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12章 礼物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见过两位军士!”张毅独自上前,他手里拿着两条颇为肥硕的大黄鱼笑着递到了两人面前道:“今天出门办了点儿事儿所以回来的有些晚,还请两位能通融一下!”

    顿时张二杠子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笑意,很自然的接过鱼就不再理会张毅和他后面的四个百越人。

    对于放心拿点儿好处实在不是什么大事,在海丰这块地方还没有那个部族敢做点儿什么!

    “进去吧,以后别那么晚赶夜路,要是碰上个豺狼虎豹啥的小命丢了可划不来!”王老三一边说又看了看张毅身后背着鱼的四个百越人重重的哼了一声才又站回了墙根下。

    “那就多谢两位了!”张毅拱了拱手,便率先前行。

    直到张毅一行人远去,王老三才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张二杠子,问道:“我说张二杠子,平日里你可是雁过拔毛的今天怎么就这么好说话?”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上有关系身上还带着差事,他们这些城门卫吃的就是这城门口的过路钱。

    看着王老三疑惑的目光张二杠子脸上就自得起来,将手里的鱼找了张大树叶包起来放在屁股后面的墙边才反问道:“你说咱们海丰城除了你我这些军户你还见过几个汉人?”

    “汉人?自然是衙门里的那帮子官员和商贾了,你怎么问这个?”王老三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对于张二杠子他却是佩服的,虽然与他同为城门卫但是人家上面有人,县府里的钱粮通事就是他的舅舅,最关键的是这人机灵,不然的话去番禺这样的美差也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说对了大半,咱们这除了这些人还有一种人就是流犯!”张二杠子看了看四周,见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这位小相公就是一个流犯,听说还是京城里某位大人物的儿子,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儿被流到了咱们这儿。不过这种人咱们还是最好不要招惹的为好,没准儿那天峰回路转可就是个飞黄腾达的人物,现在卖个好虽说是套不了什么交情但也不至于得罪人,你刚才也看到了人后面可跟着四五个蛮子,这些人那一个不是桀骜不驯的?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背着东西星夜赶路的呵呵.......”

    张毅自然不知道两个城门卫正在谈论他的事情,他现在正看见老钟如同一尊泥塑一般站在家门口望着前方。

    “少爷,你可回来啦!”老钟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张毅,杵着拐杖就朝他赶了上来。

    “都说了今天是出门办事没那么早回来你还出来等,海丰的风大你这年岁要是冻出个好歹来可就不好了!”张毅脸上又挂起了微笑,扶着老钟进了院子示意几个‘姑妹’族人将鱼放在院子里就准备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吃食。

    他除了中午吃了点儿虞叟送过来的鱼干外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加上一晚上走了这么远的路早就饿的不行,再说了现在还有四个‘姑妹’人出于礼节人家又是送他回城又是帮忙背东西的份上也的表示一下。

    但是这些‘姑妹’人似乎并不喜欢在城里过夜,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他们只是学者虞叟的样子朝张毅拱了拱了手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对于这些‘姑妹’人张毅也不好挽留,古语就有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家不喜欢城里这种环境他也不便挽留,锅里老钟给他留的那碗小米粥正好够他一个人享用也省去了重开锅灶的麻烦。

    都成了流人,吃饭也就没了往日的讲究,张毅就捧着大碗开始美美的喝着稀粥,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现在还活着,而不是一场梦!

    老钟早就裂开了嘴笑个不停,两百多斤的鱼能够为家里换来足够他们吃到过年的粮食,最主要的明天去县衙拜见县令的礼物有了。

    “少爷,明天你上县衙画卯的时候是不是去拜会下刘县令?咱们来海丰也好几天了,不去的话也说不过去”看到自家少爷吃完了小米粥老钟脸上就挂满了笑容。

    能吃这么多就说明少爷的身子骨没问题,正是个长身体的时候要是能有点儿肉食就更好了。

    说来这位县令姓刘至于名字张毅并不清楚,虽然在很多人眼力他就是海丰城里的土皇帝,可是事实上对于一名官员来说被发配到岭南为官又何尝不是一种流放?

    远离了中原,远离了大唐的政治中心在这里他的处境并不比张毅好上多少!

    “嗯,也是该去拜会一下这位刘大人了,咱们来这儿也多亏了他的照拂,至少分给咱们了一个小院子不至于在外风餐露宿!”虽然上次只是在衙门里匆匆一瞥,但是张毅对那位年过四旬的刘县令的印象非常好。

    能在落寞的时候有人雪中送炭,这恩情自然是无比珍稀,而且还不图回报就更加的难能可贵。

    同情的因素应该有,他甚至能想到刘县令之所以对他多加照拂的原因恐怕除了他那位已经故去的犯官老爹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同病相怜的缘故。

    所以张毅对于刘县令来说从本质上都是一类人,区别的是一个是官,一个是犯罢了,毕竟天高皇帝远在权力的范围内能稍微的照顾一下并不是什么难事。

    活还有很多,一老一少就开始就着明晃晃的月光开始收拾起渔获。

    鱼很多,老钟一边将鱼分类,然后从里边挑选出来两条最肥美的放在一边,他打算明天少爷就提着这两条鱼去送礼。

    看到这儿张毅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苦笑,指了指另一个背篓道:“钟叔,不用这么麻烦,这里面是已经风干的鱼干明早我出门的时候你帮我找个布包包好就成!”

    其实送礼这东西贵重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当然如果既能表达心意还非常贵重的话那就非常完美了。刘县令作为一县之尊自然不会缺少两条鱼,所以张毅决定送他一点儿特别的东西。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