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42节 异样的心跳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单飞心中一凛,毫不犹豫的一肘反击了回去。他知道这个时代人命有如草芥,虽在许都城,可这才几天的功夫,看起来得罪的人都快有一车了,人若敬他,他当敬人,可人若踩他,他当然不是束手待毙的性格。

    砰!

    一人惨叫一声,大叫道:“单飞,你做什么?”

    单飞一肘击退对手,正要挥拳痛击落水狗,一听那人的声音,立即收了拳头换上笑脸道:“大公子,怎么是你?”

    方才偷袭他的人赫然就是曹馥。

    不过单飞转瞬明白过来,这家伙不是偷袭他,看起来是要和他打个招呼,只是这家伙毛手毛脚的,让人难免误会。

    曹馥揉着胸口,嘶着冷气道:“你小子竟敢殴打本公子,真的是什么可忍……什么不可忍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王祥一旁接了句。

    曹馥立即点头道:“对,就是这么一句。”

    “我不知道是大公子。”单飞知道这小子肚子里面都是草,只能算是花花公子,但算不上坏人,解释道:“大公子,你不知道,最近我都被人偷袭怕了。因为曹家,我得罪了夏侯公子,他还放狗咬我了,乌青,你说是不是?”

    乌青连连点头,“我们还把那条狗……”他还想往下说,被单飞踢了脚,明白过来,住口不再说下去。

    曹馥终于止住了痛,被单飞转移了话题,忘记了方才自己说过什么,立即道:“怎么的,夏侯衡那小子对你不利?”

    “对啊。”单飞见曹馥咬牙切齿的样子,立即道:“他最近总是看我不顺眼。”

    “这小子也太嚣张了。”曹馥一把搂住单飞的肩膀,同仇敌忾道:“我早就看出他不是个东西,没想到他这么不是个东西。单飞,你放心,我为你出头。”

    单飞一颗心没有放下来,反倒立即提了起来。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个曹馥这么挺他,其中定然大有问题。

    “大公子,你忘了和我约定的事情了。”单飞感觉这小子肯定是个大反派,让他卧底还和他这么亲热,明显在暴露他的身份了。

    “什么约定?”曹馥显然得了老年痴呆,半晌才想了起来,“那事儿眼下不是那么重要,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老子以后绝不和你搭伙,不然死不瞑目。

    单飞见曹馥拉他去屠宰场的模样,忙道,“大公子要去哪里?”

    “你去了就知道。”曹馥并不解释。

    单飞用力挣开曹馥的手道:“去也不用这么亲热了,不过大公子,你等我做点事情。”

    曹馥有些不耐烦道:“你要做什么事情?”

    单飞整理下思绪,暗想看这大公子猴急的模样,不陪他去是不行了,自己总不能才到许都,就把这些太子党、官二代都得罪一遍吧?

    “你给我点钱。”单飞伸手道:“我记得当初公子的手下麻强还欠我两贯钱呢。”

    “都被邓义拿走了,他说要交给你,怎么的,还没有吗?”曹馥立即道。

    单飞下巴差点掉下来,暗骂交友不慎,只能道:“那大公子先借我点钱好吧?”

    “不借!”

    曹馥干脆利落的拒绝,见单飞皱着眉头,曹馥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还跟我客气什么,借什么借?拿去用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小块金子来交给单飞,不解道:“你要钱干什么,去喝花酒吗?”

    单飞拿过钱来,心情有点沉重,感觉这可能是自己的卖命钱,但还是下了决定,将钱交给王祥道:“王兄,这金子你拿着,算我买茱萸的订金。”

    王祥差点跪下来,吃惊道:“单……单……大人,怎么用得了这么多,这一车百十个钱就够了吧。”

    他其实也不知道茱萸的价格,可见到一小块金子入手,还是感觉做梦一样。

    “不止是这车,有多少我要多少。”单飞有种承包下整个鱼塘的气势,“如果还有很多,我再加钱好了。乌青,你和王兄联系下这件事情。”

    乌青虽然不明白单飞的意思,可知道这个老大脑袋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想出的点子从来没有亏本的时候,自然一口应允。

    单飞向王祥拱拱手后,不等再说什么,被曹馥拖着向前走去,单飞脚步踉跄,好不容易跟上曹馥的脚步,见到曹馥走不多远,在一家酒楼前停了下来,终于明白过来。

    这是曹丕和青衣人方才进入的酒楼。

    夏侯家的产业!

