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3章 契约成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都是些憨货还望公子不要介意!”虞叟笑着再次施礼,然后急切问:“公子到底有何妙法能让我等苦命人挣脱大海之威?哪怕只能混个半饱‘姑妹’一族都感激您的大恩呐!”

    少了一只手施起礼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虞叟尽量让自己做的完美,希望用自己的虔诚来为族人求的一条谋生的门路

    说完,见张毅微笑不语,虞叟脸上就有些尴尬,想了想才迟疑道:“只是不知公子需要我们付出什么?”

    自古的交易法则就是双方需要拿出对等的物品出来交换,只是,‘姑妹’族并没有任何能与之相等的东西交换这让他心里非常忐忑。

    “三成!我需要你们每天的三成渔获!”张毅依然在微笑,在夕阳的余光下身上被照的一片金黄,开口道:“当然以后或许我还会让你们做点儿别的事情,算是便宜你们了!”

    “三成!”

    虞叟嘴里不断的重复这个字眼,突然间就发了疯似的狂笑起来,直到整片天地都回荡着他的声音的时候一把尖刀就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上,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手起刀落之下那只吊着的左手上一根指头就被切了下来。

    顷刻间血如泉涌,但是虞叟依旧在笑,整张脸甚至洋溢着一种叫做愉悦的东西,将手里的尖刀递给了张毅之后弯下腰就将那段指头捡了起来丢进了浪涛。

    接着面朝大海跪下道:“海神在上,今日‘姑妹’一族在此与公子立下血誓永不相背,凡有驳逆者葬身大海尸骨无存!”

    顿时海滩上就跪下了一大片,就连刚才还躲在渔网后面的少女这时也是如此。

    他们每个人脸上表情都万分的严肃,虔诚的跟随着虞叟念着一段段古老的祭语。

    血契是需要用鲜血来遵循的契约,断指只是祭品,一但结成背叛就只能以死亡来终结,在牵制‘姑妹族’的同时也牢牢的捆绑住了张毅必须履行他的义务。

    只是张毅有些纳闷了,难不成这些人都是傻子?就凭自己空口白牙的一句话他们就信了?还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将自己的手指剁掉喂鱼!

    十指连心!

    别说剁手指,那怕是被刺破皮张毅都觉得疼,可是人家都已经这么干了作为契约的执行人他现在就有种把虞叟掉在树上打一百遍的冲动。

    你喜欢剁手指回家慢慢剁去,手指剁完了剁脚趾也行,可是自己的手指是要用来吃饭写字的,别说少一根就是少了半截都不成!

    不过不留下点儿什么也说不过去,没见一个个念完鸟语就瞪着眼睛看自己吗?

    一咬牙,拿起尖刀也是奋力的一挥......

    一缕头发就被张毅削了下来!

    头发不多,就那么十来根,不过他依旧还是学者虞叟的样子将头发捡起来捧在手里,无比庄重的走到海边一扬手就将头发抛了出去。

    或许是真有海神,而且也听到了虞叟的祭文,海风卷着那十数根头发朝大海中央飞去,一个浪涛过处就被湮没在了这片大海之中。

    本来还有些心虚,不过看到虞叟那张满意的老脸张毅就知道刚刚的李代桃僵已经被他们认可了。

    虽然没有剁手指,但是头发也是身体的一部分,正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发着冠也,相比起来在古代其实头发往往比手指更为重视,以发代首的事情都有先例他这么做也算是从善如流了。

    这就算是完成了契约,现在虞叟才在刚才的那个壮汉的搀扶下继续包扎伤口,作为万能的治疗药剂口水是少不了的伤上加伤的手臂现在被麻布条子捆成了一个大粽子继续吊在脖子上,然后男人们就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在他们看来既然完成了血誓张毅也就是自己人了,虽然出于对唐人的惧怕都靠在虞叟身后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的热情。

    “我需要毛竹,就是山上很大根的那种,还有新的渔网,明天上午我会在这里教你们怎么使用这些东西在最安全的前提下获取更多的海产!”

    就说了一句话张毅就丢下还准备继续听下去的虞叟上了渔船,作为一名被流放的犯人他也需要足够的食物来填满肚子。

    比如船舱里的海蟹就很不错,正是夏去秋来之时,这个时候的海蟹膏满钳肥如果撒上点儿姜丝清蒸一下绝对是无上的美味。

    因为都是自己人了,所以张毅也就不客气,只是海蟹很大还长着锋利的倒刺让他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于是立刻就一位少女红着脸跑了过来,脚下轻轻一点就将螃蟹压在了脚下,然后拿着草绳用一种独特的方法绑好立刻螃蟹的钳子和腿就失去了作用鼓囊着两只大眼睛抗议。

    很快一只只海蟹就被五花大绑成了一团团的模样,再用一根草绳串起来就递到了张毅的手里。

    “谢谢!”

    接过螃蟹,少女一溜烟的朝姐妹们跑了过去,顷刻间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就响了起来。

    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张毅提着螃蟹就朝回走,虞叟他们也没有任何人阻拦,都觉得理所当然然后青壮们又开始活跃起来继续将船舱里的鱼抛下沙滩。

    生意这东西没有谁利用谁,有的只是谁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张毅想要他们的渔获,‘姑妹族’想要一个半饱的生活,每个人都从这场交易中有利可图所以都是赢家。

    路很难走,甚至算不上路,一人多高的杂草长的满地都是一眼望去没有个尽头,如果没有眼前这条不知道是哪些人开辟出来的生命线张毅觉得自己恐怕下一刻就会在这片荒野的泽国中迷失。

    好在这具经过了徒三千里的身体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变得潺弱,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风度,将螃蟹挂在了肩膀虽然会弄脏衣服但是手却空了下来这样就轻松了多了。

    找到了一根造型奇特的树枝就这样一边走一边用石头打磨,工具有限自然做不出什么精巧的物件但是依葫芦画瓢打磨久了也有了一根拐杖的雏形,最重要的是胜在坚固。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