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35章 西市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刚才还晕晕乎乎,可是听到杜如晦的话张毅立刻就是一震,让自己去当官?算了吧!当官有什么好的?天天为案牍之劳形,起叁更睡半夜的,最关键的是还有生命危险,自己现在可是有爵位、有封地的爵爷了,干嘛还要去没事找事?

    “陛下,万万不可!小子..臣..年岁尚小虽有寸功却多半是运气使然若是担当大任恐为民招祸,如此一来不如让臣回家好好读书,待学成之日再为国尽忠也不至于突然生灵啊!”张毅立刻俯身表示自己不能当官的原因。

    魏征不禁点了点头,走出朝班对李二笑道:“陛下,老臣复议!泾阳县子虽大功于国不过却是年纪尚幼,况且赐官之事正如此子所言,稍有不慎便是为民招祸,陛下不如赐予他钱帛也算是赏罚分明,待他日后学有所成相信陛下必不会亏待于他!”

    张毅那个感动啊,什么叫做急人之所急,急人之所需?人家魏征就是!

    面对着眼前这位千古名臣老大爷张毅就差点儿请他在自己衣服上签名了,在心里感谢魏征的同时张毅再次眼巴巴的望着李二,希望伟大而仁慈的陛下能够再次听取这位忠臣的意见。

    果然李二迟疑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道:“既然魏爱卿如此说那朕就再赐泾阳县子黄金百两、白玉璧一对、绫罗五百匹、良田千亩!”

    张毅一听,顿时就乐了,要知道李世民接替皇位一来国库并不充盈,不仅如此因为白马之盟大唐每年还需要一笔数额相当庞大的钱财用于购买平安,所以别看赏赐的东西不多其实在当下已经是极为丰厚的赏赐了。

    “多谢陛下,臣定当用心读书待他日报效大唐!”

    ......

    出了宫门,柔和的阳光已经布满了整个大地,懒洋洋的感觉让人特别的舒爽。

    老钟和车夫等在外面正在说笑,特别是老钟现在又回复了当初当管家的霸气鼻孔朝天,两只眼睛也变得狗眼看人低,哪怕是禁卫军的士从身边走过也不带正眼看的。

    “少爷,您出来啦!”看到张毅排在百官当中出了宫门老钟就屁颠屁颠的凑了上来。

    嗯了一声,张毅就进了马车,他这会儿实在是困的不行,昨晚在家里就没睡好过,也不知道床铺上面铺的是什么东西搁的腰上生疼,被褥也不保暖还是麻布做的盖在身上稍微一动就哗啦啦作响简直就是要了老命。

    现在好了,一坐上马车眼皮就开始打架,实在是扛不住了啊!

    “少爷,您说咱是不是去西市买几个仆役、婢女啥的?您看咱们家怎么说也是勋贵人家了,老夫人和二小姐也必须有人伺候,还有府里上上下下也要几个人装点门面不是?”老钟见少爷准备休息立刻就将为府里添置仆役的想法说了出来。

    在他看来自家少爷毕竟早晚会去泾阳落户的,既然已经从新拿回来了贵族的身份这排场就必须要有,不然的话简直丢人啊!

    再说了,他堂堂子爵府的大管家手里边没几个指示的人他也丢分啊。

    “你看着办就好,让我睡一会儿,待会到了西市记得叫醒我!”张毅眼皮都不抬一下吩咐完了老钟就靠在车厢上开始打盹。

    马车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西市。

    唐朝的长安分为东西两市,是长安最主要的货物的交易地,其热闹程度根本就不是后世所谓的车水马龙可以比拟的。

    睡的晕晕乎乎的张毅被老钟叫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眼前就是一片的人流,正应了那句熙来熙往摩肩接踵的地步。这时候车夫就趾高气扬的开始喝骂起来:“闪开,闪开!泾阳县子车架速度闪开!”

    顿时刚刚还拥挤的人群立刻就从中间让出了一条通道,并且一直向前方延伸。

    张毅不禁瞪大了眼睛,心里立刻就有种装了好大一个13的感觉,这种待遇在后世就算是省委书记也享受不到啊!这感觉简直别提了!

    老钟似乎也非常享受这种感觉,所以当车夫高傲的驾着马车朝里面前行的时候他甚至还露出了他那张老脸往外边看,直到马车拐了两道弯来到一处石台前面才让车夫停了下来。

    石台很宽,约么十丈方圆,在石台上面拥挤的跪着数十个身形瘦弱的男女老幼,一个满脸肥肉的家伙正厉声呵斥着躲在里边的女孩把脸擦赶紧一点。

    “少爷,就是这儿,那胖子叫胡汉三是这里最大的人贩子,咱们家以前买人就是来这儿的!”老钟将窗帘掀开露出了一小块缝隙正好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这才恭敬的对张毅道:“要不您下来看看?”

    “你做主就行,婢女随便买几个伺候老太太和二小姐就行,不过轻壮却要多买几个,到时候去泾阳多两个咱们自己的人手也方便一些!”

    既然老钟非常享受高人一等的感觉就不如让他多享受一下,对于这位老人张毅觉得只要他喜欢怎么做都不过分,一个连自己性命都不要也要跟着到岭南伺候自家少爷的忠仆自己的荣光分一些给他也是应该的。

    老钟笑眯眯的下了马车老远就朝着胡汉三喊道:“胡汉三,还不把你这儿的好货色都带出来?台子上就放着这些个芦柴棒也不嫌丢人?”

    胡汉三一愣,刚刚还凶神恶煞的脸立刻就舒展开来,做他这门生意的接触到的不是富人就是贵人,别看他在西市还算有几分面子可是到了外面人家把它当不当人看都不直到。

    这不,听见有人叫立马就转过头朝老钟看过来。

    可是当他看见老钟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老钟以前是他老主顾不错,可是那也只是以前,自从张家破落以后他就完全没见过这个人,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还穿着一身破衣烂袄不用想就知道混的不行。

    不知道现在上哪儿捞了门差事为了向主子立功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这儿,还一口一个胡汉三的使唤,你以为你是谁?还是当初的钟大管家?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