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偷香 > 第87节 战争与酒楼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二更!继续求推荐票!

    -------

    单飞感觉郭嘉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比某些现代人都要快,这么快就有共锅的概念了,回头望去,见张辽站在他身后不远,单飞笑道:“张大哥来了,一块坐了。”

    张辽似有分犹豫,走过来向单飞略点下头,再向郭嘉抱拳道:“张文远见过祭酒大人。”

    他素来谨慎,来找单飞却见郭嘉在此,难免犹豫。

    郭嘉如今可说是曹司空手下红人,他张辽不过一介降将,虽有战功,但如何敢和郭嘉同坐一处?

    郭嘉笑起来,“文远何必如此客气。请坐,请坐,奉孝正有些事情请教,难得好锅配好肉,好料配将才,今日看来万事俱备,只欠点好酒了。”

    张辽略有拘谨,挨着单飞坐下,对胡椅、火锅这种新鲜事物难免多看一眼。

    单飞一听郭嘉要酒,早就招呼伙计过来,吩咐了两句,不多时,伙计拎着一坛子酒过来,郭嘉大喜,伸手拍开泥封,只是一嗅就道:“会稽产的三年稻米清,没想到这里也有。好酒。”

    那伙计一挑大拇指,显然对郭嘉识货很是钦佩。

    郭嘉亲自为单飞、张辽满上碗酒,举碗一碰,话不多说,当先尽了一碗,随即招呼张辽、单飞刷料,吃的不亦乐乎。

    张辽本有几分不安,几碗酒下肚,见郭嘉谈笑风生,虽奇怪单飞这小子怎么会和郭嘉扯上关系,但终究放下拘束,和二人有说有笑起来。

    郭嘉手中筷子如飞,不多时就干掉两盘羊肉,打了个饱嗝这才稍放筷子,抿口酒道:“听闻文远才从河北回转,不知道那里战况如何?”

    张辽才要放下筷子,郭嘉忙道:“边吃边说就好,你停箸了,我就不好向单飞要肉了。”

    单飞一笑,感觉郭嘉看出张辽的拘束,特意缓解下气氛。

    张辽咳嗽一声道:“末将……恩,邺城久攻不下,文远奉司空大人之令和乐将军先拔邺城东南阴安,将那里百姓移至河南,前几日才回转向司空大人复命。”他见郭嘉总呼其字,暗想人家这般亲热,自己再过客气实在是有点不近人情,遂也改了自称。

    单飞一听二人所谈,知道他们谈的是河北战事。如今袁绍病死,曹操正对河北袁绍的几个儿子开战,只是邺城久攻不下,史载曹操就是听从郭嘉的建议,暂回许都,让袁绍三子袁尚和大儿子袁谭自相内斗,结果事态真如郭嘉所料,曹操一回许都,袁尚、袁谭就忍不住掐了起来。

    掐起来的原因看起来复杂,实际上无非类似现代二世祖之间遗产争夺战而已——袁尚是袁绍小老婆生的,但掌大权,身为长子的袁谭自然不满,外敌一去,于是内乱又起。

    曹操让张辽尽迁阴安人口渡河,只是因为三国连年征战,人口实在稀缺的厉害,也算是在进行资源储备,为日后发展做准备。

    单飞对这方面清楚了解,不过并不插嘴,只是往锅里放菜放肉。

    郭嘉微微点头,“有乐将军和文远出马,阴安可说是手到擒来,只是不知文远如何看待邺城战局?”

    张辽迟疑片刻,见郭嘉满是鼓励的目光,终于道:“袁谭、袁尚不合,邺城迟早必下,只是……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司空和奉孝兄采用釜底抽薪之法,坐山观虎斗,邺城外援渐竭,内耗不断,依文远所见,明年邺城可克。”

    单飞夹筷子的手顿了下,倒对张辽很有分佩服。他知道如果按照历史,邺城被克正是明年,可他不过是早知,张辽却是预判出正确答案,古人所说的料敌机先不外如是!

    郭嘉一笑,又喝了一口酒道:“单兄弟怎么看?”

