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29章 理想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汉人之所以被蛮族尊敬,除了远远胜于他们的智慧和勇武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坚持!

    坚持是一项美德,并且这种坚持并不是那种毫无目的的坚持,因为那种坚持并不能给坚持的人带来任何的收获,而一个有目标有方向的坚持就足以在这片广阔的沙滩上盖起一连片的简易木屋。

    当然,对于张毅和冯智戴来说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在旁边指点一番就能换来军士们满口的称赞和敬佩,这种发自内心的赞美和敬仰会让你比吃了蜂蜜还甜。

    直到吃完了老兵新做出来的羊汤面皮之后这些人就开始无所是事起来,一个个就坐在木屋底下望着海中的明月发呆。

    随着潮起潮落,月光照在身上,这个时候一声声叹息就格外明显。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军士开始唱起歌来:

    “一簇红颜相思君难留

    折纸江东

    月明朱阁旧

    泗水萧萧马塑英雄长钩

    君在沙场

    妾在月窗

    千里音讯无相忘

    红烛湿罗裳

    .......

    枯骨袍泽将军泪

    半缕衣冠吴钩别

    故马回策

    去时归路

    落雨纷纷阡陌途

    朱阁门前旧时颜

    华灯初现”(作者原创请勿怪)

    歌声算不得华丽,声音也很青涩写的是一位士兵在新婚之也受召出征然后归来的故事。唱歌的人年纪不大,也并不是张毅所想象的‘同袍’或者‘归来’,但是在这一刻却是瞬间点燃了所有人思乡的情绪。

    “枯骨袍泽将军泪,半缕衣冠吴钩别,故马回策,去时归路。”反复就这两句,无论是老兵还是新兵都对着月亮默默的将心里的一切再一次做一个祭奠。

    这样的情绪不行,至少张毅就觉得满军营充斥着哀伤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他觉得现在这些军士应该把那些多余的心思放在一边,如果这些人能够多制出一些盐来那么他们回家的日子估计会提前不少。

    至于伤春悲秋,这样的心境其实更适合那些高高在上的士子,比如现在正不断发问的冯智戴,像他这样一个心里装着一本十万个为什么的人就更应该感受一下这种别离之苦,如果那样的话就不会那么无聊。

    所以很快一首非常热血的歌就掩盖了刚才的忧伤。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

    来贺.......”

    一时间气氛随之一变,刚还还满肚子思念和忧伤立刻就被体内的热血所取代,随着张毅唱了两遍就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到了最后就形成了一股洪流掩盖了一切。

    张毅四仰八叉的躺在铺着干草的木板上继续对着月亮发呆,冯智戴则兴致盎然的继续哼着刚才的小调,兴奋的睡不着。

    “栗子,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只要一唱起来我就觉得浑身有股说不出来的东西往上涌,全身是劲!”

    “《精忠报国》!如果你不喜欢也可以叫《四方来贺》,只要你不打扰我叫什么都成!”

    张毅觉得冯智戴这货简直就是一个得了儿童多动症的儿童,自己不休息也不管别人的感受,还说什么准备立刻学他大哥那样投笔从戎。

    “你如果真的这么干的话你信不信你老子会真的把你吊在树上打?也不想想你们冯家出个文士容易吗?虽然你的兄弟够多,但是真正能培养的却不多,别以为每个人都可以走这条路,就像你所说的大哥如果让他去厮杀十个你也比不上,可是让他动脑子一百个他也比不上你!

    所以如果你渴望建功立业的话我觉得你还是练习一下千人敌的本事,读读兵书、研习下阵法我就觉得不错,至于真刀真枪的上战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冯智戴非常生气,他觉得张毅这句话绝对是对他最大的侮辱,立刻反驳道:“我怎么就不能上战场了?告诉你,我家世代皆为将门,我祖父,我奶奶,我爹,我哥还有我几个兄弟都是一一敌十的好汉!当年我爹就是在这番禺城大破高法澄、冼宝彻的大军才有了如今堂堂上柱国的封号!”

    “你爹拿刀子向小兵一样冲过去和对方小兵拼命了吗?没有吧?”张毅翻了个身笑道:“作为一个主将他要做的就是抓住正确的战机选用最正确的方法命令手下去进攻而已,到了中层武官的程度你就会发现其实个人的勇武对于战场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相反战法和军备的运用才是最关键的!

    你爹当初之所以能打败高法澄、冼宝彻的大军你难道就不觉得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运气,或者说是你冯家祖上的余荫所致吗?”

    “你这是胡说八道!”冯智戴被气的满面通红就要反驳。

    “是吗?你祖父乃是前朝高凉太守冯宝,你祖母更是大名鼎鼎的谯国夫人、更是被岭南尊为‘圣母’,在岭南这块地方威望之高堪比朝廷,面对一群毫无根基的乱军你觉得你爹还会输吗?”

    说到这儿冯智戴就没办法反驳了,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冯家之所以在岭南能够稳如泰山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不过嘴里却不服输话题一转就把话题引到了张毅的身上。

    “咱们就别说我家了,说说你!”冯智戴蹦跶累了也躺在了干草上,侧过身对张毅问道:“我爹已经为你请功了,相信很快陛下的旨意就会下来,回到长安你怎么做什么?听说你爹已经死了,不如就留在岭南吧,有我爹在无论你是混文官还是当武将应该都不难!”

    “当官?呵呵!我可没那本事!”说到回长安张毅的脑海里就勾勒出了一副美丽的画卷,深深的迷醉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觉得当个混吃等死的懒人就很不错,先有点钱然后娶几个老婆,再有几个丫鬟,高兴就喝喝茶晒晒太阳,不高兴对着仆役发发脾气,这样的日子就很不错!”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