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4章 忠仆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少爷!”

    正在出神,耳旁就响起了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放眼一看才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佝偻着腰的六旬老者已经出现在了前面不远的地方正而且正艰难的迈着步子朝这边赶来。

    老钟!张毅赶忙也迎了上去。

    眼前的老者他是由衷的敬佩,如果说后世所谓的诚信和忠诚需要用合同来体现的话,那么这位这是一个只有在史书里才能看见的可以写进教科书的忠仆,他的忠诚甚至可以放弃一切,包括他的生命。

    这样的一位老人就由不得张毅不尊敬!

    短短的半年时间,从长安徒步到岭南徒步三千里,也是身体原主人众多家仆中唯一一个愿意跟着他的人。

    都说古代一经分别就是天人相隔,因为交通的闭塞造成了往往一个来回就需要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其中还包括盗匪、响马以及病痛等多种因素,在往往一个感冒病就会要人名的时代里张毅真的难以想象这位老人是如何走完这段漫长的道路的。

    或许在他的心里就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在脑袋深处的记忆中就有关于老钟的记忆,这张原本发福的胖脸此时已经变得干瘦的可怕一道道风霜洗礼过后的痕迹让他仿佛下了一次地狱。

    还有昔日的黑发也变的如同稻草一般被微风一吹不断的起伏、飘散显得更加的老迈和沧桑,与那个威风八面的管家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好在人非旧人,虽然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世态炎凉张毅却并没有气愤,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任凭是谁也不会愿意跟着一位被流放的公子哥到岭南等死,将心比心,如果换成了他自己恐怕也会是这种选择。

    毕竟任何人的生命都没有自己的生命重要!

    “和人做了一笔生意,我们很快就有很多吃不完的鱼,或许还可以和城里的商贾换一些大米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张毅脸上又露出了阳光般的微笑,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说着就将手里刚刚做好的拐杖递了过去道:“你试试,看看合不合用?”

    “少爷!老奴我......”老钟顿时就感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

    少爷亲手做的拐杖!

    虽然很粗糙,并且简易的没有一丁点儿花纹,可是把手却打磨的非常光滑,老钟甚至可以想到少爷在打磨的时候一定考虑到了自己这样会更加顺手......

    接过拐杖的这一刻他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了,只是看到张毅肩膀上挂着的螃蟹和身上被野草割破的衣衫心里却是一阵的心酸。

    少爷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一门只读圣贤书的公子哥,他还记得以前出门那怕是银钱都不会自己拿而是放在仆役的身上......

    可是现在......现在居然落魄到和人去行商贾这等卑贱之事,而交易的对象他几乎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什么人。

    海丰县可以说是岭南几乎最偏远的地带,除了县城里的官员之外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商贾,其他人全是百越人,这些南蛮好勇斗狠、一言不合就暴起杀人与这样的人打交道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自己却终究还是老了,不仅不能帮助少爷还成了他的累赘,若不是还想看着有一天少爷能活着回长安,他甚至现在就像结束自己的性命。

    “您也别自称老奴了,这儿就咱们俩相依为命的,没有你我指不定早就死在来的路上了!以后我就叫你钟!”张毅将螃蟹晃了晃,继续道:“咱们今晚就吃清蒸海蟹,这可是好东西,在长安有钱也不一定能吃到这么新鲜的。”

    “好!....好!”老钟颤抖的点了点头,对于钟叔这个称呼他自然当的起,只是....一想到圣旨上面那句‘非大功不得还长安’的话又让他黯然下来。

    身为罪囚,还是在岭南之地何谈大功?又上那儿去立大功去?

    路很漫长,满是荆棘的路途想要快起来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当鸟雀都开始回巢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了一座破败不堪的城池。

    都说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其实身在异乡即使不在佳节同样如此,否则的话就没有那么多文人sao客那么多的思念和缅怀。

    比如在海丰这个已经偏离了大唐管制的地方如果能遇见一位同乡或者一位能说汉话的人其实就是一种幸福。

    刚要进城一辆马车就从后面缓缓的驶了过来,在马车的后面还跟着一长串挑着山货的百越人,队伍几乎从城门口排成了一条长龙甚为壮观。

    马车一路前行,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其实也难怪,能在岭南之地做生意的商贾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军伍之中自然是多多少少有点关系的,在海丰城受到一点诸如免检之类的照顾当然不在话下。

    张毅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如果等这支商队先行进城的话没有小半个时辰根本就不可能,可是倘若自己和老钟先行的话城马车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里已经走在了前面。

    就在他踌躇之际突然马车的窗帘被拉开了,一张胖脸就露了出来。

    脸很大,不过却是一副年轻人的模样,约莫就是二十上下的年纪,或许是因为常年奔波的原因显得在富态之中多了几分干练,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就准备缩回车厢的时候突然‘咿!’了一声。

    因为就在此刻他居然发现就在马车的旁边站着一老一少两位唐人,其中一位书生打扮,另一位作管家装,这让他如同酒逢甘露一般立刻就来了精神。

    特别是书生,虽然衣袍已经有些破旧而且还有些脏,不止如此,在他的肩膀上还挂着一长串海蟹让他的形象无疑大打了一个折扣,可是这一切并不能影响作为一个世家子弟的事实,皮肤白皙、手指纤细,更重要的是举止有度那怕是见到了自己这样一个成功的商人也仅仅只是差异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停车!停车!”胖脸急忙大喊。

    马车刚停,一道肥胖的身影就急匆匆的从车辕下跳了下来,快步走到张毅跟前就自来熟的施礼笑道:“鄙人沈阔海见过两位,说来海丰这一亩三分地也算的上熟套,根本就不是咱们唐人该呆的地儿,这位兄弟看起来似乎很面生,也是来赶货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