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1节 冰狗和猪鱼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单飞抬头看了眼曹家酒楼,并未见到曹宁儿的目光,但看到曹宁儿在和乌大娘、莲花说着什么,回头对乌青道:“好了,没事了,大小姐不会气的不做生意了。”

    乌青一直留在单飞身旁,闻言道:“我知道肯定没事的。”

    “你知道?”单飞倒有分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方才老大不是说了吗,女人虽然很情绪化,但在商言商,像曹大小姐这种什么……”乌青拍拍脑袋道:“对,是女强人,你家大小姐这种女强人绝对不会被情绪左右耽误了生意。老大,我记得冰狗吧。”

    他跟随单飞不过几天,但对单飞的奇言异语接纳的很快。

    单飞听他把Bingo说的很土狗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说的很冰狗,我都感觉有点冷呢。”

    乌青听出单飞的嘲笑之意,虽然不知道冰狗为什么总是对的,但没有深究,继续道:“老大说的一向都很冰狗……”见单飞有分土狗的神色,乌青自信满满道:“你说大小姐不会为难我娘,我就从未担心过。”

    顿了片刻,见单飞低下头来找什么的样子,乌青不由道:“老大你在找什么?”

    “找钱呢。”单飞回了句。

    “啊?哪里,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乌青立即瞪圆了眼珠子。

    “就一个铜钱,告诉你干什么?”单飞说话间,走到一辆牛车前,没留意那牛车装的绿油油的是什么,先闻到一股辛烈的芳香依稀有些熟悉,蹲下来从牛车的轱辘下抠了下,再起身的时候,单飞手中已经多了一枚铜钱。

    乌青几乎敬佩的五体投地,暗想老大就是老大,身家豪富可还是连一个铜钱都不放过,“老大,你缺钱吗?我这还有几枚。”

    “这应该是虎头掉的那枚铜钱。”单飞喃喃道。

    乌青一怔,错愕道:“虎头那枚铜钱不是被方才那个青衣人捡起来了吗?”见单飞只是笑笑,乌青不傻,很快醒悟过来,“原来那铜钱是青衣人自己的?”

    单飞点点头。

    乌青奇怪道:“他为什么那么做?”一拍脑袋,不等单飞回答,乌青抢先道:“我明白了。他是看老大不退让,那个世子也不好说话,这才用一枚铜钱骗过虎头和老大,让老大不要再找世子的麻烦,也让世子可以离开?他……他是个好人啊。那大小姐怎么说他不是好人?不过老大好像没被他骗过啊。”

    单飞见乌青脑袋动的极快,暗自点点头,喃喃道:“是好是坏,很难看的出来的。”他一双手颇为灵巧,一双眼更是敏锐,早在青衣人下蹲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小动作,并没有当场揭穿自然也是知道人家给你脸,你就不要再硬凑上去挨打了。

    这人用一枚铜钱解决了冲突,看似随意,却显然是个高明的手段。

    只是这人究竟是谁?

    知道乌青也不清楚,单飞摇摇头,才要放下心事,蓦地目光一凝,落在牛车之上,方才他只是顾着找钱,如今才发现牛车上满满一车的绿色枝条很是眼熟,随便抓了一根看了眼,单飞立即道:“这不是茱萸吗?”

    “老大,什么猪鱼?和冰狗有什么关系?”乌青倒是不耻上问。

    单飞不等回答,牛车旁一个黑壮的少年立即回答道:“这位……大人……这……你认得这是茱萸?”

    那黑壮的少年看起来颇为内向,方才见单飞在他牛车旁转来转去也一直没有说话和不耐,反倒有分敬畏,这会儿见单飞询问,这才鼓起勇气回答。

    单飞一怔,哑然失笑道:“我哪里是什么大人,不过是下人。我叫单飞,兄弟是?”

