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27章 好兄弟一起饿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当熊熊的烈火慢慢变成小火的时候锅里的水分就逐渐被蒸发的干干净净,这时候铁锅底下就出现了厚厚一层白色的硬壳。

    “盐!”

    ......

    所有人都围了过来,看着眼前奇迹的一幕楞是挪不开眼睛。

    白色的盐块,并不是以往他们所看到的那种huang中带绿的颜色。

    王千顿时就激动起来,都不管被烧的滚烫的铁锅伸手就从锅里掰下一块丢进嘴里,看的张毅直抽搐,这么大一块还那么烫那个味道......

    果然,回过头的时候就看见王千腮梆子只颤呼,尽管都被咸的口水直冒了还舍不得吐掉。

    老兵们一个个的都呆呆的望着王千,急切的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不苦!真..是...盐!好盐啊!”

    话才刚刚出口,铁锅就被一只只爪子笼罩,抓起锅里的盐块学着王千的样子想也不想就朝嘴里扔,直到清一色流出口水脸上还带着傻笑。

    就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一块盐而已用的着乐成这样吗?

    “公子果然大才,王千佩服之致,先前行路途中无理之处还望海涵!”确定了海水真能弄出能吃的盐来王千立刻就双手抱拳对张毅抱之以礼。

    对于像王千这样在军伍里混了几十年的人来说什么人没见过?真有本事和假有本事其实很简单,就是干事实!很显然张毅的这一手制盐的本事就让他非常信服。

    “王校尉客气了!”朝着王千拱了拱手,张毅就准备将袍子上沾染的烟灰拂去,看着早上出门还干干净净的衣服变成了黑一块白一块的就恨不得给旁边正乐呵的那个傻帽也弄点儿。

    刚想着,冯智戴的手就搭了过来,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问道:“栗子,给兄弟说说你怎么知道这法子的?”

    “胡乱捣鼓出来的!”

    “真的?”

    “假的!”

    ......

    剩下的盐不多,也就一两斤重的样子,可是海水简直就是无穷无尽的,毫无疑问的说只要有了这个法子盐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张毅相信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盐场。

    “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人直接解除军务独立以营,不得外出、不得与任何人接触,行连坐法一人泄密连坐全营!”刚刚还满脸笑意,下一刻王千的脸就再一次变成了黑色,冷冷的发号司令道:“此地方圆三十里化为禁区,敢有窥视者杀!”

    话音刚落,浓浓的杀意就立刻从王千的身上散发出来,所有老兵顿时齐齐起身大喊:“诺!”

    海水制盐法实在是太珍贵了,王千不敢赌手下人的忠诚,在这个年月莫说这样关系到国朝的大事,就算是能养家糊口的一个秘方都有不怕死的,所以站在王千的角度这样做只是处于职业的一种行为。

    老兵们也觉得非常正常,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只有张毅心里有些发寒。从刚才王千身上的气势来看说到连坐就绝对是连坐,如果真的发生了泄密之类的事情他相信这个整天板着脸的家伙绝对下的了手。

    作为技术的发明人,张毅被留了下来,当然还有冯智戴,至于王千安排好这边的事情就拿着刚刚剩下的盐块给冯盎报信去了。

    无聊的看着老兵们不断的重复刚才的工作,一个字,无聊!

    “呆子,你也算是堂堂勋贵之后怎么就没见你出门带着个小厮丫鬟啥的?想想哥们就替你悲哀啊,你瞧瞧,咱们哥俩现在忙的上窜下跳一上午,不仅要当监工,眼看着都快响午了也没见有人送吃的!”躺在沙滩后面的青石上张毅就感觉自己的肚子在抗议了,眼珠子一转就开始用激将法。

    早上就只喝了一碗小米粥走了半天路还干了半天的体力活胃里的那点儿东西早就随着一泡尿排除体外了,本想着事情办完还能回去赶午饭,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在王千没有带着浩浩荡荡的军队来之前估计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仆役我家倒是多的是,只不过那是在家里,咱们现在可是在军伍上,要是我敢带这丫鬟仆役什么的过来我爹能直接打折我的腿!”冯智戴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向张毅道:“难不成你以为国公家的公子小姐就是天天躺在躺椅上一口一个梨子,一口一颗荔枝的让人伺候着?”

    也不知道是谁说累了要来这儿先躺一会的,张毅鄙视的哼了一声,然后道:“那你说咱们中午这顿怎么解决?反正我现在是饿得快不行了,你既然那么能吃苦要不你去摘点儿香蕉过来?就咱们来的路上我就看见了好几株,一串串香蕉都黄了正好弄来垫垫肚子!”

    “为什么是我去而不是你?”冯智戴不乐意了,来的路上那一片橡胶树他也看见了,不过这路似乎有点儿远就凭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先别说能弄来多少,就算是什么都不拿走一圈也累的够呛。

    “你是地主啊!你是岭南人没错吧?”张毅问。

    “没错!”

    “我是长安人是吧?”

    “嗯!”

    “我千里迢迢从长安跑到你们岭南来做客你就招呼客人饿肚子啊你?”

    ......

    冯智戴发觉无论自己怎么说就是说不过眼前比自己还像公子的家伙,弄不懂这人要不要脸到什么程度才能厚颜无耻到这个程度!没法说了,到最后哥俩就躺在石头上一起挨饿。

    直到连打了鸡血的老兵都快要饿晕的时候王千终于带着浩浩荡荡的军队姗姗来迟。

    “王校尉,你该不会忘记兄弟们还没吃饭吧?”王千刚下马张毅就看了过去。

    “怎么会?兄弟们都辛苦了,国公看了咱们的成盐非常满意,决定就以此地为制盐场即可开始制盐,当然盐场初设还请张公子指点一下这些粗坯!”王千手以招后面赶来的军士立刻就就地搭起了锅灶拿出牛皮口袋就往里边倒水,然后整块整块的羊肉就丢进了锅里。

    羊是新杀的,还带着血,只是再新鲜你也先洗干净再放进锅里吧?还有淡水,怎么有股子异味啊?调料,调料也没有?还有那一块块干瘪发黑的东西是什么也往锅里丢?

    看着锅里沸腾起来的东西张毅就一阵的反胃,这要是吃下去死肯定是死不了,可是要半死不活的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