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0节 杀马特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长街长,行人如织却静默无言。

    曹丕听到单飞所言,紧紧的握紧长鞭,夏侯懋更是气急反笑,扬声道:“曹宁儿,原来你就是这么来管教下人,今日、今日……”他气极之下说话难免磕巴,才要利索的扬起马鞭,不想场外突然有人笑道:“今日夏侯公子宴请世子这等贵客,听说甚至请来了如仙姑娘,诸位怎么焚琴煮鹤,如此大煞风景?”

    夏侯懋一愣,缓缓放下鞭子向说话那人望去,干咳了一声。

    曹丕本来一直拽的二五八万般、没他不胡的模样,一听那人说话,神色竟然也是变了下。

    单飞见到众人举止,亦是奇怪,扭头望去,就见一人缓步从人群走出。

    那人一身青衣,头发没有杀马特的风格,却很有杀马特想要吸引世人目光的心思,甚至可说深得神髓。入秋时分,那人还穿着木屐,一只脚上的袜子很有分污色,另外一只脚没有袜子,但干干净净的仿佛洗过了八遍。

    单飞知道古代没什么柏油路,能有条青石板的大路都算是北京奢华的长安街,更多的地方都是黄土弥漫,因此都要穿双袜子防尘,以免访客上桌很不雅观。他见此人那只脚没穿袜子竟出乎意料的干净,反倒好奇这人怎么做到的这点。

    那人走到单飞面前,微微一笑,单飞这才发现这个杀马特长的颇为清瘦俊朗,袜子虽然另类,一双眼眸却很深邃,笑起来更是显得神色飞扬,颇有不羁之意。

    不过那人只是笑了笑,并没对单飞多说什么,径直走向单飞身后,蹲在了虎头的身边,见他还在无声的哭泣,微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哭哭啼啼的像个女孩子多不好看。”

    虎头终于止住了哭,抹了把鼻涕道:“我不是……不是哭……”他小嘴一撅,看起来又要落泪的模样。

    惊变突成,莲花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眼见单飞和曹丕硬抗,不但担忧自身的安危,更为单飞着急,见那人突出转移了视线,终于回过神来,立即拉起了虎头,急声道:“起来了,我们走吧。”

    她知道单飞是为虎头才和曹丕起了冲突,只盼能够离开化解,但又知道这不过是个奢望。

    虎头急道:“我不走,我还要找那枚铜钱呢。”他从未有过自己的钱,对此倒是一直念念不忘。

    莲花又惊又怒,暗想虎头太不懂事,喝骂道:“你还嫌不够惹祸吗?走了!”她拎着虎头的耳朵就要离开,却被那青衣人拉住袖子道:“不能走!”

    莲花心中发颤,吃吃道:“为什么?”

    “当然要找到那枚钱才走了。”转望虎头,青衣人不解道:“不过你找那枚钱究竟要做什么?”

    “我要给单大哥买东西。”虎头一指单飞道:“他是好人,帮了我们很多。”

    青衣人回头望了单飞一眼,又笑道:“好的,那我帮你找找那枚铜钱。”

    莲花心中暗想,方才着急忙慌的,谁知道那枚铜钱滚到哪里,忙道:“不用找了,我再给他一枚铜钱好了。”

    她掏出一方破旧的手帕,摊了开来,露出里面锈迹斑斑的十几枚铜钱来,才要捡出一枚递给虎头……

    青衣人望着那手帕,摇头坚持道:“不行,一定要找到那枚铜钱。是了,在这里了。”他四下望了眼,突然走到个摊子旁,弯腰下去再起身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枚有分锈迹的铜钱。他回转将那枚铜钱放在虎头的手上,微笑道:“好了。找到钱了。”

    虎头喜极又要落泪,莲花见到那枚铜钱却是欲言又止,就听那青衣人道:“既然找到钱了,你们若没有别的事情就可以走了。”

    莲花怔住,想走又是迈不开脚步,暗想你以为你是谁?不要说什么世子曹丕让不让,单大哥因我们得罪了这些人,我们又怎能一走了之?她方才想走只是怕单飞有事,这时不走亦是怕单飞有事,乌青、乌大娘亦是一样的想法,心道单飞帮了他们极多,就算帮不上单飞,总不能当单飞陌生人一样。

    青衣人见状,缓缓走到单飞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道:“你的伤要不要紧?”

    单飞下意识的摸了下额头,半晌才道:“不碍事。”

    “那就好。”青衣人抚掌笑道:“世子,这里没什么问题了。夏侯公子等的心焦……我们得赶快去见见,不然主人久候客不至,实在是极大的失礼。”

    他说话间已走到曹丕的身边,为曹丕拉了下马缰。

    曹丕似是挤出分笑容,“先生太过客气了。不过……”他顿了下,看了单飞、莲花等人一眼,终于道:“不是夏侯衡等的心焦,是先生想见如仙姑娘有分心焦吧?”

    青衣人哈哈大笑道:“知我者……世子也!”

