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20章 亲人尚在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家族,对于很多人来说绝对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张毅非常难以接受刘德这样的古怪理念,不过正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既然他来海丰这位老人给予了自己帮助哪怕只是出于同情自己就应该付诸回报。

    “其实这件事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张毅指了指桌案中间的盘子解释道:“这就是海丰城,虽然城墙确实是破旧了一些不过我相信只要有交州的府兵那些拿着木棍的家伙想要冲击进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但是如此一来就会出现我们刚才所说的结果,那就是动乱!只是小子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等着别人来冲击城池而不是我们去攻击他们?比如百越蛮人抢劫我大唐商贾这条罪名我就觉得很合适!”

    “可是他们的目标是海丰城,况且沈阔海已经将货物运回了长安,我们现在并没有值得他们劫掠的东西!”冯智戣依旧不明所以。

    “我们要的只是一个明目而已,谁会管我们的货物是什么?哪怕只是一箱箱石头它也是货物!所以这里面就需要运作和配合!”说着张毅就看向了刘德,笑道:“老大人想必也知道,小子初来海丰的时候就是两袖清风,为了有食果腹所以就认识了一位蛮人长老,他对我们大唐的生活十分向往.....”

    “所以这位蛮人长老决定和我们里应外合甚至拉拢一些人在其余诸部集结攻城的时候然后我们突然袭击?如此一来我们还可以说是平匪有功是不是?反正哪些蛮人桀骜不驯也不是第一次劫掠了?”刘德笑呵呵的帮张毅补充完了后面的计划,一副小子老夫看好你的模样。

    没人愿意死,既然有办法不用死那么就让别人去死。

    “看来老父果然没有看错张兄弟,到是我那位二弟此番前来恐怕是要白跑一趟了!”冯智戣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对于张毅他以前不过是因为网笼的原因高看一眼而已。

    不过那也只是高看一眼,并没有真正的认为张毅是一位能够与自己比肩的人物,为了给岭南系的官员不至于留下一个鸟尽狗烹的印象作为冯家当代最杰出的冯智戴就被冯盎派遣过来协助冯智戣全权处理此时。

    可是照如今的情况看来似乎不用了,不但如此冯智戣相信即便是自己的二弟过来结果也不过于此!

    “世子言重了,张毅不过区区流人之身,只盼着能有朝一日回到长安混吃等死就好那能和将军尔等大才相比?”张毅赶忙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既然冯盎都参合进了鱼干的生意那么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肯定对于冯家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闻听你是长安泾阳人氏,乃伪太子府右内率府率张苍之子,因受到玄武门事件余波被发配到岭南海丰县,身边仅随老仆一人可对?”

    这话一出,张毅的脸色就难看起来。

    脑海中的这段记忆最为深刻,长安徒步三千里一路南行,正是如此这具身体的灵魂才在到达海丰的第二日云飞天外。

    “张兄弟家中原本也算是富足官宦之家即便是破落了想必就凭着兄弟的手段想要再聚财货也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只是智戣有个问题想要问问张兄弟还望不吝赐教!”

    “世子请讲!”张毅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依旧还是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等待着冯智戣的问话。

    “据长安那边传来消息说张兄弟祖母、小妹尚在水深火热之中,日日受尽屈辱受尽折磨不知道张兄弟可知晓?”说话间冯智戣就从贴身的衣间取出一只银钗出来。

    银钗并不漂亮,简洁的雕刻着一朵梅花的模样很不起眼,不过当张毅看见这只银钗的时候脑袋就仿佛被巨大的铁锤狠狠的重击了一般,两耳嗡鸣,眼冒金星,眼看着就要摔落地面。

    “张兄弟小心!”冯智戣赶紧一个跨步,将张毅扶住,然后就用他蒲扇一般的大手开始捏起张毅的人中来。

    刘德的脸色很不好看,刚刚还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少年人转眼间就变成了这个模样,于是道:“世子这是何意?”

    在他看来冯智戣拿出这只银钗这便是要挟了!

    毕竟就目前来看张毅的的确却称的上年轻俊杰的称呼,而冯家世镇岭南说是这里的土皇帝也不为过,那么其中......

    “刘大人多虑了!”冯智戣朝这刘德拱了拱手,见张毅微微转醒才到:“此钗乃是智戣二弟智戴着长安商贾沈阔海所为,如果冯戣所料不差的话想必沈阔海那边应该早就帮兄弟安排好了一切,拿出这只银钗不过是为兄给兄弟报信罢了!”

    听到了冯智戣的解释张毅终于重重的松了口气,不过随即就开始想念起千里之外的那两个人来,那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亲人,真正的亲人!

    拿着银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进门就看见老钟那张苦瓜脸笑成了菊花。

    “少爷,少爷!老夫人和小姐来信啦!”老钟兴高采烈的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纸条出来。

    接过一看,上面一行清秀的繁体字,写道:吾孙勿念,祖母、妹安好,银钱已收!

    字不过,不过上面却盖着一方小印,字曰:弓长张。

    这便是张家独特的印记,老奶奶有一枚是以前内宅打理相关产业使用的,而作为当代家主的张毅也有一枚,不过他这一枚多了一个印字。

    见少爷拿着纸条发呆,老钟笑道:“少爷,这正是老夫人的那方印记啊!”

    “书信自然是真的,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冯家会大费周折的帮我们!”张毅对老钟道:“我一直以为作为一名流人我们就应该有自己的自觉,因为身份赋予我们不能有过多的想法,也不可能拥有更多的东西。

    这次鱼干的事情我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回长安的契机而已,可是你看看,从这封书信来看想必是通过八百里加急一人四马快速送往岭南的,你觉得我们有这么大的面子吗?”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