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43章 怎么都只舀半碗饭?(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爵爷要建造新宅绝对不是小事,随着老钟的一声召唤,被新命名为张家庄的庄户们都喜笑颜开的赶来了过来。

    看着这些拿着扁担、锄头的家伙张毅就觉得他们的笑容有些虚伪,你见过干活还拖家带口的吗?

    “少爷,别看这些孩子小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呢!”看到自家少爷一脸嫌弃的眼神,老钟悄悄对张毅道:“光吃饭不拿钱!”

    当然,爵爷是不会在乎这点儿小钱的,不过看在人家那么热情,为了不打击祖国花朵的积极性,张毅只好艰难的点了点头。

    都说人多好办事,整整数百人经过一划分立刻就分成了几队。伐木、采石、烧砖头,就连那些个大妈大婶都没闲着通通有事情做。

    “老钟,我让你找人修的窑给弄了没有?”看到众人各司其职张毅赶紧将老钟叫了过来。

    虽然四合院不错,但是缺点也不少啊!

    首先,作为木质结构的房屋对于防火这一点就可以无视,一但稍有不慎发生火宅几乎不用问那绝对是成片成片的烧,不烧个满城一片红根本就停不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古代老有巡街的更夫四处晃悠,没事儿就拿着破锣敲那么一下然后喊一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然后就是保暖问题。冬冷夏凉绝对不是一句空话,事实绝对如此!众所周知,木材和大多数材料一样都有着一个共性那就是热胀冷缩,往往新建成的房屋还不错,可是要过上一年半载,木材就会因为特涨冷缩或者风化的原因变形,从而房屋就变得非常通风。

    这样的房屋夏天微风一吹舒爽之极,可是冬天呢?寒风一吹那个感觉.....

    所以张毅还是觉得,既然建造新宅,无论是出于防火还是保暖,又或者为了多用几年那么就一定要使用砖木结构。

    “已经箍好了!”老钟赶紧道:“就在河滩那边,按照你的要求箍了三座呢,要不您过去看看?”

    自从将小玉儿祖孙领回了门老钟整天都精神百倍,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似的腰不疼了、腿不痛了,办事儿也勤快了!

    张毅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就朝后山走去,对于老钟他还是比较放心的,只是对于烧制水泥这种事他除了知道是用石灰石、粘土、铁矿粉按比例磨细混合,然后进行煅烧,最后加入一定比例的石膏粉就可以得到水泥。可是怎么煅烧?加入多少比例?他两眼一抹黑完全就不知道!

    所以就需要实验,反反复复不断的实验,直到达到他记忆中的那个标准才算成功!

    为此他还专门在河边计划搭建了两架水车,当然引水浇灌田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他希望通过水车实现自动磨粉功能,不然的话就凭着人力推磨累死累活也磨不了多少水泥。

    两人晃晃悠悠的来到河滩,果然在距离河道约么三十米的地方三座窑已经成形了。

    窑不大,据张毅的估计一次也就能煅烧一吨左右的原料,对于这个数字他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想要建造成一座后世那样的标准化窑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光是密封和均匀受热这两条他就办不到。

    所以一吨左右的土窑绝对是目前最合适的!

    朝土窑走过去,窑身上的黄泥已经风干了,窑洞也经过了点火实验,就从里面黑乎乎的窑璧来看他们应该非常成功,至少能够使用。不过最让张毅惊讶的是窑洞的火门居然是设计在迎风的方向,如此一来正好可以借助河风的风力对窑洞达到快速升温的效果。

    张毅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过来的人居然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无论是水车还是其他东西,他只不过将那些早已经被验证了无数次的成果抄袭过来而已,说到运用自己真的差的太多!难怪先贤早就说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检查完了土窑,又顺便看了正在开始在河里打水车地基进度,一晃就到中午了。

    这时候张家新宅的地基跟前就开始热闹起来,妇人们不停的在临时搭建的土灶里添加柴火,锅里的肉香四溢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汉子们就围在锅边不住的流口水。

    “王老三,你能不能离锅远点儿?看你馋的那样儿该不会是三年没沾腥味儿了吧?”一个夫人一烧火棍将一个面念堆笑的汉子打开笑骂道。

    那个被打开叫做王老三的汉子也不生气,揉了揉被揍的胳膊道:“三年到不至于,两年应该是有的,李老栓家的,你也莫要说我,你们家去年过年不也没买肉吗?就大年三十那天我路过你们家的时候,你家狗蛋还嚷嚷着要吃肉呢!哈哈哈哈!”

    ......

    过年没肉吃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自己家没有,别人家他也有没肉吃,所以都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

    当人都到齐了,就准时开饭。

    作为爵爷张毅是不用和众人一起吃饭的,但是为了表示与庄户同甘共苦的决心,张毅还是让老钟给他打了一碗干饭和一碗肉汤坐在一块石头上细嚼慢咽。

    “少爷,要不你就先少吃点儿,老夫人早上就让厨房那边给您做了你最爱吃的萝卜烧牛肉,我估摸么一会儿肯定能送到!”看着张毅吃的无比艰难的样子老钟心里就一阵叹息。

    少爷那张嘴他天生就是个皇帝嘴啊,不管是在岭南还是回到了长安,对于饭菜的要求那简直已经到了没毛病挑刺的程度,现在居然和一群泥腿子吃同样的饭菜这让他无比的纠结。

    “待会儿再说吧,再说了,人家庄户不都吃的挺香的吗?”张毅朝嘴里灌了一口肉汤,看了看前面不住往嘴里刨饭的众人好奇的又问老钟道:“老钟,我就奇怪了,刚才在那边我还亲耳听到一个妇人说一个汉子三年没吃过肉,那汉子也承认了,我就想既然是三年没吃过肉相比家里肯定不盈实,可是你看看,他们一个个怎么都只舀半碗饭?难不成他们早上都是吃饱了来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