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世唐魂 > 第51章 恨铁不成钢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cz,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最瞧不起富二代,而且还是个官二代的高富帅,不就实事求是的说了两句吗?这就受不了还要找人拼命?

    一脚将冯智戴踢到一边,张毅赶紧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现在养尊处优习惯了突然被偷袭一下还真有些不适应。

    “如果说大面积种植药材能够降低成本,但是你想过为什么我们要做成成药卖吗?”不理会某人不住的揉着屁股,张毅开口道:“百姓指的就是那些没钱的贫苦人,而不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勋贵。

    他们因为穷所以除非家里都不吃饭,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有多余的钱用来治病!”

    “哼!别忘了你现在也是勋贵!”冯智戴知道说不过张毅,立刻就拿张毅身为子爵的事实来挤兑。

    “我当然是勋贵,不过我和你们不一样,哥们可是一个有良心的勋贵!”张毅笑了笑,道:“所以我才请孙道长帮我们留下了一张治疗风寒的药方,我们只要按照药方的用量核算出比例对药材进行种植,然后再将这些药材熬制成成药,如此一来那些百姓就能从中获取实惠!

    他们以后不仅不需要再花钱去找药堂的坐堂医生问诊,还可以用以往区区药钱不到六成的价格就能买到成药,这样的好事儿你说他们上哪儿找?咱们呐只不过是从中赚取几个辛苦钱而已!”

    听到张毅无耻的言论和那张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笑容,冯智戴就有种将这货掉在树上拿皮鞭抽的冲动!

    辛苦钱尼玛!就以他对张毅的了解,那帮子人估计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别看张毅只收六成的药钱,可是谁知道这六成的钱中到底有几成的利润?连鱼干的运费都能盘点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人冯智戴就不相信这里面没有文章可做。

    “那咱们两家能有几成的利润?”想了想,冯智戴还是觉得这个问题比较重要,于是开口问了出来。

    “钱这东西其实够用就行!”张毅叹息了一声,才道:“当钱财到达了一定数量的时候就是一个数字,与人无益,与国无益啊!而且最关键的是烫手!像这种施恩天下的事情我就觉得如果是皇家来办就比较好,而且他们应该拿大头!

    不仅如此,我们还应该发动一些高级的勋贵,比如卢国公、陈国公、翼国公.....这些人家参与,咱们稍微分一口汤喝就好了!”

    冯智戴可不相信张毅有这么高尚的情操,到手的鸭子这货怎么可能有送出去的道理?

    于是又问道:“皇家参与我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要把其他勋贵牵扯进来?要知道一个饼一个人吃很可能吃不完,两个人吃也能凑合,可是人多了....”

    他没有说下去,其实意思非常清楚,人一多饼就不够分了,或者说是被摊薄了。

    “说你鼠目寸光你还真就是个鼠目寸光的家伙,你知不知道和你说话我真的是很痛苦?”张毅一脸我很累的样子看都没看冯智戴一眼就朝河边走去。

    既然药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还有孙思邈这样医道牛人当幌子打广告,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直接将药方丢给老钟然后让他组织庄户上山下地的收集药材种子就行。

    对于这样的事老钟非常在行,他总是能找到合适的人办最合适的事情。

    来到河滩上,土窑正冒着烟,十来个汉子正配合的相当熟练的将里面煅烧好的水泥熟料从窑口取出来然后放在一旁的石台上敲碎。这道工序就是一个技术活,看着巨大的铁锤一下一下不停的将熟料敲碎,然后被收集起来再用石磨磨成粉末张毅的目光就从这边转移到不远处的水车上。

    水车的安置工作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只差将木斗安装上去就可以通过搭建在一边的凹木将水源源不断的送到水渠里。

    对于这个进度张毅非常满意,一但实现自动灌溉系统那么庄子里的土地将再无缺水之忧,特别是在大旱之年这种效果就更为明显。

    当然,这仅仅只是对于水利方面,事实上这几座水车在张毅看来最大的作用却是水力代替人力的使用,因为从此以后石磨的使用或许在庄子上将会逐步消失,无论是磨面还是粉碎水泥都将在这里进行。

    正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刚出炉不久的水泥就已经磨出了不少,几个熟练的汉子就取出一些加入河沙和石仔进行实验。

    对于实验张毅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兴趣,无非就是搅拌均匀了等风干而已,只要风干后用铁锤敲不碎就是合格。看了看路边一排排从被敲的稀烂然后到两半、再到几半最后到上一次被敲落一块张毅就知道水泥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只要再实验几次,那么正确的配方必然能出现,到了那个时候它必将以天空一声巨响,劳资闪亮登场的那种绝对牛13的形式隆重登场。

    回到茅屋冯智戴居然还没有走,就躺在躺椅上叭嗒的脑袋想事情,也不知道这家伙一天到晚到底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

    不好打搅,张毅就决定自己还是先凑合着弄点吃食,自从上次老太太差仆役送来的肉丸子被一路颠簸变成了肉末后张毅就开始自己做饭。谢绝了张香将厨子招呼到庄子里的提议,不就做个饭吗?还能累死不成?

    “少爷,还是让奴婢来吧!”看见少爷准备亲自动手,婢女画儿就赶紧跟了出来。

    画儿正是上次他去东市购买的婢女之一,长的也算是中上之姿,特别是胸前高低起伏,很有韵味。之所以她能到这儿主要还是老太太不放心自家孙子在庄子里受苦,当然这里面多多少少也有一点儿别的意思。

    从画儿不时投来那股幽怨的目光,张毅就有些心痒痒。

    算算前世再加现在这具身体他怎么着也算是一个憋了几十年的老处男了,而且理论知识非常丰富要不是现在年纪还小早就冲上去把这妮子给办了,还能等着这妮子有事儿没事儿的挑逗?

    PS:感谢凌云古玉和CANAN两位书友今日的打赏!手机用户请访问m.biquge.cz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