    单飞微怔,哂笑道:“郭大哥实在太高看我了,这等军机大事,我能有什么看法?”

    “不然,不然。”郭嘉摇头道:“夫子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我当然不敢比夫子,那么说这里三人恐怕有两个是我的师父。”

    张辽、单飞忍不住笑。

    郭嘉看着单飞,含笑道:“我倒是很想听听单兄弟的想法。”

    张辽见郭嘉有分执着,内心暗诧,他初见单飞时,因狗肉结缘,一番交谈感觉单飞见识不凡,后知其不过是个家奴,诧异中难免有分遗憾。

    降将难有前途,家奴更难。

    可他没想到这个没前途的家奴竟然敢呵斥荀恽,顶撞世子,甚至能和郭嘉称兄道弟,让他也是不由惊叹此人如何有胆做到。

    今日见郭嘉和单飞极是亲热,虽说郭嘉有分客气之意,但对单飞的意见显然极为重视,这就让张辽更是惊奇。

    单飞见二人均是等待他的下文,暗想面对一个谋略奇士,一个军事将才,自己还是藏点拙好。

    人家脑袋绝不是白给的,历史记录那都是马后炮,人家真正的能力是如何审时度势的判断。

    心思微转,单飞微笑道:“张大哥所言极是,我对战事一窍不通,不过感觉邺城之战和眼下曹氏、夏侯氏酒楼之争仿佛。”

    张辽一怔,不解道:“此言何解?”

    郭嘉目光却是微闪,只是道:“还等单兄弟的高见?”

    “高见不敢当。”单飞当朋友不说假话,真诚道:“夏侯家酒楼有御厨坐镇,又得曹公器重,对曹家酒楼本有优势,只是却忘记了一点,酒楼要揽客,最引人的地方,本是要饭菜美味实惠,才能得世人喜欢。”

    郭嘉伸筷子又捞了一片肉,微笑不语。

    张辽忍不住问道:“这和邺城之战又有什么关系?”

    单飞一笑,“酒楼之争如此,世事其实均是如此,方才张大哥也说过,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酒楼要客人来奔,贵在自身酒菜,天下要百姓依附,贵在执政之人。”

    郭嘉送肉入口,嘴角终于带分笑意。

    单飞缓缓道:“袁氏早失民心,邺城崩溃不过早晚。只是就如酒楼生意一样,满足现状迟早被别的酒楼取代,长盛不衰之道在于进取不懈。邺城不过是袁氏标志,听闻河北还有不少贼军流散。”

    张辽对单飞益发的改容相向,暗想寻常家奴混吃度日,哪管许多,单兄弟这般见识不知从何而来,插言道:“单兄弟说的不错,如今河北有张燕、孙轻等黄巾余党,声势浩大,甚至不让袁氏兵士。”

    “兵士、黄巾其实多为百姓,若有温饱,何苦死死抵抗?”

    单飞说到这里,心中蓦地有热血上涌,突然起身向郭嘉抱拳道:“郭大哥,小弟和你总算相识一场,不知可否请求一事?”

    郭嘉看了单飞许久,“我感觉你不是喜欢求人的人,还不知你要求何事?”

    单飞看到郭嘉眼中的温暖,沉声道:“我闻言司空军中有‘围而后降者不赦’的军令。”

    郭嘉缓缓点头,眉头微皱。

    单飞一字字道:“我知所求过火,但有朝一日邺城被破之时,还望郭大哥向曹司空美言几句,饶了邺城的百姓!”

    阳光朗朗,照在单飞身上,微有热意。

    张辽先是愕然,后有动容,竟然也如单飞一样站起,抱拳对郭嘉道:“文远亦如单兄弟所请,还请祭酒大人考虑。”

    郭嘉看着二人许久,微笑摆摆手道:“其实这件事能否成行不在我……”顿了下,看着单飞,郭嘉淡淡道:“而在你单飞的身上!”

    ----

    Ps:一叶舟2016书友很赞,早前就猜出火锅了。另外,书评区最近很热闹,我很高兴,哈哈!还是建议大家多发剧情有关的猜想,到时候我择优发布到墨武的微信公众号上,期待你的精彩书评!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