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84节 期待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求票求收藏!

    ----

    单飞再到酒楼前的时候,意气风发,当然,那是因为他把乌蚕丝甲穿在了身上,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这些日子他活的看起来开心,实际上恨不得脑袋后多只眼,不过如今脑袋后虽没多出眼,前胸后背多了面墙,再加上破天矢在手,经过验证后,发现的确是杀人灭口的必备套装,一时间信心满满。

    咱是和平主义者,从来不想着杀人,大家和和气气的再好不过,但有人要暗算老子,我从不介意背后给你一枪。

    单飞不等站稳,罗老爹就擦着汗走过来:“单公子……东西都准备差不多了,你看着这胡椅做的怎么样?”

    那面的的孙苇和柱子都拎着两个小凳子过来,亲热道:“单老大。”

    有钱的是老大,有能力的也是。

    孙苇这般人伊始见罗老爹对单飞极是尊敬,还有点不服,可他们前段时间运茱萸过来时,人家曹家财大气粗,从来不拖欠尾款,就让他们很是感激。再知道什么馒头、包子、饺子的,竟然都是单飞的杰作,又见酒楼上到掌柜、下到伙计,没一个不对单飞毕恭毕敬的,不由也对单飞佩服起来。

    当得好厨子的家奴肯定是个好木匠。

    这不,曹府亲派大军扫荡了山上的茱萸后,他们本以为会失业,没想到单飞随即又安排他们点事儿去做,找人多做点胡椅来。

    他们当初听说什么胡椅还很奇怪,后来才发现制作起来并不麻烦。

    单飞接过一把胡椅,展开一看,很是满意。

    罗老爹一旁赞道:“单公子,我发现你简直是个天生的奇才啊,这种椅子老汉我以前从未想过,但坐起来很是方便,最关键的是还能随身携带。单公子能想出这种东西,老汉想不佩服都不行了。”

    不就是个类似胡床的折叠凳吗?你至于这么夸张吗?

    单飞把玩着手中的折叠凳,微微一笑。

    他早就留意到如今的中原还是流行席地而坐,更知道这时期的中原人还是习惯跪坐或箕踞。

    这是自古习俗所致。

    古人服饰以前少有裆裤,穿起来自然凉快,可坐下来问题就会出现,你想你穿着无裆的裤子像现代人一样两腿一分,那可说是要多风骚有多风骚。听说当年孟老夫子都是忍受不了老婆在家随意分腿,怒而休妻,就因为这种服饰文化,才导致古人规规矩矩的跪坐。

    不过从汉朝起,服饰多了裤裆这个设计,再加上兵荒马乱的,服饰文化一年数变,无论上下都意识到这个问题,逐渐保护起隐私,为胡床的兴起自然带来分便利。

    我这一小步,时代的一大步啊。

    单飞听到罗老爹的夸奖,暗自提醒自己——作为一个成功人士,不能在赞扬下飘飘然,要随时保持谦和的态度。

    “罗老爹,我就喜欢你这样,说话够实在。”

    罗老爹忙赔笑道:“我从来只说实在话。”

    单飞试坐了下胡椅。感觉高矮适中,孙苇一旁道:“单老大,你觉得这么坐好吗?我看读书人都不是这么坐呢?”

    “你天生就是读书人?”单飞反问道。

    孙苇道:“老大,我现在也不是读书人啊。”

    “这就对了。谁都不是天生会读书,也没谁规定天生一定怎么坐。风俗是可以改的,而改变风俗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方便实用,只要用起来方便,又不高难,老百姓一定会喜欢。”单飞坐在胡椅上,感受着路过众人的指指点点,安之若素。

    这时酒楼前路人如织,用饭的人亦是人头攒涌,热闹非凡,见到单飞如此,难免议论纷纷,“他坐的是什么东西?”

    “看起来很怪的样子。”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古代人,单飞早有预料,好在没说他好像一条狗呢。他知道古代人对新事物接受方式和现代人没什么两样,先好奇议论,后试用推广。只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嘛,总会有人说三道四,何足为奇。

    他不声不响的先为胡椅宣传一把,孙苇等人见状,也纷纷效仿把胡椅放下坐在上面,多少有些骄傲的模样。

    “对了,大排档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单飞感觉三爷随时都要出发的样子,知道自己在酒楼上不会再有太多的时间,准备祭出终极大杀器。

    “老大,桌子还在赶制,现在只做出不到十张。”孙苇道。

    单飞点点头,暗想曹棺要找什么长生香,赵达呢,找他的时候拿个虎头蜂出来,有人在搞事,这两件事间会不会有什么瓜葛?

    他正沉吟间,听到不远处卖馒头的莲花突然道:“虎头,你怎么来了?你哭什么?”

    单飞扭头望过去,见到虎头正抹着眼泪向这方向走来,皱了眉头,迎过去道:“虎头,怎么了?又丢钱了。”

    这孩子一枚铜钱差点引发场凶杀案,可自从那事情之后,虎头对他很是亲热,不过虎头多在读书,少和他见面。

    莲花也擦了下手赶过来,呵斥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荀先生那里读书吗?”

    “荀先生……荀先生……”虎头哽咽道:“他说我不用读书了。”

    “怎么?”莲花一怔,不解道:“我们不是给钱了?”

    虎头抽泣道:“他说给钱也不教了,让我以后不要再去了。姐姐,我……这次没犯错啊。”

    单飞一旁见状,微皱了下眉头,就听远处有马蹄声响,只不过这次不算急骤的样子,扭头望过去,就见曹丕、夏侯衡、荀恽等人正向这个方向行来。

    见到虎头哭泣,曹丕、夏侯衡多少有分奇怪,不过不以为意,荀恽却是笑了起来,“单飞……好久不见,我对你多少有些失望了。”

    单飞见他看了虎头一眼,嘴角带分得意的笑,立即明白过来。

    这小子在玩手段。

    虎头在什么荀先生那里读书,突然不让读了,多半是这小子用的阴招。

    我靠!

    老子才对你荀恽太过失望,荀氏怎么说也是士族大家,大家就要有大家的风范,拜托你拿出点贵族的气质来。荀彧、荀攸都是曹操身边杰出谋士,想必风度不凡,怎么你这个荀恽如此不上道。

    单飞心中少有的怒火,却还能笑道:“我对荀公子倒很有期望,都说荀公子乃荀氏八龙之后,想必学问是有的,也算是个先生,不才有几句话不明,还请荀公子解释一二!”

    ---

    Ps:回来的有点晚,这两天周末,杂七杂八的事情挺多,今天就两更吧,周日把昨天欠的一更补上,感谢诸位关照老墨的朋友们,还请继续投票支持俺,拜谢!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