    他笑着和曹丕向外走去,不多时,已到了长街远处的一家酒楼,嘻嘻哈哈的上了楼去,众人看不成热闹,均是一哄而散。

    单飞立在街上,望着那青衣人的背影,暗自皱眉,心道这像个杀马特的青衣人究竟是谁?只怕在许都城地位不低。

    方才那青衣人为虎头捡钱,和莲花商量,罗哩罗嗦的,可曹丕那帮人竟然均能忍住性子等待,甚至青衣人说走,曹丕也无异议,曹丕身边那个刺头亦是不敢挑衅,甚至对这人很有分忌惮的模样。

    能让这帮太子党都客客气气的人,当然不是简单人物,可此人究竟是哪个?方才剑拔弩张的情形被此人轻易的用一枚铜钱化解,此人处事的手段绝不简单。

    单飞对能见到以后魏国的开国皇帝曹丕并没有多大兴趣,毕竟在他看来,这个官二代除了深沉点、骄横点外,并没有展现出太多的兴趣点,但他对那个杀马特反倒很有兴趣,见曹宁儿望过来,单飞心中一动,问道:“大小姐,那青衣人是谁?”

    他不问还好,一问之下,曹宁儿立即俏脸凝霜,“单飞,我要和说两件事情。”

    怎么了?

    单飞见她突然冷下来的样子,皱眉道:“什么事情?”

    “第一、这里是许都城!”曹宁儿蹙眉道。

    单飞不等她说下去,反问道:“因为是在许都城,所以就算认为自己做的对,也不要去做是吗?”

    曹宁儿一怔,没想到单飞如此发问,她的确想要警告单飞,方才不过是侥幸避过祸事,一之为甚、岂可再乎?没想到单飞竟听懂她的意思,反问让她一时无言。

    许久的功夫,曹宁儿才道:“可你是曹府的……人!”

    单飞沉默良久,终于道:“那第二件事呢?”

    “方才那个青衣人……”曹宁儿一句话让单飞兴趣大增,可下一句如同盆冷水浇过来,“你不要知道他是谁,你只要知道两点……”

    单飞突然感觉这个大小姐两个基本点倒是运用的纯熟,暗想你这样说下去,什么时候能完?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哪两点?”

    “第一,他不是什么好人。”曹宁儿话语中多少有分轻蔑。

    单飞心道,方才听曹丕的意思,这个青衣人对如仙也很有兴趣,看来这个大小姐认定了一个道理,想见如仙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那第二点呢?”

    “你最好离他远点,若是听我劝告……”曹宁儿语气突然软了几分,“单飞,你以后就当不认识他好了。”

    “我若是不听大小姐劝告呢?”单飞道。

    曹宁儿脸色一沉,香袖一甩,丢下一句话道:“你不要后悔!”她掉头就向酒楼的方向走去,只怕被单飞看到涨红的脸色。

    怒气冲冲的进入酒楼,有伙计才要上来询问,被曹宁儿挥手赶下,快步上了三楼临窗雅间,曹宁儿坐下向外望去,见到单飞竟然还在长街那儿立着,不由怒气再涌——你不准备做生意了,为什么不带乌大娘她们过来?

    只是你愿死愿活,和我又有什么干系,我以后不会再管你!

    才想到这里,曹宁儿蓦地脸色又红,这次却不是生气,羞红之际暗自有分奇怪——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无端这么生气?

    有脚步声在她身后响起,有店伙计到了大小姐身后,小心翼翼道:“大小姐,楼下有妇人说姓乌,说是认识你……”

    曹宁儿这才留意到乌大娘一帮人并没有在单飞的身边,回过神道:“让她们上来吧。”整理下情绪,再听脚步声响时,曹宁儿已经恢复了平静,见乌大娘、莲花小心翼翼的走上酒楼,有分冷淡道:“你们找我做什么?”

    她心中多少有些失落,暗想单飞怎不跟来,难道……

    乌大娘本来就有点战战兢兢,一见曹宁儿脸色暗叫糟糕,心道这买卖只怕要黄,莲花一旁突然道:“单大哥说了,大小姐脾气很坏……”

    “什么?”曹宁儿拍案而起,柳眉倒竖,暗想这个单飞真的无法无天了,难道是被我说了一通,找两个人来反骂来了?我怎么说也是个大小姐,怎么轮得到下人呵斥?

    “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呢?”乌大娘连忙道:“大小姐,你别听这丫头乱说。”

    “我没有乱说。”莲花分辨道,“单大哥就是说……”

    乌大娘掐了莲花一把,打断她的下文,赔笑道:“单飞这孩子是说……大小姐虽然在气头上,但用心是好的,大小姐也不是为了赌气不顾买卖的人,他让我们放心过来和大小姐谈好了,又说……大小姐不会为难我们。”

    曹宁儿一怔,不想单飞对她竟还有分了解,扭头向窗外望去,就见长街上的单飞突然抬头向这个方向望了眼,曹宁儿慌忙回过头来,只怕被单飞看到自己,芳心怦怦乱跳,一时间不知是喜是忧……

    ----猜猜杀马特是谁?哈哈,看到不断上涨的推荐票,心情愉悦,感觉写起来动力都足了呢,三江票,推荐票,兄弟们,再给把力!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