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33章 一群老司机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张毅睡的正香,突然就感觉脸上一阵温热,和轻微的摩擦给弄得清醒了过来。

    揉了揉眼睛,张毅就看到老太太正一脸慈祥的拿着一块细麻布搓洗,赶忙道:“奶奶!你怎么来了?”

    “今天可是我孙儿第一次上朝的大日子,自然得早些准备,来把官服穿上给奶奶瞧瞧!”

    没法睡了!既然老太太愿意折腾就随她去吧!

    张毅赶紧起身,接过张香准备好的柳枝开始刷牙,然后穿衣,看的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她似乎非常喜欢看张毅身穿朝服的样子,让张毅站住别动然后就开始捣鼓起来,就连身上的褶皱也非的用力拉直不可。

    粥是不能喝的,这里面有个门道,因为粥喝多了容易出恭,特别是在朝堂的时候这样的事情自然是非常忌讳的,所以桌子上就放着几个热腾腾的馒头。

    “毅儿啊,先吃几个馒头垫垫肚子,等中午回来奶奶给你杀只鸡炖汤喝!”老太太捧着饭碗完全没有吃饭的意思,笑眯眯的看着张毅将馒头一块一块的扔进嘴里咀嚼就心疼道:“哎!真是可怜我的孙儿了,才十四岁就要养家,要是你爹.....”

    老人家就是爱唠叨,又是爱流眼泪的主儿,一顿饭没吃完就哭了两三次,等张毅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块馒头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五更天。

    坊门是老钟叫开的,虽然坊官很不情愿但是也不敢惹一位新晋的子爵,当然正门他是不敢开的只能走侧门,大唐律早有宵禁的规定无故夜开坊门徒三千里!

    马车从兴化坊出去外面就是朱雀大街,虽然天色依旧灰暗但是一路上早已经有了不少马车前行,在街道上不时的还有巡街的兵丁查验身份。

    穿过朱雀大街向北就是太极宫,就在将要到达皇城的时候马车就如同潮水一般靠拢,然后就从里面走出来一道道人影在城门口的灯火下开始谈笑风生。

    张毅走的是冯盎的门路很自然的就被归纳到了武将一方,正寻思着该怎么面对眼前泾渭分明一左一右两拨人马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前方不远处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着五品官袍的少年正一脸便秘的对着几个如同他爹一样的巨汉弯腰行李,看到这货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张毅就悄悄的缩了缩脖子。

    不用问,丫的全部都是老司机,当然如果不是的话就以冯智戴的性子也不可能在被人狠狠的拍了好几下胳膊都快要麻木的情况下依旧保持那副微笑的神情。

    必须躲远一点!

    张毅觉得假如被这货看见的话以他那好兄弟讲义气的想法绝对会把自己拉去一起面对老司机们的关爱。

    正准备侧过脸,旁边一道惊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张兄,这边!”

    声音不小,而且还异常洪亮,顿时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转过头就看见冯智戴一脸的欣喜的表情。

    骂了隔壁的!张毅恨不得一巴掌抽飞这货,简直就是坑人啊!看着前面那一堆人形巨兽就有些颤抖。

    “栗子,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卢国公、程咬金程伯伯”冯智戴当即就指着一位高大的黑猩猩小声道:“咱们的鱼干有好大一部分就是程伯伯所掌管的左武卫订购的!”

    然后又指着李靖、秦叔宝、牛进达等一众人一一介绍、见礼。

    走了一大圈,最后张毅才发现鱼干的生意居然无声无息中居然早已经被卖到了各地而且还是以军方为主。

    不过想一想也就不奇怪了,冯智戴他们家本就是行伍中人,虽然长居岭南但是也属军方一脉,况且冯盎也是一方大佬,老兄弟只见互相打个招呼事情也就好办的多。由此可见冯智戴这次进京入国子监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恐怕真正的目的还是和这些叔伯拉拢关系。

    既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姑且不说程咬金地位如何尊崇,如何会耍泼打浑,光是人家是自己衣食父母这一条张毅就觉得自己应该和他好好亲近一番。

    “小子张毅见过程伯伯!”张毅赶紧拱手作揖。

    “不错,像是咱们军伍上的人!不过小子不地到啊,左武卫的鱼干都已经订购了快两个月了怎么现在还没消息?”程咬金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少年,见张毅谦卑有礼的样子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小子我看好你的眼神来。

    “你个老匹夫,这娃子根本就是咱们军伍上的人,他爹就是当年卫府的张苍!”秦叔宝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程咬金的胳膊上笑骂道。

    “张苍?”程咬金随即就来了兴趣。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既然现在张家后继有人咱们也理当照顾一番才是!”说话的是牛进达,笑着对张毅道:“好娃子!能在岭南之地回来就凭这一点就很不错,有时间来府上老夫定与你好好聊聊!”

    “多谢牛伯伯,他日小子一定登门拜访!”张毅连忙再次拱手称谢。

    牛进达绝对是个老实人,比起程咬金这样扮猪吃老虎的老司机更值得结交,张毅暗暗观察着眼前众人的言行,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无论这些老家伙表现的有多粗鄙,其实都是一群老贼!

    “小子不错,是块材料!你说老夫当初也去过岭南怎么就没有想到把海鱼做成鱼干拿到长安来贩卖呢?”李绩也一副我看好你的模样。

    “倒是精明,就是身子骨弱了些,不如来老夫麾下做个做个行军书记,打熬两年保准你壮成一头小牛犊子!”

    ......

    到了最后是个人就上来评点几分,弄得张毅只觉得自己就像个蹲在木桩子上的大马猴被人参观一样。

    “栗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看着张毅看向自己快要冒火的目光冯智戴就有些心虚,赶忙装作非常关心的样子问道:“莫不是早上来的匆忙喝多了稀粥想要寻茅厕?”

    狠狠的一脚踹在这货的屁股上,学什么不好尽学了些无赖招数,最关键还是自己身上的,张毅决定下朝之后就给这家伙点儿颜色看看,不然的话他根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