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6章 你是谁?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一大碗酒,就这么一口气干完?

    中间还不带任何停顿的!

    看的两人目瞪口呆,这得要多大的酒量才行?

    老钟有些坐不住了,张毅的反常让他非常焦急,万一自家的少爷饮酒过量那就不好了。

    “爽快!”沈阔海完全不理会老钟的焦急拍手叫好见酒坛子立刻就在此给张毅满上笑道:“想不到张兄弟如此海量,哥哥自然也不能落人于后才是!”

    说着提起酒缸就朝嘴里灌,只见喉咙不住的屈伸两三个呼吸间这货就打着饱嗝拉怂着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的猪脸嚷嚷着要吃螃蟹。

    只是看着他胸前不住往下滴溜的酒水张毅就在想这摊子酒他到底喝进去了几层?

    蒸笼盖一打开海蟹独有的清鲜香味就四散开来,火红的外壳张牙舞爪的样子有些怕人,不过看着张毅伸手抓起一只螃蟹慢条斯理的开始敲壳的时候两人也开始行动起来。

    当人类从能够满足温饱之后就非常看重食物的味道问题,孔子就曾经说过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就连一代圣人都是如此可想而知一道全新的美食对两个没见识的乡巴佬到底是多么巨大的诱惑。

    刚刚还因为不知吃法而仔细观摩张毅的手法,可是当张毅吃完一只海蟹的时候沈阔海和老钟就开始熟练的把一整套方法印在了脑海里,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只手一只毫无形象的狂吃起来。

    人参果都被猪吃了说的就是沈阔海这货,吃个螃蟹都能用牙咬出一段乐章的人就张毅就没有想过这货的吃相会有多么的优雅。

    果不其然,在他那强大的消化系统的加持下很快他就不能满足张毅那种相对高雅的吃法,拿起一只海蟹将蟹盖掰开后就朝嘴里送,霹雳麻辣一阵子嘴巴一张无数的碎壳就吐了出来还大叫过瘾。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张毅觉得让这货这么吃下去自己饿了半天的肚子恐怕就要受罪了,于是也不客气左右开弓也胡吃海喝起来。

    酒过三巡,都有些醉,特别是沈阔海更为甚之,现在他就坐在张毅的旁边一只粗大的胳膊又搭在了张毅的肩膀上,吐着酒气道:“真特么痛快!我这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以前还觉得这天底下的美味不外乎是皇宫和绿柳斋而已,现在才知道以前吃的那些东西特么的简直就是猪食啊!”

    说着他半眯着眼睛深深的盯着张毅,看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我就不明白了,你这做菜的方法说来可谓是简单之极,无非就是清洗过后蒸煮便可,可是为何我们就没有想到呢?”

    虽然唐朝最大众的烹饪方法就是一个‘煮’字,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凡事能够吃的切成块一股脑的就往掺了水的锅里丢进去,所谓的花样也就无非是种类多少的问题而已。

    但是事实上早在商周之初就已经出现了‘蒸’的烹饪方式,只不过很多食材并不是适合这种独特的操作方法,并且柴火的不易性就挟制了这种方法。

    很明显,张毅的蒸螃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至少蒸笼的里十多只螃蟹现在就变成了一堆螃蟹壳,看沈阔海和老钟那贪婪的眼神他甚至觉得如果再多一倍的螃蟹估计都不够吃的。

    “无非就是把合适的东西用合适的方法进行加工而已!”张毅慢悠悠的将手里的一只蟹腿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只听几声脆响后也学着沈阔海的样子将碎壳胡乱的吐在地上。

    反正不是自己家人家主人都不在意自己也没必要讲风雅。

    沈阔海似乎很喜欢现在的氛围,摇晃间瞟了一眼老钟,见老钟已经不胜酒力扑倒在酒桌上鼾声死四起的时候才似醉非罪的说道:“我说兄弟,哥哥看你即使不是出身世家大族想必也算是高门大户,你是一个有学问的人,这一点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敢肯定,我就想不通了你怎么想到来这蛮荒之地来的?即便是你想发财就凭着你这一手厨艺在长安不说是日进斗金至少也能生意兴隆何苦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是吗?”张毅略微的睁了睁眼睛,把头转向了沈阔海也不再说话就这么微笑着看着他,心想还以为你会继续装下去呢,才这么会功夫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别看他就说了两个字,可是听在沈阔海的耳朵里却犹如惊雷!

    特别是张毅那微笑的样子让他瞬间差点儿以为自己面前的是一位深谙商道的老狐狸而不是一个偏偏有礼的少年公子!

    这种感觉自己有多久没有感觉到了?

    沈阔海脑子在飞速的转动,很显然自己的心思早就已经倍对方洞察的一清二楚了,想到自己拙劣的表演他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丢人啊!

    不愧是成功的商人,因为胖所以脸皮就够厚,沈阔海见事已至此也不打算装下去了,当下赶紧起身朝着张毅深深一躬身就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道:“是哥哥不对,这就自罚三碗给兄弟赔罪!”

    说完也不含糊,从旁边抓起一只酒坛泥封一拆就往碗里倒酒,米黄色就酒浆就顺着坛口流进了碗里。

    整整三碗,没有一滴落下,几个呼吸间就被他灌进了肚子。

    喝完之后才又笑着对张毅道:“兄弟这回总该自报家门了吧?”

    张毅依旧在笑,直到看的沈阔海有些发毛才站起身来。

    “刚才进府的时候小弟粗略数了一下,沈兄这处宅子占地约么八亩左右,除了两处用来分割山货的院子之外一共有四十八间房间!

    按照你这里的人数我估计除了你自己和亲随之外其他的蛮人应该是同铺,所以这处宅子当中你应该有大约三十六间房间用于储存皮毛和干肉,目的就是为了运回内地贩卖,不知小弟说的可还正确?”

    汗水霎那间就从沈阔海的脑门子上流了下来!

    心里一惊,他立马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声音中带着颤抖,甚至还有带着深深的畏惧!太可怕了,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方居然就已经洞悉了这里的一切!没有猫腻他就算打死自己都不相信!

    就在这一转眼的功夫中他甚至想到了立刻干掉眼前的少年!

    可是....他不敢!

    或者说他在害怕!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