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79节 答案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凌晨第一更!求票求收藏!

    ------

    长街众人先是窃窃私语,后是哗然,议论之声如波浪般传了出去,终究又静的如暴风雨来临前一样。

    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单飞,不明白这人哪来的这大的勇气,居然会要求荀恽向个百姓道歉。

    可有人认得单飞,又感觉理所当然,这小子吃了豹子胆一样,当初都和世子曹丕硬抗的主儿,和荀恽这样又有什么出奇?

    荀恽盯着单飞,终于难掩神色的愕然,许久才笑道:“我要是不道歉呢?”他话一出口,就暗自捏了自己一把,自感气势弱了一筹。

    他为什么要这么回?他这么一说,不就是承认自己理亏吗?

    “你当然可以不道歉的,但你不要后悔。”单飞长吸一口气道:“后悔你今日没有道歉!”

    荀恽本是哂笑,暗想你小子能有多大能耐,敢和我这么发誓?可见到单飞咄咄的一双眼,忍不住心中又有分发颤。

    有些人的承诺和放屁一样,可有些人的承诺……

    不待荀恽多想,单飞已经拉了乌青一把道:“我们走。”

    乌青反倒一怔,他本来以为拼了命也要找回这个场子,没想到单飞只是撂下了一句话后就撤退。

    虽是不解,乌青还是对单飞言听计从,终于和他转身离去。

    荀恽望着单飞的背影,嘿然道:“我还真以为你有多大本事。”

    “是啊,是啊。”夏侯衡摸了把冷汗,不知自己为何会发寒,强笑道:“这小子今天见到校事大人后好像有点不一样呢。”

    他本是随口一说,荀恽瞳孔微缩,心头蓦地一沉。

    ×××

    “单飞,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曹宁儿见单飞离开,终于松了口气,很快截住了单飞,不顾旁人惊奇诧异的目光,拉着他到了长街的一个角落,多少有分不满道。

    见单飞沉默无言,曹宁儿蹙眉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天得罪了多少人?你一点不笨,怎么总是做这种让人为难的事情?你这么对荀恽放话,还嫌不够麻烦吗?”

    单飞默然看了曹宁儿半晌,终于道:“我不这样对他说话,他就不会找我麻烦了,是不是?”

    曹宁儿滞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大小姐,有几句话我很久以前就想和你说了。”单飞缓缓道。

    很久以前?

    曹宁儿怔了下,心道我们才认识多久,见单飞凝望着她,曹宁儿有分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你想说什么?”

    “记得在我们一起出门的第一天,你曾问我——我为什么没有在那七件东西中选出最有价值的东西。”

    曹宁儿芳心一颤,没想到单飞对这事儿清清楚楚的记得。

    她亦记得。

    可她不明白单飞为什么会重提此事,她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那沉默的少年,心中不知为何,又想起莲花说的那句话——你根本不了解单大哥。

    她真的不了解!

    “我记得那时候大小姐曾经说过……”单飞凝望曹宁儿道:“东西的价值本是看人决定,而不是看物,我不知道三爷的心意,因此无法判断那七件东西在三爷心目中真正的价值。”

    那又如何?

    曹宁儿突然感觉眼前这少年近在咫尺,不知为何,却给她一种遥远的距离——她一直以为很了解单飞,很了解他的执着,可她真的了解?

    “大小姐说的没错,东西价值本是由人来决定。”单飞一字字道:“事情也是一样。”

    曹宁儿垂下头来,咬了下嘴唇,隐约明白单飞要说什么。

    “今天的事情,我本来可以当作没有发生,就像当初面对世子,面对夏侯衡一样。那不过是一文钱、一个馒头的事情,睁一眼闭一眼对我来说不是太难的事情,可我做不到。”

    曹宁儿仍未抬头,只是望着自己的脚尖。

    单飞嘴角带分讥诮的笑意,“我经历过太多的事情,看过太多的丑恶,本来应该麻木的什么都不说,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忍不住的要说。”

    顿了片刻,单飞哂然道:“后来我认真的想想,才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是什么答案?

    曹宁儿很想发问,却不想抬头,因为她只怕抬头望见单飞有分寂寞的眼。

    “答案就是——”

    单飞望向远方的天空,天蓝蓝,虽然有时会阴暗,“或许因为我还活着,而且知道怎么去活,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会提醒自己,一定要活得不会对自己失望。”

    曹宁儿不知为何,鼻梁微酸,不懂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为何能说出如此沧桑的话。

    “在大小姐眼中,在很多人眼中,我做的这些事情,或许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单飞微微一笑,笑容中有几分无奈,但还带着几分骨子里面的执着,“但对我来说,我惹的这些祸绝对是有价值的存在,如果我不这么做,那我应该怎么做?”

    望向曹宁儿,知道不会得到什么答案,单飞缓缓道:“大小姐问我知不知道在做什么,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小姐……”

    默然只是片刻,单飞淡淡道:“我不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知道这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情。”

    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举步向曹府的方向走去。

    一定要做的事情,就要考虑如何去做。

    如今的他——决定了怎么去做。

    他并没有回头,因此并没有看到曹宁儿终于抬起头来,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秀眸不知何时,早有泪花闪现。

    单飞不紧不慢的走进曹府,一直走到曹棺所在阁楼前,略停了下脚步,还是缓步的进了阁楼,拾阶而上。

    这是曹棺的住所,没有曹棺的许可,就算曹棺的大哥曹洪进入都要通传。

    可到如今,阁楼左近似乎根本没有人在。没有通传,但也没有阻拦!

    阁楼里静的如同坟墓一样。

    单飞脚步虽缓,可并没有任何迟疑之意,他知道阁楼虽静,但曹棺一定在里面的。他还不了解曹棺,但经过这些日子,他知道这个曹三爷或许足不出阁楼,但对许都城周边发生的事情,了解的绝对不会比赵达少。

    掀开厚重遮光的门帘,单飞又陷入了黑暗之中,似有无边的幽灵涌过来,他却没有丝毫恐惧。

    半晌的功夫,他终于适应了黑暗,依稀看到前方那个盘坐的身影,开口道:“曹三爷?”

    许久,曹棺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你说会考虑几天,如今看来,显然已有了答案?”

    “不错。”单飞点头道。

    曹棺似是无声无息的笑笑,突然问道:“你可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在七件物品中选的是什么?”

    单飞怔住。

    ----

    Ps:每日四千推荐票,达到有三更的计划不变,兄弟姐妹们还请继续帮忙!另外,最新问题出来了,单飞第一次选的是什么呢?嘿嘿,猜中有奖!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