    曹馥醉翁之意不在酒,显然在于如仙!

    曹馥迫不及待的拉着单飞就要入楼,酒楼前有两个门神模样家丁立即拦在曹馥的面前,皮笑肉不笑道:“曹大公子,你不能进去。”

    “你们眼睛瞎了,不知道我是谁吗?”曹馥勃然大怒道。

    一个白脸门神道:“曹大公子,我们就是眼睛没瞎,才不能让你进去。夏侯公子说了,以后这个酒楼,曹大公子和狗不能进入!”

    他说话间看了单飞一眼,微笑道:“也就是曹大公子和这位都不能进入。”

    单飞皱了下眉头,却没说什么。

    他素来都是如此,和这些狗眼看人底的做口舌之争干什么?有能力就当场打脸,没能力私底下弄死他们就好了。

    曹馥却是暴跳如雷,一指单飞道:“你知道这人是谁吗?他可是单飞,你去告诉世子,就说我曹馥把单飞领来了,世子一定会见我。”

    单飞心中一沉,立即感觉不妙。

    他方才见曹馥超乎寻常的亲热,就感觉其中大有问题,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大公子是要利用他才会对他这般热切。

    可他没想到曹馥会如此利用他。

    难道说他得罪曹丕的事情转眼就传到曹馥的耳中,曹馥要拿他讨好曹丕?

    单飞虽然不是曹馥肚子里面的蛔虫,却将曹馥的心思猜的一清二楚,曹馥自从对夏侯衡毁约后,一直被圈中人笑话,甚至连如仙的面都见不到。

    知道今日夏侯衡在自家酒楼宴请曹丕,甚至请来了如仙姑娘,曹馥自然想登门一见,可曹馥肚子里面装的是草,脑袋里面毕竟不都是水,知道见面之下难免被嘲笑,甚至可能被驱赶出去,因此一直在附近转悠。

    得知单飞得罪了曹丕,曹馥立即计上心来。

    不是有个负荆请罪的典故吗?

    咱今天就负单飞请罪。

    他可不管单飞的想法,朋友都是用来卖的,何况一个家奴?可他没想到事到如今,竟然连酒楼都无法进入,想出卖单飞都没有机会。

    黑脸门神回道:“曹大公子,我家公子说了,曹大公子不但人无法进入,声音也不能进入的。”

    曹馥眨眨眼,终于明白这小子是不传话的意思,气急败坏道:“单飞,给你钱是干什么用的?把本事亮出来,今天你不带本公子进去,明天我就把你卖给夏侯家!”

    你准备让我自己出主意把我自己卖了吗?老子没蠢到那种地步。

    单飞心思飞转,不等回话时,就听一人娇笑道:“这不是曹大公子吗?在门前做什么?可是在等如仙吗?”

    单飞心中微颤,只感觉那声音轻柔婉转,听到耳中如入心腹般荡气回肠,不想世上还有这种声音。

    曹馥更是身躯一震,失魂落魄的回过头去,见到日光下那曼妙的身影,磕巴道:“是……是……等…………”

    一梳着坠马髻的女子正从一辆装饰奢华的马车上轻盈而下,娉婷的走过来,摇曳多姿,秋波流转下,秋风似乎也明媚的如春风般温柔梦幻。

    她只是看了曹馥一眼,秋波再转,落在了单飞身上,嫣然一笑,缓步走了过来。

    单飞从没见过女子有如此蛊惑的能力,暗想女人都会发嗲,但和这女子比起来,那些发嗲的女人声音简直就如破锣一样。

    可他毕竟不是什么毛头小伙子,被女人一个眼波就会迷的神魂颠倒,见那女人如此,他反倒立即收敛了心神,只是垂下目光。

    就听如仙似又轻笑一声,又近了他两步,单飞陡然心中一凛,只因为刹那的功夫,他竟感觉一颗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

    ----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