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5章 他乡遇故知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海丰对于古人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居身之所,来这儿的人除了在当地收购山货的商贾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愿意踏足这片土地。

    在沈阔海看来眼前这位少年必然是家中出现了问题,不得已之下才如同他一样来这蛮荒之地寻求机会,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的理由。

    “久仰,久仰!老夫钟万财见过沈公子!”老钟同样拱手施礼,作为一名有着数十年经验的老管家应对这种场合他自然不在话下,顺手以指旁边的张毅介绍道:“这位是我家公子!”

    “张毅见过沈兄!”虽然有些狐疑眼前这个胖子的举动,不过都是唐人还说的一口流利的关中话张毅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拱了拱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指着后面的人群道:“看来沈兄今日收获颇丰倒是恭喜了,运往长安相信无论是皮毛还是肉脯都能卖个好价钱!”

    说到经商沈阔海顿时眉飞色舞起来,蒲扇大的巴掌就拍到了张毅的肩膀上,勾肩搭背的哈哈一笑:“区区财货不足挂齿,今天咱们兄弟一见如故不如去老哥那儿喝一杯如何?“

    “甚好!人生之喜莫过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今日与沈兄相见确实当浮一大白!”张毅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就跟随沈阔海上了马车。

    沈阔海的住处其实就是东门边一个三进三出的院子,房子算不上高大却非常宽敞,因为利于储存之便除了几间住房之外其他房间都被改造成了仓库或是堆积皮毛或者风制干货显得仅仅有条。

    “张兄弟、钟管家,来请坐!”吩咐完账房处理后事沈阔海就满脸堆笑的端来了两盘子野味还有一壶酒笑道:“身在异乡却是寒酸了些,改日回到长安哥哥定当到绿柳斋给你补办!”

    说着就朝着三只粗碗一股脑的倒酒。

    菜是好菜,纯天然的麝肉,入口肉质纤滑,可是味道就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了。

    有盐没味的水煮,肉上面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啥玩意儿闻着那叫一个恶心,刚嚼了几下张毅一口就吐了出来!

    压根儿就没法吃啊!

    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老钟和沈胖子张毅就知道错了,还别说在唐朝这个时代那怕是富户也不可能天天见到荤腥,半个月来顿肥膘子肉就算不错了,还敢想味道?至于牛羊肉,根本就不是一般家庭能吃的起的,不仅是身份地位的限制,就算你有钱也没处买去!

    所以说肉的味道不行还真怪不的沈阔海,没见老钟看见地上被嚼了两下的碎肉脸颊不住的肉痛吗?

    “可是不对胃口?”沈阔海当下就放下筷子关心问道。

    确实有些失礼,可是想要将面前这黑乎乎的肉块咽进肚子里那绝对是需要莫大的勇气,一想到肉上面的不明物质在胃里发酵然后与碎肉再经过消化变成一堆黑色还带着臭味的浆糊张毅脸上就越来越难看。

    食物味道可以不好,你至少也得干净啊!

    难不成正应合了那句不干不净吃了不生百病?

    艰难的又吐了吐嘴里的残存之物,张毅才一脸尴尬道:“兄弟真是浪费张兄好意了,或许是水土不服的缘故见佳肴却无福消受,不如由小弟主厨就着下午弄来的海货做上一道菜就当赔罪如何?”

    实在是不敢动筷子,编了个水土不服的理由就朝厨房跑去。

    对于张毅的解释沈阔海陷入了沉思,虽然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有水土不服的情况,但是这种情况绝对不会是现在张毅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张毅所表现出来的情况恰恰是他当年刚入商道时第一次和下人吃糠腌菜的情形。

    那是三年前,他至今都清楚的记得当时呼之欲呕的表情和现在的张毅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老钟自然不会想到这么多,他现在眉宇深锁正在为自己的少爷担心,可是前有尊客他却不能走只好陪着笑拿起海碗笑道:“承蒙沈公子款待,老夫代我家少爷敬公子一杯!.....”

    海鲜吃的就是一个鲜字,无论是鱼类还是蟹类因为常年生活在海里自身就带有足够的盐分,之所以需要放入姜丝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把海鲜的那股子鲜味放大从而让人在味觉中起到一种绝美的效果。

    不得不说在岭南这样的地方想要找到一块生姜简直就是一种奢侈的想法,和厨房里的百越厨娘交流了好半天功夫最终张毅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无奈之下只好将大海蟹清洗剖除内脏之后就直接放在了蒸笼里。

    无非就是少了点儿生姜而已算不的什么大事,随着蒸笼冒出热气的时候一股独特的鲜香味就传了出来。

    于是一只硕大的海蟹就出现在了张毅的手上,掰下一只钳子咬破剔掉外面的甲壳一块水晶般的蟹肉就滑进了嘴里,那股子后世吃海鲜时的独特味道瞬间就征服了味蕾。

    看见张毅吃的香甜,百越厨子的口水就忍不住的往下掉,顺着嘴巴一直流,拖成了一条长长地丝线格外注目。

    最看不的别人难受,手朝前面一抛剩下的大半只螃蟹就丢到了厨子的手里,比划着吩咐完他将剩下没有蒸的海蟹清洗赶紧自己好打包带走张毅就抱着蒸笼进了大堂。

    “有劳兄弟亲自烹饪美食了!”见到张毅过来沈阔海立刻起身迎了上去,伸手就接过蒸笼放在桌子上笑道:“只是兄弟为了逃酒使出了这个法子理当罚酒才是!”

    对于如同醪糟一样淡出鸟味的液体除了有一点儿酒味之外张毅觉得它的名字更应该被称之为饮料,在沈阔海和老钟目瞪口呆的目光下一大碗酒就进了肚子。

    “再来一碗!”酸甜可口的味道让张毅觉得这样的饮料非常适合自己,前世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喝一些低度酒饮没想到大唐的酒居然如此对口味。

    “少爷,要不先吃口菜垫垫肚子?”老钟有些担心张毅的身体赶忙劝慰。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