没经我和家父的允许,谁敢出售药堂?”

    她实在有分难以置信.

    这些年天下大乱,不过自从汉天子刘协迁到许都,又经官渡之战后,许都俨然成为天下最太平、最繁华之地。曹氏本是大族,曹洪常年征战在外,却很有分头脑,在许都置办了许多产业,由曹宁儿打理的井井有条。

    买卖药堂绝对算是个大事,曹宁儿实在不敢相信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会发生这种事情。

    “谁卖的?”曹宁儿又问,见曹辛支支吾吾的样子,心中一震,“是曹馥那小子吗?”

    曹辛并不吭气,显然是默认。

    曹宁儿倒是又惊又怒,曹馥是她大哥,只是这个大哥一点没有大哥的样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就是脑袋不通,仗着曹家的名头在许都招摇,着实给曹家惹了不少麻烦,她从心中瞧不起这大哥,向来直呼其名并无尊重,如今听曹馥竟然卖了药堂,几乎要气炸。

    马车飞快,不多久就到了曹氏药堂前,曹宁儿轻巧下了马车,见药堂内闹闹哄哄的没有半点规矩,一鬓发斑白的老者正站在堂中扯着一少年的衣袖,苦苦哀求道:“及远,老夫求求你,这种事情绝不能草率,你再想想,等等大小姐来了再做决定好不好?”

    那少年看起来比曹宁儿要大上两三岁,性格却是极为火爆,一把挣开那老者的拉扯喝道:“别给你脸不要,什么大小姐大小姐,在曹家,我才是长子好不好,赶快拿地契来。”

    正说话时,一家奴模样的人快步走过来,捧个匣子欢呼道:“大公子,地契找到了。”

    那老者见状,厉声喝道:“麻强,你怎能……”他话未说完,手捂心口缓缓倒了下去,那少年欢呼一声抢过匣子,却是看也不看老者一眼,转身就要向堂外走去,蓦地顿住了脚步。

    堂门前站着一人,赫然就是秀眸圆睁的曹宁儿。

    “二妹,你也来了。”那少年看似嚣张,对曹宁儿却多少有点畏惧之意,将那匣子向身后藏去,故作镇静道:“大掌柜不知怎么犯了病,你赶快去看看。”他说话间就从曹宁儿身边挤了过去。

    “曹馥,你给我站住。”曹宁儿娇叱道。

    我要听话就是你孙子。

    曹馥好不容易找到逃路,就要冲出大门,就见一个家奴抱着个包裹门板一样的站在门前,堵着他的去路,忍不住骂道:“不长眼的奴才,还不给我滚开。”

    单飞见状,立即听话向后退了步,慌张之下,手一松,包裹砸了下来。

    曹馥骇了一跳,他一见那包袱就知道那里是个香炉,而且是曹宁儿的随身必带之物,砸在地上都要出坑,砸在脚面上那还了得?

    他慌忙后退一步,却感觉耳根子一痛,却被曹宁儿一把揪住。

    “轻点儿。”曹馥疼的龇牙咧嘴叫道:“妹妹,你给我轻点。”

    他话未说完,就感觉脚下一软,早就重重的坐在地下,捂着疼红的耳朵,曹馥叫道:“曹宁儿,你做什么?”

    曹宁儿俏脸如冰,上前一步盯着曹馥道:“曹馥,你还有脸问我做什么?你是不是人?福伯跟曹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把他老人家气晕过去,竟然甩手不管,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曹馥回头一望,见到老者福伯还躺在地上,曹辛早冲过去扶起福伯,一个劲的呼唤,福伯却是半点动静没有。

    眼中有分愧色,曹馥随即抱紧了匣子道:“谁说我不管了,我这不是去给福伯请个医生了。”

    他挣扎站起不等举步,突然感觉手一轻,脸色大变道:“曹宁儿,你把匣子给我。”

    曹宁儿劈手抢过匣子,冷着脸道:“好,我信你去请医生,你最好祈求福伯没事,只是福伯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把你这些天做的事情一件不漏说给父亲!”

    曹馥脸色微变,盯着曹宁儿手中的地契,想抢又是不敢,陪笑道:“这不就是药堂嘛,要去请什么医生,我看福伯……”

    他一心拿地契走人,可见曹辛早扶福伯平躺下来,又掐人中又是呼唤的,福伯半点动静没有,不由说不下去了。

    这福伯不是被气死了吧?

    曹宁儿亦是凛然,快步走过去道:“曹辛,福伯怎样了?”

    “大小姐,福伯……福伯好像不行了。”曹辛把着福伯的脉门,感觉脉搏细不可闻,不由慌了神。

    “你倒是想想办法。”曹宁儿催促道。

    “我有剂方子,可要煎熬几个时辰。”曹辛额头冒汗。

    曹宁儿见福伯气息益发微弱,焦急道:“只怕福伯挺不了那久,有没有别的方法。”

    她何尝不知曹辛若是有办法,当然不会不出手,可见这种情况,心中焦虑,呼唤几声福伯,见福伯仍没动静,立即扭头道:“翠儿,去请宫中太医来。曹辛,你去开方下药。”

    翠儿和曹辛不等应声时,就听一人道:“大小姐,这病儿等不得,要不我来试试?”

    众人一怔,回头望过去,望见说话那人正是单飞,不由讶然。

    见单飞捧着香炉走了过来,曹宁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片刻后道:“你还会治病?”

    她实在有种出乎意料的感觉。

    三叔说此人对古物认知很有水准,曹宁儿心中却有点怀疑,一个家奴,读书的机会都少,若说见识超过她曹宁儿就是让人不可想象,能认出七件物品的年代更让人匪夷所思。

    这个单飞说不定是蒙的。

    三叔后来虽没再说什么,只是陷入沉思中,曹宁儿却益发坚定这个想法,这不,天方亮,她就带单飞去典当行,一方面是因为典当行的确有事儿处理,一方面也想借机看看这单飞是否真的有点本事。

    没想到典当行还没到,众人竟然先到了药堂,众人束手无策之际,这个单飞居然说会治病,这小子哪里来的这般本领?

    “会点吧。”

    单飞走到曹宁儿身边,见她还呆呆的望着自己,微微笑了下,单飞低声道:“大小姐,麻烦你让让。”

    曹宁儿俏脸一红,才发现这个下人站在她身侧、近在咫尺的距离,不过显然是为了看病而非轻薄,“嗯”了声,曹宁儿站起退后一步。

    单飞这才到了福伯的面前,心中叹口气,从他的角度看来,福伯显然是心脏病突发导致的昏厥,在他那个时代,速效救心丸是个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不过现在说这些没有屁用,不等他研究出速效救心丸的配方,说不定福伯墓地的青草都有几丈高了。

    好在他除了考古拯救文化遗产外,还会点别的遗产,手一伸,单飞右手已经搭在福伯的脉门之上……

    ______

    推荐票再来点了,推荐猛的话晚上再来一章。别地儿看书的朋友们欢迎到起点注册推荐了。

    另外——人家单飞一个好好的名字,多么飘逸,让你们这帮骚年解释的……哈哈!我这个纯洁的人咋就没想到你们那么多呢。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