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1章 庄周晓梦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坐在岸边的岩石上看远处的大海,蓝蓝的,就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一般无边无际,又像一个美丽的梦酝酿着丝丝的幻影,让人忽而飞跃了星辰然后又畅游在宇宙。近处的大海却是灰褐色中夹杂着一点沫白,狂风啸来风卷怒涛、海浪朵朵、一会儿变得奔放,一会儿又变的恬静......

    看的久了所以思绪就变得很复杂,总想在变幻莫测的大海中探寻点什么。

    张毅就这么无聊的发着呆,一梦千年,他不知道自己是化蝶的庄周还是庄周化成的蝴蝶,仅仅只是一场醉酒就他莫名其妙的横跨到了贞观二年。

    唐太宗李世民、混世魔王程咬金、房谋、杜判.....一个个耳读能详的历史名人已经开始登场,正用着他们的智慧和勇武演绎这个精彩的大时代!只是在热血澎湃之余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思念。

    回不去了!

    整整一千多年的时光除非他能超越光速,否则一切都只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

    还记得霓虹闪耀的街口,还记得女友手指触碰到自己时候的温柔,还记得在手中被点燃后的香烟......可是...可是清醒过后眼前看到的却是无边的荒芜和蔚蓝的大海。

    张毅甚至在想,如果有可能即便是让他付出他所能所付出的一切他都愿意回到那个熟悉的世界。

    然而人总是想要活下去的,这是一种本能,在这个荒芜的世界其实只要活着并且四肢俱全对张毅来说就是一种幸运,或许目前的一切并没有相像的那么糟。

    当然,如果在活着的同时能够再滋润点儿那就更好了,比如有家有口有点钱,然后春日里躺在躺椅上看桃花,夏天吃着冰棍儿有两个婢女帮忙扇扇子......这样的生活或许就很不错。

    订个小目标先回到长安?

    这样美美想着张毅的脸上就不经意的露出了几分微笑。

    流放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他在想如果有一个合适的契机的话自己或许很快就能离开这片从未被真正开发过的富饶之地。

    正如是你在这边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却在看你。

    岸边的沙滩上数根竹竿三三两两的支架着几张破网,一群被日头晒的发黑的少女正嘻嘻哈哈的穿梭其中,手里拿着鱼梭用纤细的麻线将网上的破洞补上,还不时的回过头看看远处微笑着的少年。

    少年很俊美,而且很白,温文尔雅的样子和部族里那些整天只知道唱山歌的阿哥们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让她们以致于压根儿就没有把心思放在渔网上。

    张毅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些少女,她们的衣着并不是唐人的常居服饰,相反带着一股浓烈的少数民族风味。

    《周礼·夏官·职方》中就有记载,岭南为藩服之地;春秋战国属南越;战国入楚称百越,“化外之地“、“瘴疠之乡“、“刀耕火种“就是它最好的描述,这些少女是百越遗族的可能性很大。

    没有刻意去理会那些少女继续发呆,少女们似乎永远也补不好网,直到夕阳西下点点碎金涌动,将海平面上的几艘渔船送到岸边的时候整个海滩就变得忙碌起来。

    船是中间平两边高的蹩脚小渔船,说是小却足以容纳四五个人,因为不分船头和船尾所以这时候两端都站着数个皮肤黝黑的青壮满脸带着笑容唱起了豪迈的调子。

    这些精力旺盛的家伙是在用歌声吸引岸上的少女,那赤luo着纹有海蛇的上身还不时的从船舱里抓起一条条大鱼丢到沙滩上显示今天的收获。

    只是往日阿妹们崇拜的目光却并没有停留在他们的身上,而是落向了远处的少年,这让他们在失望之余充满了愤恨。

    但是他们并不不敢动手,如果那个百越人胆敢伤害一位唐人的话交州已经闲的快要发霉的府兵绝对会将这里的所有人杀光。

    更何况那个少年和他们平日里看到的唐人商贾不一样,白衣如雪、面若冠玉,即便是坐在哪里一动不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儒雅气息就让他们认为是一个大人物,这就使得他们低人一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知识是智慧的结晶,更是先贤们的血汗凝聚,所以是高贵的即使在中原之地文化的普及甚至达不到千分之一的程度,如此巨大的比例直接带来的后果便是让世人对知识的敬仰几乎达到了对神的高度。

    而唐人就是这些知识的传承者,这是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认知,所以少年是高贵的,即便是张毅现在将某个少女直接打昏了抗走他们也不会觉得这是在犯罪。

    相反他们只会羡慕那个少女好命从此以后锦衣玉食脱离了苦海。

    汉子们都迟迟不出声,于是就有一位精神奕奕的老者就恭恭敬敬的从船上走了下来。

    他走的很小心,生怕自己的走姿太丑的缘故不到百米的距离他用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待走近了才抱拳一礼道:“小子们无礼,打扰这位公子了!”

    老者同样袒露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肤是岁月留给他的记忆,他的口音很怪,但是至少还能勉强说两句汉话所以交流并不是什么问题。

    见到老者施礼张毅赶忙起了身,对于老者会简单的汉语交流他并不惊讶,海丰虽然偏僻但毕竟是汉治之地和汉人打的交道多了会这么两句并不奇怪。

    “那儿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倒是小子在这儿耽误了诸位的归程心中不安,不知老丈如何称呼?”张毅笑着拱手回礼问道。

    少年公子并没有因为自己冒昧打扰发脾气,老者脸上顿时就布满了笑容,就连皱纹都散开了许多如因琼浆般尽是陶醉。

    “不耽误,不耽误!”老者连忙摆手,他的汉话原本就说的不好加上激动就变得更加结巴。

    先是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后面掩笑的青壮和少女,又偷偷的看了看张毅的脸色见张毅依然云淡风轻的模样才又迟疑道:“我乃是“姑妹”部于此地的长老,公子称呼虞叟便是,只是此处荒莫,却不知公子来此所谓何事?”

    在这个地方即便是唐人商贾都很少有人来的,现在居然出现了一味貌似书生般的人物在虞叟看来绝对是个新鲜事儿所以斗胆问了一句。

    “无他耳,随意看看!”张毅的眼睛突然看向了被扔到海滩上的鱼获顿时就来了兴趣,问道:“虞叟收获可丰?”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