    黑壮的少年虽见单飞穿的和下人一样,可见这小子连世子都敢顶撞,哪里敢当他是下人,忙拱手道:“兄台真的客气了,在下王祥。祥瑞的祥。”

    单飞见黑小子一身朴素农民工的打扮,可出口不凡,倒也没敢小瞧此人。

    要知道秦汉以来,记事多用木简,书籍自然也是书简居多,能有本书的人就可说是八十年代有点家用电器那般牛逼,能有学问的人绝对算得上是文化人。

    当代文化人泛滥,在网上码个字都可以说自己是文化人,但那时候的文化人可绝对是稀缺产物,也就是各个士族豪强重视的人才。

    曹丕就是明白这点,这才没对单飞立即动手,单飞当然也明白这点,立即道:“兄弟的名字倒是不俗,卖的东西也不俗啊。”

    单飞这句话并非客套,茱萸不是猪鱼,那是唐宋元时兴起的植物,不但可入药,插茱萸辟邪去毒还是重阳节的一个习俗,流传至今,在三国时期并没有详细的使用记录,这个王祥竟然卖起这个,可算是很有眼光。

    王祥有些赫然道:“说出来不怕大人笑话,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这才尝试拿来卖的,可一直没有……”

    单飞看着一牛车的茱萸,随手摘下一根枝叶上红色的果实,放在口中嚼了下。

    “大人,吃不得,味道很怪。”王祥忙道。

    “不是怪……”单飞嘴角浮出分微笑,缓缓道:“王祥……你还有……”他本来想问问这家伙还有多少茱萸,这车茱萸没人来买,可在他眼中,那可又可化作一笔财富,就算不变现,作用还是很大。

    可话未说完,单飞突然怔住,喃喃道:“王祥……祥瑞的祥?”

    “大人,你怎么了?”王祥不解道。

    单飞心中一动,突然问道:“请问令尊也姓王吧?”

    王祥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单飞竟然问出这种问题,不等回答,乌青已道:“老大,你怎么了,王兄弟的爹自然姓王。”

    单飞微舒一口气,缓缓道:“令堂可是姓薛?”

    王祥先是讶异,后是黯然道:“大人难道认识家母?不过家母早已仙逝。”

    “你继母姓朱?”单飞随即道。

    王祥楞了半晌,搞不懂这小子是不是隔壁老王,怎么会对他的家事这般熟知,吃吃道:“大人说的不错……你怎么……”

    单飞终于回过神来,摇头道:“你家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啊?

    这像话吗?

    王祥、乌青目瞪口呆的看着单飞,显然对他的逻辑无法理解,单飞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逻辑,他是从史书中知道的王祥。

    王祥,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二十四孝中“卧冰求鲤”的主人公!

    据史书记载,王祥此人至孝,生母薛氏过世后,继母朱氏继承了千百年来童话故事中继母的优良传统,一心想干掉王祥让自己的儿子王览继承家业,不过这个王祥对继母从不怨恨,有次寒冬腊月的,继母生病了想吃鲤鱼,估计是想借机整死王祥,王祥就到冰封的河面上脱衣服躺在冰上,希望化冰求鲤鱼,冻的和冰狗一样,结果竟然有两尾鲤鱼跳出来到了他的怀中。

    对于这种记载,单飞一向认为不是王祥脑袋秀逗,就是编故事的人脑袋进水,怎么会编出这种胡说八道的连三岁孩子都不信的传说。

    不过王祥孝顺看来倒是真的。

    单飞知道王祥,除了因为这个卧冰求鲤的故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此人是书圣王羲之的族曾祖父——也就是说王祥还有个弟弟叫王览,王览那分支,生出了流传千古的从孙子王羲之,不但如此,还生了个赫赫有名的孙子叫做王导!

    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这里的王谢中的“王”家说的就是东晋王氏高门中一手遮天的王导!

    单飞考古出身,由王羲之知道王祥,由王祥想到王导,一时出神,蓦地见王祥脸色突然一变,乌青同时叫道:“你做什么?”

    背后疾风突起,一只凉手已摸到单飞的脖子之上!

    ----

    今天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祝《偷香》的广大书友,事业高飞,心想事成!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